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四十九章 以后,我也是你的亲人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关靖被向夏天吸引去了目光,脸色有些愤懑,但也没与她计较。只是目光仿佛移不开了似的,时不时地瞥着向夏天。

    “赵云,虽然你明日就要走了,但是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清!你不应该留下些什么当做弥补我?!”关靖厉声说着。

    赵云自关靖进门就没正眼瞧过他,只是低着头沉闷不发,沉浸在悲痛之中。向夏天见赵云这副模样,千百般心疼,却也无能为力。

    “你不就是要地位要权要势吗,你稀罕这破地盘你拿去就是,明日它就是你的了!请你出去!不要再打扰我们了!”向夏天不耐烦地说着。

    关靖被向夏天这么一说,脸色涨红。想极力辩解着些什么,但是又忍住不发,不与向夏天争执。然后阴沉沉地指着向夏天,说道:“赵云,我要你将她留下。”

    能清晰瞧见赵云的身子怔了怔,向夏天也是始料未及,愣住了会儿,正欲开口大骂着关靖:“你无耻!…”

    却被关靖打断道:“你先别急着说我。这么说吧,还从未有过像你这样的女人敢冒犯我,你很有胆识魄力,也很有才华。本将军很欣赏你,想重用你,也可以说,本将军相中了你,以后你若表现好了,这将军夫人的位置非你莫属。到时我有的,自然也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名望地位,只要你想要的,本将军都可赐予给你。赵云,只要你愿意忍痛割爱,待你守完丧,我可以让你再回来,并且保证不再找你麻烦,让你继续安稳地做个将军。”

    “说完了?说完你就可以滚了。”赵云仍是埋着头,闷声道。能听出赵云的语气不善,在隐忍着怒气。

    关靖皱着眉头,生气地说道:“赵云,你现在和丧家之犬有什么分别?本将军给你条出路,还这么不知好歹,你…”

    不待关靖说完,赵云突地站起身,快步闪到关靖面前,一把揪住他,一个拳头重重落下。

    “你…你打我?!赵云,你活腻了是不是,敢打老子?”关靖摸着被打肿得脸蛋,眼睛里冒着火光,怒斥着。

    赵云再上前揪住,眼神冷漠又锐利,“我不是让你滚了?是你自己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一个大力松开手,关靖往后倒退了几步。见赵云这副架势,关靖心中的怒火也在燃烧着,但更多的是不甘。他嫉妒赵云的武艺,嫉妒赵云的才貌,更嫉妒赵云身边有如此难得的女子相伴。且他还几次栽在赵云和这女子身上,他不甘心,不甘心样样不如赵云。赵云有的,他也一定不能少。

    “赵云,好!很好!看是谁对谁不客气!来人,给我打!”关靖一声令下,严阵以待的一大帮手下们都举着刀剑,纷纷一齐朝赵云砍去。

    赵云站着不动,冰冷的双眸扫了眼扑上来的敌人,一个回旋踢将一片敌人撂倒。再开始移动着步伐,展开一番拳脚,又将几个敌人打倒。弟兄们也没有干看着,上前加入混战。

    待赵云将这些喽啰清理完,赵云拿起一把利剑,冲着关靖砍去。关靖连忙闪躲,躲了几个回合,又被赵云手中的利剑给拦下。

    关靖暗道情势不妙,之前赵云对他还是有几分忌惮的,毕竟不看他的面还要看公孙瓒的面。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且赵云才经历丧兄之痛,难保赵云不会将悲痛发泄到自己身上,一剑刺下来他的小命可就不保了。想着,关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哆嗦着身子,哑着嗓子给赵云叩头求饶道:“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刚刚是我鬼迷心窍了,才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就怪我这张嘴贱,我认错,我认错…”

    关靖边认着错,边开始重重地扇起自己的耳光子。这会儿他可没想着这样做丢不丢面子,眼下保命才是最重要的。关靖小心地出声道:“赵云,我知道你是条汉子,求求你不要和我这种小人计较…你若肯放过我,我保证给你安家置业,给你黄金万两,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关靖用希冀的目光望着赵云,赵云一个冷漠的眼神瞥了眼关靖,关靖心头一凉。下一秒,利剑将关靖的手和脚都给砍下,只听地关靖痛苦的一声嘶吼:“啊…”

    关靖倒在血泊里,赵云利落地挥了挥剑,自顾说道:“晚了。”

    向夏天望着赵云的身影,落寞又冰冷,疏离又让人心疼。她不知该做些什么,但是关靖的喊叫呻吟实在是扰人的紧。几根银针刺向关靖的喉咙,向夏天封了他的嗓子,再不让其发出声,永远。

    翌日,起程前。

    “子龙,且慢!”刘备驾着马赶来,高声喊道。随行的自然还有关羽、张飞。

    “皇叔…”赵云见状,上前几步与刘备汇合。

    刘备下马,走到赵云面前,手搭着赵云的肩膀,安抚着赵云:“子龙,我听闻你向公孙大人辞行,得知你的兄长去世,我也感到很痛心,特来送行。”

    赵云面露激动神色,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就欲给刘备行礼:“多谢皇叔…”

    刘备忙拦住赵云,蹙眉忧心地问道:“此一去,何时再回来?”

