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五十七章 和他亲上了?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尝尝味道怎么样。”苜两动了动筷子,招呼着向夏天。

    向夏天将全鱼宴尝了个通圈,点点头夸赞道:“好吃!没想到浪荡公子还会下厨哩!”

    “你啊,夸我一句有这么难嘛,就晓得打趣我。”苜两无奈笑了笑。

    向夏天不理会,夹了几块肥美的鱼肉,再嘬上几口清香的茶。以青山为幕,以流水相伴,以曲觞助兴,以鱼茶添味,美哉美哉。沉浸其中,不禁满脸享受。

    “看样子你也挺喜欢这里的。”苜两酌着杜康,眯起眼缝,惬意着道。

    “嗯,你还挺有品味的嘛!你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地儿?”

    “人生几十载,烦闷的时候,不得意的时候,孤独寂寞的时候,多了去。因缘际会之下,无意中寻到了这儿,从此闲暇之时,便也会来这儿住上个几日。”苜两感慨地说着。

    “你还是个有情怀的人。”向夏天听着搭话道。

    “哦?此话怎讲?”苜两有兴趣地望着向夏天,放下手中的酒杯,想听她的一番见解。

    “当今天下局势动荡,正是能人异士大展身手的好时机。多少人渴求着一战成名,建功立业,又有多少人向往着官场斗法,进官加爵,难得有像你这样闲情逸致的人,返璞归真,乐得隐于山水之间。”

    “唔…你又怎知我没有一番抱负,没有野心,没有追求?”

    “你怎么这么不经夸?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浪荡不羁,玩世不恭,我觉得你…”向夏天停顿了下。

    “你觉得我什么?”苜两眼里闪着光,显然他期盼听到她口中的答案。

    “嘻嘻,不告诉你。”向夏天坏笑着道。

    苜两无奈笑了笑,摇摇头,点了下向夏天,叹气道:“你啊…”

    苜两又接着道:“如果有一天,我也成为你口中说得那类人,你会怎么看我?”

    “人各有志嘛,我不会对你有什么看法。按照你内心所想的去做吧,也不算辜负了这一生。不过看你应该不是什么坏人,虽然厚脸皮了点,你的志向应该不会是对天下百姓不利的吧。”向夏天嚼着鱼肉,随性地说道。

    “自是不会。”苜两激动地,拿酒杯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不过在这种境况下,要实现抱负很难哪。到处都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官官相护…”向夏天不满地嘟囔道,说到这个她就想起以前那可恶该死的关靖。

    “你看得倒还挺通透。”

    “以后如果你有机会能治这乱世,你一定要好好干!诶,对了,还有,你以后要是发达了,也可别忘了我。嘿嘿。”向夏天俏皮地笑着道。

    苜两怔住了好一会儿,意味深长地望了望向夏天,又望了望酒杯中倒映着的影子,是自己的影子。良久,才出声,郑重其事道:“好!”

    谁言道,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知己难求。眼前坐着的这位,正是。

    “我吃饱了,谢谢你的招待!我要回去了。”向夏天站起身,转身欲走。

    “那你走罢。”苜两勾着笑,随意道。

    向夏天走出几步,还觉着有些奇怪。昨天他还一直拦着自己,不让自己走,今个儿这么好说话,这就轻易放她走了?

    苜两坐定,望着离开的背影,又折回来,满意地笑着。

    “那个,我怎么回去啊?我回去要多久?”向夏天摸着脑袋,问道。

    “下了这山再沿北直走,也不算很久,大概走个两三天就能回去了。”

    向夏天惊呆在原地,又转念一想,质问道:“你骗人!那你昨天是怎么把我带回来的!”

    “我昨天驾马把你带回来的。”

    向夏天一听,激动地道:“当真?那可否把你的马借给我?”

    苜两思索了番,说道:“这样吧。不如我驾马把你给送回去?”

    “不用你麻烦,我自己驾马回去就好了!”向夏天义正言辞地道,她还没和除赵云以外的男人一起骑过马。

    “那你怎么归还我这马?”苜两站起身,将手背在身后,一副高冷状。

    向夏天纠结了会儿,豪气地说道:“大不了,我买了你这马。”

    “好啊,一百两黄金。只要你现在拿得出来,我立马将马牵来给你。”说着,苜两还将手伸在半空,等着向夏天的答复。

    “这也太黑了吧!你!无耻!”向夏天叉腰咒骂着。他明知道她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黄金,还故意这样说。

    “我怎得就无耻了?我无耻,我还好意说驾马送你回去,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你若不领情,就请自便。反正不过就走个两三天,若是迷路了,也就走上个四五天,若是路上出点什么意外…唉,不提也罢,你走吧。”说完,苜两便潇洒地甩了甩袖子,就要往里屋走去。

    向夏天一把将苜两拉住,没好气着道:“诶诶诶,等等。哎呀,随你随你!”

