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五十三章 徐州恶战,知曹操者莫若荀彧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曹仁的落败,向夏天的阻拦,为刘备的出逃争取了不少时间。只是络绎不绝的曹军,穷追不舍,又将刘备给牵绊住。向夏天驾着白马飞奔至刘备身旁,时而挥动着捆仙索,时而发射着箭羽,替他扫清障碍。

    这波未平,那波又起。随后,来将曹洪又带着一批人马追赶而至。

    “敌将休走,曹洪来也!”

    向夏天瞧曹洪也生得勇猛威风,手里握着把大戟,驾着匹黑马朝着他们疾驰而来。心里忍不住捏了把冷汗,攥紧着手中的捆仙索,曹操手下竟如此多的威猛武将!且不说张飞、赵云那儿也牵制着几个,她在这儿保护刘备才应付了一个,就深觉这些个武将不好对付!但是不好对付也只得硬拼,不能真让刘备葬命于此。

    曹仁缓了会儿,见曹洪来也,也随曹洪一起上前准备进行夹击。向夏天蹙着眉头,看出他们的用意,不能坐以待毙,等待曹军的包夹,但现在刘备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

    “主公,自己小心!”向夏天回头对刘备关切地说道。

    “好!夏天也当心!”刘备应着。

    向夏天驾着白马,疾驰到曹仁、曹洪两兄弟前,抵挡两兄弟再追击的步伐。轻巧迅速地挥动着捆仙索,攻击完曹洪,又向曹仁攻击去。鞭速之快,且劲道不小,一时间两兄弟被向夏天紧紧绊住,无法脱身。

    “先给我杀了这个敌将!”曹洪下令吩咐着。

    原本追击刘备的曹军,分流出一半开始将向夏天包围住。向夏天的额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死死地咬着下嘴唇,发力欲要击败两兄弟。但是两兄弟的力气也不是盖得,岂能那么容易被向夏天一个姑娘家给打败?

    彼时,一团曹军喽啰举起刀戟朝着向夏天攻击去,向夏天忙将捆仙索抽出,再一个挥鞭将喽啰给击倒,喽啰又将曹洪、曹仁两兄弟给扑倒。只是用力过猛,抽出捆仙索时明显感到身体的震颤。喽啰们见攻击向夏天无果,于是把向夏天的战马给刺伤倒地。

    向夏天摸了摸胸口,长舒一口气,缓解下内脏的不适。面对着曹洪、曹仁两兄弟带的大批人马,而她只有孤身一人。这一战,她应该是等不到援军的,也不知翼德哥哥和子龙的处境有没有好些,或者和她现在的处境一样恶劣。已经许久没有经历过沙场打仗,再次面临这战场,没想到就是场苦战、恶战。今夜之战,事关生死存亡,她得动真格了!

    曹洪、曹仁两兄弟不知向夏天究竟想干什么,拿着兵器呈戒备状态。只见向夏天挺直了腰板,挽起袖子,将散落的头发丝别到耳背上,双手背在身后,闭着眼睛,深呼了一口气。随即,不知何时,当向夏天再睁眼时,手上已经握着两把扇子,一青扇一粉扇。

    “那又是什么兵器?”原本踱着步察看战况的曹操,停下步伐,指着向夏天手中的扇子问道。

    荀彧也向前仔细瞅了瞅,摇摇头抱拳行礼答道:“禀主公,属下识浅,不得而知。”

    曹操挥了挥衣袖,玩弄着手指,蹙着眉头道:“文若啊,若你都算识浅,这世上恐就没有高见之人了。”

    “主公谬赞了。”荀彧谦逊地作了作揖。

    接着,曹操又不满地开口道:“我说曹洪、曹仁这二人,不去追击刘备,非要和那人过不去。”

    “许是那名敌将勇猛过人,不除掉那名敌将,难以近身刘备。”荀彧答道。

    “哦?我倒觉得,与其曹洪、曹仁在那人身上花时间费功夫,倒不如去斩杀了刘备的另外两员大将。我看除去了那两员大将,刘备就成孤舟、蝼蚁,也存活不了多久。”曹操漫不经心地说道。

    荀彧轻轻笑了笑,说道:“主公,你忘了,刘备的另外两员大将,张飞已有许褚、李典二位将军对付,赵云已有徐晃、夏侯惇二位将军对付,四位将军武艺超群,无需再增派兵力。蝼蚁尚且贪生,主公可不能掉以轻心。”

    “到底是文若,有文若在,这战役已经赢了大半。”曹操开怀笑着道。

    一场激战一触即发。曹洪、曹仁相视了眼,一齐举起兵器朝着向夏天攻击去。向夏天一个敏捷地闪身,快速出手,青扇击中曹洪,粉扇击中曹仁,两兄弟都被美人扇的威力震得不行,踉跄地连连后退摔倒在地。再将扇子挥出一个大弧,一片曹军被击倒在地。

