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四十七章 何以结恩,美玉罗缨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不过片刻,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男子迅速将披风脱下,二人举着披风在暴雨里寻找着躲雨的地。

    好在二人很快找到了个山洞,向夏天忙将男子扶进去。二人都费了不少力气,散漫地坐在地上喘着气歇息会。

    向夏天的全身都被雨淋湿,雨水顺着发丝在小脸上滚动着,将怀中的绢帕掏出仔细擦了擦。男子见状,也要求着:“也给我擦擦。”

    向夏天好像已经习惯了男子的厚脸皮,见他也没好到哪儿去,全身也淋了个湿透,将绢怕递给他。男子心满意足地接过来,还偷偷地凑在鼻子间闻了闻,然后再偷偷地收入自己怀中。

    “我看,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下这么大的雨,待会儿天也黑了,我看你也下不了山了。看来老天爷都舍不得你丢下我,今晚注定要你留下来陪我。”男子得意开心地笑着。

    向夏天凶狠地瞪了眼男子:“你说什么呢!你要敢动歪心思,我既可以救得你命,自然也能要了你命!”

    男子咽了咽口水,捂了捂嘴,尴尬地笑了笑:“我说,姑娘,你这身板平平,说你是金钗豆蔻之年也不会有人奇怪,实在是很难让人动起歪心思。姑娘应是曲解了我的意思,误会了我。”

    这解释得更加令人不爽,向夏天挥起拳头作势就要揍上去。男子忙退后摆手求饶着,又赶忙解释道:“姑娘,其实你还是有吸引人的地方。不看身材,看脸蛋,尚可!诶,你别老想着动手动脚地啊…你听我说完嘛…”

    男子郁郁不乐,委屈地嘟囔道:“你这个姑娘,看起来温柔文弱,不过都是表象…”

    “你说什么?”向夏天挑挑眉问道。

    “没什么。”男子很识相地闭嘴。

    待向夏天歇息够,站起身四处观察了会儿。这个山洞看样子也有人来过,有剩下多余的木柴,有稻草堆,还有些碗罐。看样子老天爷还是挺善待她的。

    想着,向夏天便动起手来生火燃柴,湿漉漉的衣裳紧贴着身子好不难受。

    男子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一旁干看着,好奇地问出声:“你会生火?”

    向夏天点点头,应出声:“嗯。”上次见赵云生火,她无意中学到的。想到上次和赵云的相处,小脸又不禁染上了红晕。

    “你好端端的怎么脸红了?是不是发烧了?”说着,男子就要上前用手摸摸向夏天的额头。

    向夏天瞪了眼男子,身子往后斜,“我没事,你坐好。”

    男子本还想趁着向夏天生好火后,和她坐着聊聊天取取暖。不料向夏天一刻也不得停歇,拿出竹筐里的草药,和一些碗罐开始捣鼓着。

    “你这是做什么?”男子疑惑地问道。

    “炼药。我说你,受了伤就不能安静地养着吗,干嘛老是管我。”

    “我这是关心你,好歹我们现在也算患难之交了吧。”

    向夏天停下手中的活,撸起袖子,不悦道:“谁和你是患难之交!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下山了!至于现在被困在这儿嘛…你的关心我心领了啊,麻烦你能不能躺下静养。我看你这个样子,野兽盗匪都敌不过你,都会被你烦得不行,早知道就把你丢下了…”

    男子勾着嘴角笑着道:“你这是说自己是野兽盗匪吗?”

    向夏天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又钻空子调侃自己!向夏天咬牙切齿道,心里默念忍住,不和他一般见识。

    安静了好一会儿,男子又是开口道:“唉,你陪我说说话罢,我无聊得紧。你这炼得药是要给我喝的吗?”

    “自恋。我这炼得药是要归还给别人的。”

    “难得,我还没听过有还药的。”

    向夏天斜昵了眼,不答话。

    “是你得了病?”男子开口询问道。

    “我…哥哥得了病。”

    “那你这药是要还给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

    男子轻轻笑出声,“那倒未必。”

    向夏天饶有兴趣地瞥了眼男子,说道:“我要归还给一位将军,难不成你认识什么将军?”

    “我…我也是个从军的,说不定还真认得,说不定他正是我家将军。你可知那将军叫什么?”

    向夏天摇摇头,她只记得那将军的样貌,和他约定了明日在营外见。

    “真看不出来,你也是个从军的。我还以为你是哪家游手好闲的子弟。”

    男子表示抗议地望着向夏天。

    许是漫漫长夜太过寂寥,男子到底也不坏,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

    男子见向夏天打了打哈欠,眼睛红得和只小兔子一样。挪到她身旁去,关切地开口道:“我看你也累了,我帮你吧。这药应该也快煎好了吧。”

    向夏天确实困得紧,忙碌了一整天。听男子这么一说,倒也不客气:“也不枉我照顾了你,那就辛苦你了帮我看着点药。”

