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五十四章 田丰察觉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徐州一战失败后,刘备携剩下的几百余人马去投奔袁绍,沿途也在打听张飞与赵云的消息,但是都杳无音信。

    “禀主公,袁绍大人有请。”士兵行礼禀告着。

    刘备蹙着眉,点点头,吩咐着:“夏天,你随我一同去吧。”张飞、赵云在战中冲散,关羽也下落不明,能携带的贴身武将也只有向夏天了。

    “是,主公。”向夏天应声道。

    大堂内,袁绍坐在高堂正中,两侧站着文官武将。

    “刘备拜见袁公。”刘备作揖行礼道,向夏天也跟着照做。

    “刘备啊,听说你刚和曹操打完仗,你还剩多少兵马?曹操战力又如何?”袁绍坐在高位上,捋了捋须子,望着刘备问道。

    刘备起身又拂了拂袖子,行礼答道:“回袁公,刘备还有三百余士兵,五十匹战马。曹操此次出征所带兵马大概有十万,此一战应还剩九万余。”

    “切,就这么点兵马还不够塞牙缝的,还好意思前来投奔我家主公呢。”在一旁的武将发出不屑的声音。

    一些有智略眼光的谋士站出来问道:“刘备,听闻你那关张两兄弟所向披靡,怎得不见你那两兄弟?”

    刘备沉沉答道:“实不相瞒,我那二位兄弟流散了…”与其说流散,倒不如说生死都下落不明。

    谋士听完刘备的答话,和袁绍对视了眼,摇摇头叹了叹气。

    袁绍紧绷着脸,有些不悦道:“哦?你既来投奔我,应该是想在我这儿得到保护。但是凭你现在的力量,你又能为我做些什么呢?想我袁本初四世三公,可不养些无用之人。”

    刘备微微蹙了蹙眉,抿了抿嘴,开口道:“袁公说得是。”接着,又鞠躬行礼道:“禀袁公,我那二位兄弟虽不在,但这位——”说着,移开步伐,手臂直指向夏天。

    “我的小兄弟,也武艺过人。此次徐州一战,多亏了他我才能得以保全性命,他一人能敌曹洪、曹仁二位。”刘备淡淡地说着。

    瞬时,朝堂上的所有目光都聚集在向夏天身上。向夏天听闻,有些惶恐,又有些窘迫。始终半弯着身,低头抱拳着,这一来恨不得将头再埋低些。

    袁绍挑挑眉,好奇地打量着向夏天,问道:“抬起头来我看看。”

    虽不是很乐意,但人在屋檐下,他吩咐她只得照办。向夏天抬起头,直视着袁绍。

    在一旁的武士看来,见刘备这样‘吹捧’向夏天,又见自家主公对向夏天很有兴趣似的,心里自然多多少少不平衡。开始互相嘀咕着,嘲讽向夏天这样瘦弱的身板,怎么看都不像是武艺高超之人,定是那刘备在吹牛。

    但在一旁的谋士看来,就不是这样了。袁绍手下有地位的谋士——田丰,也仔细打量了番向夏天,而后蹙着眉,眯起眼,掐指算了算,又捋捋须,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田丰有些激动地上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向夏天被田丰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问,有些没反应过来。袁绍咳了咳几声,好像对田丰的失态僭权有些不满。田丰自会察言观色,又退了回去,不过目光却没再移开过向夏天。

    袁绍这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是哪里人?曾在谁的麾下高就过?可曾有过功绩?”

    向夏天抱拳弯了弯身,一一答道:“我叫向夏天,…常山人也。曾在公孙瓒大人的麾下,不曾有过功绩。”

    袁绍开始还仔细听着,听到不曾有过功绩时,便突觉没了兴致,有些心不在焉道:“好了,退下吧。”

    刘备见状,觉着形势有些不太好,眉头紧锁,却也不知再说些什么,正欲行礼告退。向夏天上前一步,抱拳行礼道:“禀袁公,在下还有一言。”

    袁绍虽没多大兴致,却还是应付道:“哦?那你说吧。”

    “关张二位哥哥虽流落在外,但二位哥哥一旦知晓我主刘备的消息,必定会前来追随,到时自然也会为袁公效力。且我主虽然兵马不多,但我主却能以几千余的战力消耗那曹军一万的战力,还请袁公三思。”向夏天虽屈身,却不卑不亢地说道。

    田丰听向夏天这么一说,点点头捋捋须表示赞同,眼里也生出几分赏识。

    袁绍思量了番,过了会儿,沉吟道:“既如此,那你们便留下吧。”

    “谢袁公。”刘备携向夏天又是一个行礼。

    袁绍再拂了拂袖子,挥了挥手,让众人都退下。适时,田丰站出来行礼道:“主公,我有话要说。”

    袁绍瞥了眼田丰,再想到他刚刚的举止,见他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点点头应着。

    田丰嘴角挂着笑意,激动地开口道:“主公,留下刘备实乃是明智之举啊。”

    “哦?此话怎讲?想那关张现也不在啊…”袁绍疑惑地问道。

    田丰激动地手都不知该怎么摆放,急切地说道:“主公啊,我瞧出刚刚你所询问的那人面相异常,我掐指一算,发现那人气运通天,应是天降的贵人哪。”

    袁绍这么一听,站起身,激动地拍了拍帅案,惊奇地问道:“当真?”