    最终,还是向夏天妥协。就这样,苜两驾着马载着向夏天下山返途。一路上,向夏天都有意无意地和苜两保持距离,端正地坐着,可把她的腰和腿酸的。

    “干什么?离我这么远,怕我吃了你?”苜两还故意贴耳问道。

    向夏天忙用手肘将他一把推开,正襟危坐道:“你别挨着我,我就不喜欢和别人靠这么近!”

    “哦?那和你相好呢?”苜两不悦地问道。

    “我相好…那自然是例外了!”

    “哦。”

    接下来,二人再无多少交流。不知为何,向夏天感觉到他好像在和她置气?好像一提到相好,他就会莫名的生气,保持沉默?这会儿,向夏天猜测,他一定是个断袖。罢了,反正马上也分别了,将来也不知会不会再见面。

    “到了,下来吧。”苜两冷冷地说道,伸出手欲扶她下来。

    “不用了,我自己来。”向夏天将他的手推开,再一个利落地下马。

    只是,刚一下马,腿就酸软得紧,整个人往前倾着。因为路途中,她始终压着腿,保持笔直的坐姿,尽量和他拉开些距离。不等腿缓一缓,又是一个猛地下马,导致身体失去平衡,惊得闭起双眼,下一秒就等待和大地的亲密接触。

    不过还没等到和地面的接触,又被苜两揽住腰,搭着手,这才避免了摔倒。向夏天羞红了脸,怎么最近老是容易摔倒?而且每次都多亏了他的出手。他若不是个断袖,他若不是打得自己主意,应该还是能和他成为好朋友的。算了,不想了。

    向夏天转过头去,准备和他道声谢:“谢…”

    刚一转头,嘴唇就贴上——

    原来苜两为了接住她,和她挨得很近。加之向夏天弯着腰身,他也弓着身迁就她的高度。所以她一回头,嘴唇就不小心贴上苜两的唇。

    时间静止了一般,向夏天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呆若木鸡。苜两也感到惊颚,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仿佛冰山化融了一样,眼里嘴角都是藏不住的笑意,还忍不住舔舐了下她的小嘴。

    向夏天的思绪这才被拉回,耳旁仿佛传来烟花炸裂的声响,大力一把将苜两推开。整个人手足无措,脸上涂了腮红似的,眼里氤氲着水汽,显得更为楚楚动人。羞赫地摸了摸嘴唇,又生气地指了指苜两,想骂又骂不出口,好歹人家才帮过自己一把。

    “你…!你…我走了!”酝酿了许久,向夏天一个愤懑地跺脚,别扭地跑开。

    一路狂奔,又是委屈,又是懊恼,又是生气,心中又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她怎么就和他不小心亲上了呢?想她长这么大,还没干过这事。这事应该要和心上人…

    苜两看着她娇羞的模样,慌张跑开的背影,笑得极为开怀灿烂。杵在原地,回味了许久,才牵着马缓缓离开。

    …

    三个月内,袁绍和曹操进行了不少大小战役,皆落得下风。因为二哥关羽彼时在曹操麾下效力,斩颜良文丑,好不威武。

    一日,下人通报刘备,有关张赵三人的消息。据说三人在一古城相会,还请刘备速速前去汇合。

    “真的?有子龙他们的消息了?”向夏天一脸欣喜地问道。

    “真的!主公也接到消息,已经去向袁绍请辞了!”卫义答道。他一听闻此消息,就来告诉了仙姑,仙姑一定也担心将军坏了…

    “那我们也快点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向夏天开心激动地说着。

    待刘备回营后,向夏天早已在此等候,蹦跶着小碎步,上前俯在帅案上,笑着问道:“大哥,我们何时起程去与二位哥哥,还有子龙汇合?”

    平日里,公众场合,有外人在时,向夏天称刘备为‘主公’;但是私下里,向夏天还是很亲切地喊刘备大哥。

    “你也听到消息了?我也想速去与他们汇合,只是…”刘备勉强笑了笑,又为难地顿住。

    “只是什么?大哥,怎么了?”向夏天站起身,蹙着眉问道。

    “袁公不肯放我们离去,我也不好擅自动身啊。”刘备叹息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