    向夏天将煎药的最后几步事宜嘱咐给男子,倒在一旁的稻草堆上就沉沉睡去。男子轻轻地替向夏天披上披风,见有几丝秀发散落在额前,伸出手将几缕发丝拨弄开。

    静静地盯着她的睡颜,用‘动如脱兔,静如处子’来形容她最贴切不过。醒着的时候活脱野蛮得可爱,睡着的时候恬静而又美好。他好像很多年都没有这样享受过一个夜晚,与世隔绝,恍如隔世,天上月,山中洞,眼前人,安稳静谧,让他怡然自得的很。只希望这个夜晚过得慢一点儿,再慢一点儿。

    一时间想出了神,没有注意到药已快熬干,散发着怪味。男子赶忙将火扑灭,捏着鼻子。拿出一个瓷**,将药装盛好,再将瓷**放入向夏天的袖中。

    …

    天才蒙蒙亮,不知男子是一夜没睡,还是醒的太早。出洞呼吸了会儿新鲜空气,空山新雨后,空气格外清新,还能清晰地听见雨滴落在水洼里的声响。远远地,就瞧见一大队人马,似是在搜寻着什么。男子皱了皱眉,上前对那大队人马的领头儿说了些话。

    洞穴外水滴的声音,扰醒了酣睡中的向夏天。向夏天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见一名男子端坐在自己眼前,脸上虽有几道伤痕,却能看出是个五官精致,很有气质的男子,有几分放荡不羁,又有几分风流倜傥。向夏天一时间竟还没认出他,昨天他脸上又是灰尘又是血迹的,加上天黑,她都没能仔细看清男子的相貌。

    男子见向夏天怔住了好一会儿,嘴角勾着笑容得意地说道:“怎么?被我给迷倒了吗?”

    向夏天甩给他一记大白眼,美则美,但是她又不是没有见识过美男子。她成天都能见到赵云,对长得好看的男子已经有些不感冒了。话说,这古代的男子有些长得真的很精美呢。

    向夏天走出洞外伸展了下腰身,活动了下筋骨。男子走出洞外,和她并肩站着。

    “你的脚应该好点了,你都能走动了。”向夏天瞥了眼男子,慵懒地说道。

    男子点点头,应出声:“嗯,好多了。你还挺厉害的嘛。”

    向夏天得意地笑着,男子瞥着她,也跟着笑。他们俩就这样微笑站着,站在山高处,这副画面直到很多年后依然会记起,也是心里一直所想所期盼的啊。

    “诶,是…我哥哥。我哥哥来寻我了。”向夏天开心得呼出声,指着走在山路上披着银袍驾着白马的赵云。

    男子挑挑眉,闷声道:“你要走啦。”

    “嗯!我一晚上没回去,我哥哥肯定担心坏了。我让我哥哥带你一起走吧。”向夏天出声道。

    “不必了。我腿脚还是有些不方便,骑不了马。你先走吧,我的弟兄们等等应该也会寻来。”男子挥了挥衣袖。

    向夏天思索了会儿,瞧了瞧他受伤的脚。想想也是,他才受伤还没恢复,若贸然骑马难保不会加重脚伤。

    “诶,不然这样。我先跟着我哥哥下山去,待我下了山再让我哥哥派人上山来接你,将你送回去。”

    男子有些低落地说道:“嗯,也好。不过说不定到时候我已经被我的弟兄们接下山了。”

    向夏天咧起嘴笑着:“那最好不过了。那,我就先走啦。”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下山去和赵云汇合了,想她失踪了一天一夜,肯定又让他担心着急坏了。

    向夏天小跑了几步,突然又被男子唤住:“等一等!这个,你拿着。”

    说着,男子从腰带上取下一块玉佩递给向夏天。又接着道:“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以后你若有难,便带着这块玉佩来寻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向夏天瞧这块玉佩碧绿通透,想来定是块美玉。玉上还映有图腾,用一根结好的绳系着。

    “不用了,这块玉佩太贵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你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我们有缘再会。”说完,向夏天就欲转身离去。

    却被男子一把抓住手腕,语气强硬地说道:“让你收下,你就收下。”然后将玉佩塞在向夏天手里,紧握住。

    向夏天有些愣住,见他态度坚定,无奈收下,问道:“好吧,那我收下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顿了会儿:“我叫苜两。”

    “苜两?好奇怪的名字,怎么写的?”向夏天蹙着眉,疑惑地问道。

    “苜蓿花的苜,两个的两。”

    “好,我记住了!我走了!”向夏天挥着手,晃了晃手中的玉佩,灿烂地笑着道。

    男子大声问道:“你又叫什么名字?”

    向夏天边跑边回头呼喊道:“向夏天。”

    男子看着向夏天远去的背影,眼里透露着不舍,嘴里不停地呢喃着:“向夏天…”

    又摊开手掌,望了望,手心里还留有她的余温,念道:“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

    向夏天,我们一定有缘,并且再会。

    男子在高处望着向夏天和赵云相偕离去的背影,直到再望不见二人,心里眼中也不知是何滋味。他的手下们则有序地站在后面,等男子一声令下:“走吧。”

    朝着反方向下了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