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五十五章 老天爷都在帮他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苜两?怎么那么耳熟?向夏天抬起头,又细细瞧了番男子。她想起来了,苜两不正是三年前她在山上救起得那名男子吗?难怪,她道世上怎有如此厚脸皮之人,他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随即又被那名青衣女子给吸引了目光,打量了番青衣女子,见她容貌清丽,竟还带一副书香气质,倒显得与这风尘之地格格不入。也难怪,听那女子的话中之意应该挺受他的青睐。

    “唔…我今日来不是找你的。”苜两拿起酒杯酌上一口,始终没正眼瞧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面色流露些许尴尬,拂了拂身子,温柔细语道:“那奴家不打扰公子的雅兴了,奴家告退。”

    向夏天一副看好戏的姿态,这青衣女子不仅长相脱俗,还如此通情达理,倒真是一股清流,真是可惜了。想着,不禁摇摇头,还发出了阵啧啧声。

    苜两看向夏天的神色,就知道这妮子肯定没想些好事。拿起酒杯,起身走向向夏天这桌。向夏天回过神,咽了咽口水,瞪大着眼睛望着正在朝他们走来的苜两。难道他认出她了?不可能啊,且不说她现在是扮男装,时隔三年她都没能识出他,再者他一花花公子,红颜知己肯定多了去,怎还会记得她?

    “二位,可否介意多添一副碗筷?”苜两虽是询问二人,却已自顾坐下。

    向夏天白了眼他,这人还是如此不客气,我行我素,根本不给他们一个拒绝的机会。苜两再打了个响指,机灵的小二很快为他添置上碗筷。

    “阁下,还真是不客气呢。阁下待会儿慢慢吃啊,我和我的兄弟就不奉陪了。”向夏天皮笑肉不笑,有些咬牙切齿道。又接着对卫义道:“我吃好了,你呢?”

    卫义打了打嗝,点点头满足道:“我也好了,咱走吧。”

    二人刚起身,便被苜两伸手给拦下,说道:“二位兄台,且慢。”

    “干什么?”向夏天挑挑眉,不满地问道。

    苜两笑了笑,调侃道:“二位兄台到这儿来只吃菜,未免太扫兴。听说接下来还有一场戏,我一个人看也实在不尽兴,还请二位兄台赏个脸留坐,和我苜某结个伴。”

    “不…”向夏天刚一出口,就被妈妈的尖声给淹没。

    妈妈大声招呼道:“各位爷,今个儿啊咱这地有贵客光顾,为了欢迎庆贺,接下来啊咱姐妹会上演一出好戏,凡是留下捧场的爷儿,全都赏黄金二十两!”

    向夏天听闻,和卫义对视一眼,二人的神色都流露出惊讶。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不仅可以免费看戏,还能拿到黄金,而且他们才吃完免费的午餐,他们今天的运气也太好了点吧。

    “真有这样的好事啊…”向夏天嘀咕着,一脸怀疑地望着妈妈。不知为何,总觉着这背后有些不对劲,还是不贪图这些小利小惠了。

    还没来得及迈开步伐,妈妈便飘至向夏天的面前,拿着一锭黄金强塞在向夏天手中:“爷,您可别怀疑妈妈我,妈妈我向来是言出必行,您瞧瞧是不是真金?”

    向夏天扯着一丝笑容,装模作样地瞅了瞅,她又不懂鉴别真金白银,敷衍地点点头,打着哈哈道:“是,是…我可以走了吧…”

    妈妈一听向夏天点头说是,笑得尤为满意,又揽上向夏天的手臂,将向夏天拉回原位,笑着道:“爷,既已收下黄金,看完这出戏再走吧。就当是给妈妈捧个人场,小二,给这二位,哦,不不不,给三位爷加菜。”

    “好嘞。”小二应着声,转眼功夫,又是几道热气腾腾的佳肴上桌。

    向夏天一脸茫然,还没反应过来,她怎么就被留下了?这不正合了苜两那家伙的意?!没好气地瞧了眼苜两,见他笑得合不拢嘴,心里不爽极了。唉,没办法了,谁让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不就是看出戏嘛,还怕那家伙不成?!

