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四十五章 曹操相助,他的心事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嵇风二人也蹲下身,扶住向夏天的身子,哽咽地开口道:“仙姑,仙姑…振作点…别这样…”

    向夏天泪眼朦胧,头发丝也散乱着,虽小脸涨红,但还是难掩憔悴神色。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过了好几个时辰。不知是不是错觉,这天看上去怎么都那么阴郁。

    向夏天跪坐在地上,眼神透露着绝望痛苦,望着赵云,似是没力气再喊再挣扎了。待二人放松警惕了些,向夏天猛地一个发力,起身向着赵云扑去。

    隔着段距离就望见赵云的银袍上,染了一大片血迹。向夏天倒在赵云身上,替赵云挡着,感觉到衣物上带着的湿意,不知是汗浸湿的,还是血染湿的。伸手摸了摸赵云的额头,轻声唤道:“子龙…”

    下一秒,一个重重的板子就落在向夏天身上。向夏天疼得呻吟出声,但仍是紧紧地将赵云护住。赵云似是察觉,使劲全身的力气想要将向夏天推开。

    向夏天一把抓住赵云的手,紧紧地握着。想说些什么,但却说不出口,只是痛苦地喊出声:“啊…”

    待二人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将向夏天护住,再愤怒地一把将关靖推开:“够了!已经有五十大板了!”

    关靖不善地瞪了瞪眼前的这几人,好像还不解气似的。生气地将板子甩在地上,还不忘讥讽道:“没想到个个都是忠心的主儿,切!罢了,反正我的手也酸了。走吧。”

    待关靖走后,向夏天忙从赵云身上起来,却因用力过猛,背上的伤口疼得让她倒吸一口凉气,“嘶…”。向夏天替赵云把了把脉,脉象虚弱,气息不稳。亏得是赵云,若是换作寻常人,挨了这五十大板,只怕早就去见阎王了。

    只是情况也不容乐观,向夏天忙对二人吩咐道:“快,搭把手,将子龙抬去帐内!我去请军医,尽快给他疗伤上药!”

    “好!”二人应完声便赶紧行动起来。

    …

    “主公,最近为何频频拜访公孙大人?”曹仁出声问道。

    曹操漫不经心地答道:“有什么问题吗?”

    “主公,我知道你爱才惜才。所以不应该去拜访下那第十九镇诸侯的三位壮士吗?”曹仁不解地问道。

    “唔…曹仁,你真是越来越得我心了。待拜访完公孙兄,咱就去看望下刘备他们。”曹操笑了笑,拍了拍曹仁的肩膀。

    突然,远远地望见一个正在奔跑的人。是她。这么巧,又遇上了。

    只是见她神色迷茫,眼睛红红,薄唇微启,发生了何事?

    曹操忙将曹仁拉上前来,指了指向夏天,命令道:“快去问问什么情况。”

    曹仁倒是一眼就认出了向夏天,上次跟随主公来拜访时,那个被主公赏识的小子。

    曹操在原地等待,目光紧锁着正在和曹仁交谈的向夏天。看她的样子哭过,受了什么委屈哭成这样。脸也皱巴巴,一副苦相。想着,内心也有些闷闷。

    待曹仁回来,曹操忙开口道:“快说!”

    曹仁抱了抱拳行礼道:“禀主公,那小兄弟的将军被公孙大人责罚,挨了不少板子。因为是公孙大人下得命令,而且和那关靖将军有关系,这营内的军医都不敢前去替他家将军疗伤,又求不得药,所以急成那样。”

    曹操皱着眉,背着手,思索着。是为了那个叫赵云的将军,他早就注意过赵云,生得俊朗英气,倒挺有将军相。她就是为了赵云又是哭又是着急的。

    想着,脸色不禁有些难看黑沉。但是瞥了眼她,泪眼汪汪,流着鼻涕抽泣着。罢了,他可不喜欢看到她这副脏惨兮兮的模样。

    “你去,把药给她送去,多拣些好的药。军医咱好像没带着,也罢,她会医术的。快去。”曹操又拍了拍曹仁的胸脯,吩咐着。

    “是!”

    等曹仁将药送给向夏天后,再快步追赶上曹操。

    “送好了。”曹操回头瞥了眼曹仁。

    “嗯,送好了。那小兄弟人还挺不错,挺客气的。他说他会炼药,等炼好药再归还。”

    “她说要还,你就收下罢。”

    “诶,好嘞。” 曹仁说着,但又有些欲言又止。

    曹操见他这般,盯着他示意说着:“你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主公,我只是有些同情那个小兄弟。”曹仁抱拳答道。

    曹操听他这样说,倒生出点兴致,想听他继续说:“为何?”