    赵云沉思了会儿,艰难迟疑地摇摇头道:“不知…”

    刘备望着赵云也思索了片刻,随后拉起赵云的手:“子龙若不嫌弃,归来后便随我,如何?”

    赵云怔了怔,眼里流露出感激,有些激动地说道:“皇叔,不,主公,我永远不会背叛您的恩德。他日归来,必定誓死相随!”

    刘备哽咽道:“子龙,好子龙…”

    二人相拥,种下约定。向夏天见这场景,不禁有些热泪盈眶。纵死侠骨香,不愧知遇恩,大抵就是如此吧。

    …

    归乡后。

    还未进家门,就听闻里面一阵凄惨的哀嚎声。赵云顿了顿,有些不敢面对接受。又咽了咽喉咙,握紧了双拳,大步踏进家里。只见堂里摆放着一具木棺,赵云痛声开口道:“兄长,子龙…回来了!”

    “子龙,你总算回来了…你兄长,临终前,最惦念的就是你啊!他遗憾没能最后见上你一面…相公,你瞧见了没有?你听见了没有?子龙回来了…”嫂嫂上前迎了迎赵云,哭喊着道。

    为了让赵云再见上兄长一面,一直等到赵云回来后的三天才将兄长下葬。接下来的三天三夜,赵云都未合上过眼,跪在兄长的灵堂前守着灵。赵云的脸色发白,显得格外憔悴,头发散乱着,生出许多胡渣,看上去邋遢颓废。向夏天见其这般模样,不忍留他一人,陪他一起长夜守灵。

    第四天,天才破晓。随着公鸡的一声打鸣,赵云的意识才清醒了点。赵云侧过身,望着和他一起跪着的向夏天。向夏天察觉到赵云的目光,也回望着他。他熬红了眼,身子也不住地颤抖着。

    良久,赵云哑着嗓子,哽咽着说道:“从此,我又少了个亲人…”

    “以后,我也是你的亲人。”向夏天潸然泪下,哭着开口安慰道。向赵云的身旁挪了挪,将赵云抱住,喃喃着:“别难过,别难过,以后还有我…”

    这一天,她见到了从未见过的赵云。坚强稳重是他,红了眼也是他,颓废萎靡也是他,令人心疼也是他,需要依靠也是他。

    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又重新在村子里过上了安宁恬淡的生活。

    赵云携男丁们包揽粗重活,开垦改地,播种耕耘,使原本有些荒凉的村子变得生机勃勃。向夏天也没闲着,有时带着狗子上山采药,教狗子医术;有时帮着嫂嫂还有其他妇人们一起拾菜洗衣,采棉织布。

    一日,山上向夏天正采集着药草,时不时给狗子讲解下,再将药草放到狗子鼻前让其嗅闻。

    狗子斜昵了眼,高兴得叫出声:“子龙哥哥来了!”

    向夏天瞥了眼,赵云穿着素服向他们走近着,忙将手中的活儿干完,将药草收拾整理好。

    “狗子。”赵云笑着回应狗子。

    “你怎么上来了?”向夏天埋头问道。

    “今日的活不多,早干完就来找你们,接你们回去。”赵云答道,又接着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也忙完了。”

    赵云亲昵地摸了摸狗子:“狗子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向夏天听闻,站起身拿出手帕替狗子擦了擦汗:“咱狗子今天可努力了,帮了我好多忙。来,姐姐给你擦擦。”

    随即,三人一道下山。赵云将狗子抱起:“狗子这么乖,好像又重了些。”

    “小孩子长个子快嘛。是吧,狗子。”向夏天逗了逗赵云怀中的狗子。

    “对了,今日嫂嫂出门了,去隔壁村有点事。”赵云说着。

    向夏天点点头应着,又问道:“那我们今天吃什么?”

    赵云思考了会儿,望着向夏天道:“我也在想办法。”

    “哥哥姐姐去狗子家吃饭吧。”狗子眨巴着眼睛说道。

    向夏天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睛闪着光,咧起嘴笑:“诶,不用。有了,家里好像还有些面条,鸡蛋,回去我**蛋面给你们吃。”

    赵云用怀疑的眼神望着向夏天:“你会做吗?”

    “赵子龙,你什么眼神嘛!我上次见过嫂嫂做,还记得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