    余光又瞥见刘备被曹军围攻,形势岌岌可危。向夏天快速将美人扇收回,两把扇子交叠飞出,扬起沙尘,刮起一阵强劲的风,强风仿佛无形中幻化成扇刃,将正在围攻刘备的曹军一招秒杀,还没来得及出声便倒地。

    只是与此同时,曹洪瞅准时机,举起大戟,猛地一个起身,朝向夏天的背后攻击去。向夏天察觉到身后袭击,转过身来瞥见大戟已经落下,她根本来不及闪躲开,索性直接闭上双眼,握紧了拳头,咬着牙。

    大戟直直落在向夏天的正中,将向夏天的发髻给震落。千钧一发之际,飞射出一根箭羽,大戟被箭羽给弹开!向夏天听闻箭羽呼啸而过的声响,迅速反应过来,一个闪身往后退却着,与曹洪拉开距离。

    “竟是名女子!”曹洪不可置信地睁大眼,咽了咽口水惊呼道。

    荀彧眼带笑意,嘴角上扬,望着身旁的男子,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刚刚那根箭羽自然是曹操发射出去的,他总算明白了为何今日战场上主公的行为举止颇为奇怪,原来如此。

    曹操抿了抿嘴,黑着脸,有些不乐意道:“文若,你笑什么?”

    “主公早已知晓那名敌将是个女子。”荀彧没有用询问的语气,陈述着,知曹操者莫若荀彧。

    曹操不屑地冷哼了声,淡淡道:“自然,想我曹孟德的阅历,会识不出她是名女子?恐怕也就是你们这帮只知玩墨水,舞刀枪的看不出。对一女子下杀手,可不是君子所为,我这是为了曹洪好。”

    荀彧的笑意更加意味深长,行了行礼附和道:“主公说得是。”

    曹洪没料到和他打斗的居然是名女子,窘迫地杵在原地,无所适从,最终还是有些不耐烦道:“哼,我曹洪不与你一介女流动手,姑娘你还是让开吧。”

    向夏天被识破女儿身,也有些尴尬,听闻曹洪这么一说,又举起美人扇,摆了个凶狠的姿势,正声道:“想动我家主公,先过我这关!”

    她自认为凶狠的姿势,在那群大老粗男人的眼里看来却未必,反而潇洒又不失…可爱。

    “你…你快让开!”曹洪又急又为难,嘶着牙挠着脑袋没好气地凶道。

    适时,卫义驾着马冲向夏天这边赶来,并高声呼喊道:“仙姑,我来了!袁绍的援军也马上到!”

    曹军一听这话,顿时慌了阵脚,开始交头接耳着。曹洪、曹仁也面面相觑,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

    曹操慢条斯理地摆了摆手,荀彧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下着命令道:“撤退!”

    待曹军撤退后,向夏天仰天长呼一口气,手脚都酸软得不行。卫义驾着马来到向夏天身边,关切地问道:“仙姑,你还好吧?你受伤了吗?”

    向夏天摇摇头,疑惑地问道:“我没事,你怎么回来了?子龙,二哥他们呢?他们有没有事?袁绍不是拒不发兵吗,怎么突然又来援救我们了?”

    战前,刘备已经派人去给袁绍手下的谋士许攸通报求助,请求许攸在袁绍面前谏言,发兵救援。适逢袁绍小儿病重,袁绍无心理战事,许攸大骂袁绍庸主,为此还挨了顿打。怎得又改变主意了,难道是袁绍幡然醒悟了?

    卫义面色凝重,如实相禀道:“是将军命我回来保护仙姑和主公的,也是将军命我故意那样说诈曹军的。张将军早就不见踪影了,将军这会儿估计也被冲散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事…”

    向夏天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不过见卫义愁苦着脸,还是出声安慰道:“子龙和二哥一定会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嘛!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卫义连忙点点头表示赞同,憨憨地笑着道:“好在仙姑和主公也都平安无事。”

    说着,向夏天将头发挽成个髻,和卫义去找刘备汇合着。只是路上,向夏天不禁陷入了一阵沉思。战场上,那支救她命的箭羽会是谁射的?又有谁会那么好心救她?她可不记得她有结交些江湖豪杰,子龙和二哥当时也没在那周遭。想起曹军撤退时,她无意瞥到帅车上的一角大红色衣袂。按那箭羽射出的角度,应该就是从那儿射过来的。会是——曹操?

    向夏天摇了摇头,自己简直就是在胡思乱想。想她和曹操不过只有一面之缘,一面都谈不上,而且他和自己是敌对方,怎么可能会帮自己。罢了,也许又是玉佩神仙在暗中救她呢。

    还有聪明如曹操,会看不出卫义使得伎俩吗?

    好在,这一场恶仗也总算是捱过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