    “上次主公也点拨了我一二,我只是觉得那个小兄弟挺有本领的,但是他和他的将军好像都不太受待见。”曹仁抿了抿嘴,叹了叹气。

    “你是英雄相惜。公孙兄年事大了,头脑糊涂,不能明辨是非,任由奸佞歹人掌权当道。”

    曹仁点点头表示赞同,再接着道:“既如此,那个小兄弟在公孙大人这里不得志不如意,主公又于他有恩,不如趁热打铁,将那个小兄弟给召来。想必那小兄弟也很乐得。”

    “唔…总得问过公孙兄不是?”曹操想着,其实心里也有此打算。

    …

    营帐内,忙得焦头烂额。

    向夏天开始都不知怎得下手,背上一片血肉模糊,纹路触碰之处皆是伤。向夏天小心翼翼地替赵云清洗处理着伤口,期间又是憋气又是哈气地不让自己再流泪。纵使向夏天万般小心仔细,昏迷中的赵云仍是痛的嘶出声,想后退闪躲着。

    “子龙,别动,得赶快给你清理完伤口上药…”向夏天轻声安抚道。

    良久,在嵇风卫义的协助下,向夏天才清理好伤口。接着便是上药,一打开药**,向夏天识其气味就知此药的珍贵难得,实乃良药。背上的伤,都是向夏天亲自动手上药包扎。还有些较为隐蔽的伤口,则由嵇风卫义代劳。

    不知过了多久,天也黑了,向夏天在给赵云擦拭着身子。当擦到手时,赵云的大掌将其小手握住。向夏天微微怔了下,浅笑了笑,坐在他旁边,回握住。

    “子龙,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向夏天握着赵云的手,贴着脸,似是说给昏睡中的赵云听,又似是喃喃自语。但是她没察觉到说这话时,赵云的眉头皱了皱。

    “如果我没让你一起跟来,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可是…”可是她若不跟来,也不知今日的温酒斩华雄那一幕会不会发生。也许会吧,看那朝堂上的曹操今日也为他们站出来说话,说不定也会有和曹操一样赏识他们的豪杰推波助澜;亦或是不会,那她是否真的会万劫不复…

    这个她不得而知,她只知瞧见眼前的人为她受此重伤,这难受痛苦的滋味也许不比万劫不复来得轻松痛快。

    “如果当初我没劝你择公孙瓒…”想着,向夏天可笑地摇了摇头。当初赵云和她提及此事,天眼给她的反应,应是预示她。想来历史上的赵云应当择公孙瓒,真是人一旦悲伤过度,不知会说些什么浑话。

    发呆了好一会儿,向夏天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碰了碰赵云的脸庞。见他昏睡中都皱着个眉头,不知是否伤口太痛的缘故。向夏天将其眉头抚平,替他盖好被子。

    …

    关靖听闻有诸侯向公孙瓒开口要赵云和他的手下,气得摔这儿摔那的。若是换作以前,公孙瓒对赵云还较为信任欣赏的情况下,他欢喜还来不及,巴不得赵云赶紧走人;只是现在不比之前,现在他不仅不用忌惮赵云会威胁到他的地位,而且凭现在公孙瓒对赵云的态度,他还能时不时地肆虐欺辱赵云一番,以泄心头之恨。

    只是竟不知是哪个诸侯坏了他的如意算盘,他绝不能让公孙瓒就此放掉赵云。若是以后赵云在他人麾下建立下军功,指不定哪日他们就在战场上交锋;待赵云发展壮大了势力,也难保他不会伺机报复自己。

    于是,关靖又在公孙瓒耳边吹了些风。公孙瓒不仅没答应放人,还派人严加看守赵云,关了他包括他军队的禁闭。

    翌日。

    赵云醒来,睁开双眼,望见趴在床沿边睡着的向夏天。正欲起身,将她盖好被褥,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身上带着的伤,痛得嘶哑咧嘴。

    这会儿的动静,向夏天已睁着惺忪的睡眼,见赵云坐起身,忙将他扶躺下:“你快躺好,别乱动!轻点,小心别碰到了伤口。你有什么事叫我就好了,干什么乱动,都不会觉得痛的嘛…”

    向夏天嘟囔着个小嘴,埋怨道。

    “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向夏天关切地问道。

    赵云点点头应着声:“嗯。”

    随即,向夏天转过身去,倒水试了试温,怕烫着还不忘吹了吹。赵云躺着,望着向夏天的背影。印象中,除了嫂嫂,好像只有被她这么细心地照顾着。又望了望投射进帐内的几缕阳光,光看着就觉得很温暖。一时间,竟看出了神,想出了神。

    “呐,想什么呢?”向夏天将水杯递给赵云,再将赵云微微扶起身。

    “没有。”

    见赵云一饮而尽,看样子渴得不轻,估摸着还没喝够。向夏天接过水杯,欲起身再给他倒杯。

    下一秒,赵云抓住向夏天的手,两人对视着,都怔住了好一会儿。向夏天有些紧张,手心冒着汗,问道:“怎…怎么了?”

    只见赵云微微启着薄唇,缓缓道:“不想再让你处于水深火热中,如果继续留在这儿,而我,总有一天,也会没办法保护你,保护弟兄们。我会想办法。”

    向夏天呆住,就这样静静地望着他。时间仿佛静止了,也无风吹草动声。阳光裁剪着他们的影子,又将二人的眼眸照得格外明亮清晰。像一副画,一副有情感的美好的画。想你我都懂,相顾无言,心里应是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