    “错不了,错不了!主公若有那人的辅佐,这取得天下就指日可待了。”

    …

    一天,向夏天和卫义出城打听着赵云和张飞的消息,不知不觉间已经寻到了边城外。走在路上,四处张望着,时不时会向过路的人询问。

    “还是没有他们的消息…”向夏天垂头丧气着。

    “别担心,仙姑,说不定糜芳他们那有将军的消息了。”卫义安慰道,又接着道:“仙姑,走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吧,我们找个地方歇歇脚吧。”

    向夏天苦着个脸点点头,继续向前走着,只见前面有一古色古香的楼阁,楼阁前还站着几些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他俩才走至跟前,便被一个妈妈级的人物给阻拦了去路。

    “两位爷儿。”妈妈对二人抛了个媚眼,尖声喊道。

    向夏天和卫义都满脸黑线,古怪地问道:“何事?”

    妈妈晃了晃手中的粉绢,笑着说道:“两位爷儿,好运气啊!两位爷儿是第一百位经过咱家的,咱家啊酒水免费招待,还请两位爷儿里面请。”

    说着,妈妈便上前揽着向夏天往里带。向夏天想将她推开,忙摆着手道:“不必,不必!这个好运气你留给下个人啊,诶,诶,我不进,你别拽着我啊…”

    “姐妹们,还有另一位爷呢,都愣着干什么。”妈妈再一个招呼,其他几名女子簇拥着开始推搡着卫义。

    卫义还从未面临过这种情况,慌张地结巴道:“你…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

    就这样,二人莫名其妙地生平第一次进了青楼,被推拉进去后,又被按坐在一个桌子上。

    “两位爷儿,稍等啊。小二,拿好酒好菜来。”妈妈拍了拍向夏天的肩膀,媚笑着道。

    被这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给围着,一时间也脱不了身。既然都进来了,又有免费的菜肴供享用。向夏天转念一想,说道:“这酒就不必了,多拿几个菜吧。”

    卫义不解地望着向夏天,眼神好像在问道,仙姑你怎么就妥协了。

    向夏天清了清嗓子,吐了吐舌,解释道:“反正我也走累了,这一坐下来就更不愿走动了。再说又不用咱掏钱吃饭,吃完咱就走人,就当见见识面啦!”

    卫义努了努嘴,还是不大乐意。

    “安啦,以后我不会和你媳妇说得!”向夏天见状打趣着道。

    卫义听闻,突然正襟危坐,严肃地说道:“吃完咱就走。”他若是不应下来,还不晓得仙姑会想到哪里去。

    向夏天点点头,把妈妈和那些个女子们给遣散,百无聊赖地等着上菜,环顾了下四周。瞥见离他们这桌的不远处,坐着一名雍容的男子,男子拿起酒杯小酌着,望见向夏天正看向自己,冲向夏天灿烂一笑,还举起酒杯点头示意着。

    向夏天尴尬地笑了笑,杵着脑袋想着事情,她怎么觉得那名男子有些似曾相识,但是她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难不成是她想多了?

    待美味菜肴上桌后,向夏天无心再想,味蕾被勾起来,也饿得紧,开始埋头吃着。素日里她基本上都是吃素,条件比较艰苦,还难得如此大鱼大肉过。

    “仙姑,你慢点儿吃,别噎着了。”卫义出声提醒道,向夏天只轻轻应了声,继续狼吞虎咽着。

    男子时不时地瞥着向夏天,见她顽劣的吃相,只觉好笑的紧。

    “苜公子,吃好喝好啊。”妈妈招呼着男子。

    向夏天听闻,抬头望了眼男子,见男子也在挑着笑望着自己。轱辘转动着眼珠,本以为男子发现自己也在望着他,会将目光移到别处,没想到男子变本加厉,笑意更加深,紧盯着自己不放。

    向夏天不满地瞪了眼男子,又将头埋下去。卫义也察觉到不对劲,开口问道:“仙姑,怎么了?”

    “没事…咱快吃。”向夏天含着饭,迷糊地说着。

    “嗯。”

    “苜两公子,今日来了怎么也不传唤奴家?”一名身着袅袅青衣的女子,向男子款款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