    卫义的手上也被塞了锭黄金,不知将黄金放在何处,一手托着黄金,一手搔着脑袋,用疑惑询问的眼神望着向夏天。

    向夏天回应道:“你收下吧,不要白不要。看看看…”说着,还不服气地瞪了眼苜两。卫义得到向夏天的指示,自然是听她的。

    三人一桌,开始看起好戏。刚开始看着倒还好,越看到后面越觉奇怪。与其说是奇怪,倒不如说是不可思议。这出戏大致演得是,一名农家女上山采药,将一名打猎受伤的男子救起,二人还在山洞中过了一夜,其中不乏温馨的情节。这戏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他俩第一次见面相处的重现。而且那名农家女着得也是青色衣裳,世界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向夏天时不时地偷瞄下苜两,见他有什么反应,是否和她一样感到惊讶。可是他始终挂着笑,脸上并无显现诧异神色,看样子他应该是不记得了。真是没心没肺,不过三年的功夫,就将她这个救命恩人给忘在脑后。向夏天一时间想得出神,忘记将目光移开,直接和苜两对视上。像是被抓包的小偷,脸色微红,赶忙将目光别开。苜两的心情更为大好,笑意也更加明显。

    待这出戏演完,客人们也大都尽了兴,纷纷散场。向夏天起身,警惕地对苜两说道:“这戏我也看完了,你要是再拦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向夏天还不忘比了比拳头吓唬着苜两。苜两无奈笑着道:“兄台,我只不过是觉得与你投缘,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故友,所以想结交你这个朋友。来,我敬兄台一杯!小二,上好酒!”

    “好勒,不知客官要什么好酒?”小二上前点头哈腰地问道。

    向夏天不满地瞪着苜两,说道:“谁说要和你喝酒了?!莫名其妙,你让开!”她还得趁着天色尚早,和卫义一起赶回去。

    向夏天一把大力将苜两推开,刚走出几步就瞧见从门口经过的大队列曹军。顿时,停下脚步。卫义跟在向夏天的身后,见向夏天突然停住,不解地问道:“仙姑,怎么了?”

    “嘘!”向夏天比了个嘘的手势,仔细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见外边曹军的领头向这里面望了望,向夏天忙拉着卫义退至苜两身后,借苜两的身子替他们挡着。

    “兄台,怎得又回来了?”苜两好奇地问道,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我…我突然觉得口渴,想喝上一杯。”向夏天略微难为情地解释着。

    “哦?那兄台想喝什么酒,我请客。”苜两勾着嘴角笑着道。

    “我想想…那就最贵的酒!”向夏天豪气地说道,反正也不用花她的银子。总感觉老天爷都在故意帮着他似的,外边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曹军,她和卫义这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出去了。他们才和曹军交过手,若是被曹军认出,麻烦可就大了。

    “客官,确定要最贵的酒吗?”小二不确定地问出声,苜两也颇为惊讶好奇地望着向夏天。

    向夏天只道是那酒太昂贵了,所以小二再次询问道。“对,就要最贵的!”向夏天再次说道,看她不狠狠宰他一番,总不能太让他如意了!

    “好嘞,客官稍等。”

    过了会儿,小二恭敬地将酒杯递给向夏天和卫义。

    “今日有幸结识二位兄台,是我苜某的福气,来,咱喝一杯。”苜两举起酒杯,缓缓喝着。

    向夏天的心思不在酒上,也不在苜两身上,哪管他说什么,应付似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卫义朝着苜两抱了抱拳,也将酒杯中的酒豪爽饮尽。

    “来,再喝!”说着,苜两又给向夏天和卫义斟上酒。

    向夏天皱了皱眉,不悦地问道:“还喝什么?”

    “唔…这第二杯酒的由头,就当是我劝二位兄台留下看了出好戏,二位兄台也赏了我苜某的脸,如何?来,再喝一杯!”苜两劝着酒,随和地说着。

    向夏天小心将头探出去察看了下情况,不小心又撞上了曹军扫视的目光。苜两见状,也转过身去瞧了瞧。向夏天忙将苜两的身子扳正,就怕下一秒暴露了,笑呵呵着道:“来,咱们喝酒!”

    举起酒杯和苜两碰了碰杯,又是一杯酒下肚。

    “哈哈,好爽快,好酒量!”苜两开怀大笑着,夸赞道。

    向夏天不解地望了眼苜两,她不过就喝了两杯,怎得夸她酒量好呢?

    “来,这第三杯嘛,也是最后一杯,就当是送别酒吧。二位兄台,以后有缘再会。”苜两紧接着给二人斟上第三杯酒。

    这会儿,曹军差不多也走开了,去别的地方巡逻了,眼下就是离开的最好时机。向夏天听闻此是最后一杯,舒了口气,迫不及待地就要干了这杯酒,拉起卫义就走。

    “兄台,这酒,还是慢点喝得好。”苜两勾着笑,劝着向夏天道。

    向夏天才不理他,他还想拖延时间,等等又搞出什么花样不让他们走!她才不会上他的当,举起酒杯,豪迈地下肚,咧着嘴笑着道:“好了,我干了。以后还是别再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