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五十章 傲娇脾性,将军哄人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记得些?”赵云挑挑眉问着。

    “哎呀,记得记得,对我有点信心嘛。”

    赵云抱着狗子和向夏天走在乡间小路上,路过的村民都微笑招呼着,还有些妇人家捂嘴偷笑着,在背后悄悄议论这三人行像一家人似的。

    厨房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赵云不放心还是跟进厨房内看看情况。只见向夏天拿起把菜刀,就要往砧板上落下,颇有一副要将菜连砧板一起砍了的架势。

    赵云见状,连忙将狗子护在身后:“狗子,你出去待着。这里危险。”

    “我来帮你吧…”赵云有些看不下去。

    向夏天不满地瞪了眼赵云,坚定地说道:“不用,我自己来!”随后又投入到切菜当中。

    过了会儿,“子龙,过来帮我试试面条熟了没…怎么样?”向夏天试探地问道。

    “好硬…”赵云蹙着眉道。

    费了好大番功夫,终于出锅。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上还撒有葱花,和些许红椒。

    “快试试味道!我做得卖相还是挺好的嘛。”向夏天有些小得意地说着。

    狗子刚要动筷子,就被赵云拦下:“狗子,哥哥先替你尝尝。”颇有一副要保护狗子的模样,狗子仿佛也明白,乐呵地笑着。

    向夏天愤懑地瞥了眼赵云,又用期盼的目光盯着他,迫不及待地问着:“怎么样怎么样?”

    赵云脸色骤地一变,强忍着吃下去,良久才开口说道:“不怎么样,我觉得你是想毒死我和狗子…”

    向夏天不可置信地张着嘴,撸起袖子拿起筷子夹起一把面条:“怎么会!赵子龙,你绝对是拿我寻开心!”

    才将面条放进嘴里,向夏天也忍不住全吐出来,惊声呼道:“怎么是甜的?!”

    “这就要问你了,刚刚我还吃到了蛋壳。”赵云悠悠地埋怨道。

    “我要喝水漱口!”向夏天哈着嘴,慌忙地拿着水,咕噜一大口。

    “嘿嘿,姐姐好好玩。”狗子被向夏天这副囧样给逗坏了。

    “狗子…”向夏天撅着小嘴不乐意地出声,转而脸上又勾起一抹坏笑:“嘿嘿,狗子,姐姐和哥哥都吃了,你还没尝呢!来,姐姐喂你吃一口!”

    “不要,不要!”狗子听闻连忙撒气腿就跑。向夏天端起碗筷,追逐着狗子:“狗子,咱就吃一口!吃一口!你以后一定吃不到这种面条,不吃会遗憾可惜的!”

    “子龙哥哥救我!”狗子忙跑到赵云身后。赵云一把将向夏天拦下,语重心长道:“好了,可不要让咱狗子的童年留下噩梦。”

    “哼,你们两个联合起来笑我。我不和你们玩了。”向夏天作生气状,背对着二人。

    二人相视一笑,互通了个眼色。狗子上前一把抱住向夏天,奶声奶气地道:“姐姐,别生气。”

    向夏天蹲下身也抱住狗子,哼唧着:“狗子最乖了,姐姐不生狗子气。”然后不悦地瞥了眼赵云。

    赵云无奈勾了勾嘴角,玩味说道:“你是暗示我也要抱抱你吗?”

    “你…我才没有!”向夏天‘咻’地一下,小脸就涨红,大声辩解着。

    最后,还是去狗子家解决了吃饭问题。

    又是一日。

    赵云刚忙完回来,见嫂嫂坐在堂前织着布,出声问道:“嫂嫂,夏天呢?”

    嫂嫂眉眼都带着笑意,会意着赵云:“夏天啊,在里头绣着香囊哩。”

    赵云疑惑地望着嫂嫂,嫂嫂出声解释道:“刚和我学得,待会夸着点儿。”

    “我知道了,嫂嫂。”赵云点点头应着。心里暗道,这妮子倒是一刻停不下来,什么事都喜欢学着点。但是女工刺绣、厨艺家务这方面,好像的确没什么天赋,功夫兵法那块,她倒是天资聪颖得让他都不得不佩服。想着,不禁有些黑线。

    很快,只见向夏天背着手藏着什么东西,高兴得蹦跶出来,晃到赵云面前。赵云猜也猜到那背后藏得是什么,不过还是很配合地问出声:“你手上藏着的是什么?”

    向夏天俏皮得意地笑了笑,又故作神秘道:“你猜一猜,不过我想你也猜不到。”

    赵云装作惊讶的模样,说道:“哦?那我可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么?”

    “当当当当…看!”向夏天亮出手中藏着的香囊。

    “香囊?你绣得?”赵云接过香囊,挑挑眉问着。

    “当然!我方才和嫂嫂学得,绣得如何?”向夏天兴奋地问着赵云。

    嫂嫂望着二人,笑得温柔真切,不免又有些感伤,怀念已故的郎君。

    赵云仔细瞅了瞅这香囊上的图案,皱了皱眉,实在瞧不出个所以然。只隐约看出是两只什么动物,又望了眼嫂嫂,心里记起嫂嫂刚和他说得话。要夸下这妮子,毕竟才刚学会,第一次做。如果损了这妮子,指不定又要被叨唠上个半天。

    许久,赵云有些犹豫地开口道:“嗯…这对鸳鸯,绣得很别致,很有特色。”

    这样说她应该会满意吧。看她这手法,针线别地弯弯曲曲,图案也是绣得七颠八倒得,真是为难她了。

    向夏天嘟起个小嘴,失落地大喊着:“啊?什么鸳鸯?!我绣得才不是鸳鸯!我才刚学会绣香囊,怎么会绣那么麻烦的?我绣得明明是鸭子!你…哼!”

    说完,向夏天便一把夺过赵云手中的香囊,撒开腿就往外跑。赵云无奈扶了扶额,起身对嫂嫂说道:“嫂嫂,我跟过去看看。”

    “诶,好,快去吧。”嫂嫂放下手中的活,向赵云摆了摆手,意味深长地笑着道。

    …

    “夏天。”赵云唤道,追上向夏天的步伐。向夏天顿住,回头语气生硬地问着:“干嘛?”

    赵云轻轻笑了笑,问着:“不高兴了?”

    “才没有。”向夏天冲赵云吐了吐舌,做了个鬼脸。

    赵云见其可爱模样,忍不住捏了捏向夏天的脸蛋,笑着说道:“还说没有,看你的小嘴嘟得。”

    向夏天将脑袋别过去,一双大眼瞪着赵云。赵云又接着问道:“香囊呢?”

    “丢了。”向夏天白着眼,将手往背后缩了缩。

    “嗯?丢了?”说着,赵云瞥见向夏天的小动作。在向夏天周身走了一遭,突然一把将向夏天的手抓住,从她手中拿回了香囊。

    “那这是什么?”赵云晃了晃手中的香囊,笑着问道。

    向夏天有些气急败坏,咬着嘴唇。转身背对着赵云,不悦道:“你…反正我不要了,你拿去便是。”

    赵云走至向夏天面前,向夏天又背转过去。赵云将向夏天的身子扳正,向夏天出声道:“你干嘛呀?”

    “是我眼拙了,两只鸭子绣得很可爱,这么可爱的香囊为何不要?既然你不想要,那我便收下了。”赵云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

    向夏天瞥了眼赵云,傲娇地说道:“你不用勉强说可爱,也不用勉强收下。”

    赵云徒然一笑,回应着:“想什么呢。真的很可爱,这么可爱的香囊我以后日日都会佩戴。”

    “真的?”向夏天歪斜着脑袋,睁大眼睛问道。

    “嗯。”赵云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向夏天心满意足地咧起嘴笑,赵云也陪着她笑。

    …

    某天夜里。

    嵇风急急忙忙地赶到家中,出声唤着:“嫂嫂,嫂嫂…”

    “这是怎么了?怎得如此慌张?”嫂嫂边穿着外衣边出来问道。赵云和向夏天也从睡梦中被惊醒,忙将衣裳穿好来到堂里察看情况。

    “嫂嫂,莲花她要生了…我想请你过去帮帮忙,稳婆我已经命人去请了,估计还要段时间才能赶来…”嵇风着急地解释着。

    莲花是嵇风的媳妇。是在嵇风从军回来后,偶然一次去往邻村办事,与邻村的莲花姑娘相识并看对了眼。两年的功夫,便娶妻生子。不过成亲时并未大操大办,只是简单举办了下,因为顾及到还在兄长的守丧期内。

    “诶,好,我准备下,这就随你去。”

    嵇风焦急地踱着步,瞥见向夏天,上前激动地握住向夏天的手:“仙姑,你会不会接生?”

    向夏天为难地摇摇头,尴尬地笑了笑:“虽然我不会接生,但是我也可以去帮忙打打下手。你不要太紧张…”

    “嵇风,我也随你去。”赵云在背后出着声。

    一行人,风风火火地来到房屋外。只听闻从屋内传来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嵇风赶忙进去陪伴在莲花身边。村里的婶婶们已经在屋内忙了半天,又是取纱布,又是接热水换水的。

    婶婶们见来人,赶忙说道:“大嫂,你可算来嘞,我们这都要忙昏了头。里头的情况可有些不妙啊,这稳婆还没有来,急死人嘞…”

    嫂嫂对婶婶们说道:“莫急莫急,我这就进去帮你们。”又转过身对夏天说道:“夏天,你还是个闺女,就别跟着进去了啊。”

    “我…”向夏天上前几步,本想说她不忌讳这些,也不信这些,可以进去一起帮忙的。却被赵云给拦下:“听嫂嫂的。”

    随后,卫义也匆忙赶来,招呼道:“将军,仙姑,你们也在这儿。”

    “卫义,你怎么也来了?”二人出声问道。

    “我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到忙的。”卫义还是一如既往地憨态。

    赵云和卫义站在外面等,向夏天踱着步,皱着眉头,听屋内女子的叫声越来越虚弱,心里暗道不好。再这样下去,到时等稳婆赶来接生,恐怕早就没力气再生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