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四十四章 赵云受罚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二人又忙将向夏天拉住,仰天长叹。他们俩又岂不知,贾义和王军医二人的到来意味着什么。只是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照着将军的吩咐做。如果再让仙姑搅和进去,一场大战是避免不了的。

    “仙姑,你冷静些,你不是答应了我不冲动的嘛…”嵇风使了吃奶的力气拖住向夏天。

    向夏天咬牙切齿道:“我何时答应过你了?你们若再不让我进去,赵子龙他指不定要被那三人的唇枪利剑中伤!”

    三人拉锯博弈了好一会儿。过了不久,只听见一阵脚步声。

    他们出来了?!

    向夏天抬头就望见赵云率先走出来,见其锁着眉,面色隐约有些难看。只是当赵云望见她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子龙…你看起来似乎不太好。”向夏天担忧地出声道。

    “将军…”二人也唤出声。

    赵云轻声回道:“我无事,你们莫要多心。”

    随后,关靖率着卫义和王军医出来,三人谈笑风生。瞥见在营外等待的三人,神色更是变得好不得意。

    关靖洋洋惬意地对赵云说道:“走吧。”

    走?!走去哪?!

    三人一头雾水,但是见赵云跟着关靖走,也紧跟上去。

    走了段距离后,赵云又停驻,回头对三人吩咐道:“你们三个,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向夏天疑惑地问出声:“你有什么事要和他一起处理?公孙瓒有没有责备你?你有没有事?”

    问着的同时指着关靖,关靖似是察觉到了赵云停下的脚步,也跟着折回来,嘴角挂着笑意:“你们三个就跟着我们,看接下来的好戏吧。呵。”

    三人不明所以,向夏天更是深觉奇怪,再度迫切地问着赵云:“他说得什么好戏?!”

    赵云抿了抿嘴,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说着:“没事。总之,你们先回去。”

    向夏天见赵云这副模样,便知道他一定是有什么事隐瞒着。向夏天怎能依他,语气坚定地说道:“我不回去!我要跟着你,不能让你被他们欺负了!”

    赵云蹙着眉,扶了扶额,叹了叹气对嵇风卫义二人吩咐着:“你们两个,把她带回去。”

    嵇风二人也摸不着头脑,担忧地开口:“将军,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同时,背后传来关靖的催促声。

    “一切等我回去再说,你们莫要再跟来。”说完,赵云便转过身跟上前去。

    向夏天紧跟上去,嵇风卫义自然也没落下。向夏天望着赵云的背影,披着银袍,有些落寞。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他明明就有事,为什么不说。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刑场。刑场寸草不生,一片寂寥。

    来这里做什么?!三人唏嘘着。

    “请吧。”说着,关靖对赵云比了个请的手势。

    向夏天按捺不住,上前问道:“请什么?!关靖,你究竟要干什么?”

    关靖大笑了声,勾着嘴角开口答道:“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好将军,替你承担了下所有罪责呢。可真是主仆情深啊,这足足五十大板下去,不死也残了吧。哈哈哈…”

    “什么?你说什么?”向夏天不可置信地望着关靖,脑袋突然一沉,脚下也有些放空。

    向夏天望向赵云,赵云只瞥了眼她,便背过去。在其身后的,则是几个手下在搬凳拿板。

    向夏天攥紧着双拳,只觉胸口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强迫自己冷静地质问道关靖:“我竟不知,我犯了何罪,你们又给我定了何罪,要我家将军替我挨这五十大板?”

    关靖不屑地笑了声,轻蔑地说道:“你犯得罪还少吗?你多次对本将军、贾大人、王军医言语上不敬,多次以下犯上,目无法令,胡作非为,几次蓄意伤了本将军不说,今日在朝堂上又对本将军出言不逊!污蔑败坏本将军的名声!赵云教出来这么好个手下,他自然也脱不了干系!将你们主仆所犯的数罪并罚,不过才区区五十大板,真是便宜你们了。呵,还是公孙大人太过心软,要是我在大人的那个位置,罚你们个一百大板我都嫌不够解气!”

    “你…”向夏天的眼里冒着火光,死死地瞪着关靖,眼神异常凶狠。

    关靖见向夏天愈是生气,他就愈是得意,冷笑了声,再突然一把揪住向夏天的衣领:“我什么?”

    嵇风卫义见状,忙上前护着向夏天,一把推开关靖,语气不善地凶道:“你干什么?”

    关靖吊儿郎当地摆了摆手,接着道:“呵,小子,不知道我有没有警告过你,敢惹我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如果有,那就是你自己不知好歹,活得不耐烦了;如果没有,那真是不好意思,反正很快你就能见识到,惹我的后果——;也算是让你长个记性,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赵云紧锁着眉,大步上前,与关靖面对面,锋利的眼神直勾勾的逼着关靖。只是这一个眼神,关靖有些吓得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别耽误时间,还有,手脚放干净点。”赵云冷冷道。

    关靖镇住神色,挑挑眉,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哈?莫不是我听错了?都到这个份上了,赵云,你还命令我呢?你可知道,你这五十板子还在我手里握着。我看你是嫌板子还不够多呢?”

    向夏天的眼里迸射着火光,拂了拂衣袖,站直身子,锋利正声道:“关靖,你这种人简直不配活在这世上。今日,你若敢动赵云,我向夏天也必敢为世除害!”“哟呵!好大的口气,小子,本将军是奉了公孙大人的命令,执刑监刑,本将军秉公执法,怎得就不敢动赵云?倒是你,你的嘴巴若再这么叫唤,我就加倍执刑。你大可试试!”关靖嗤之以鼻,不悦地挥了挥衣袖。

    说完,关靖不再理会向夏天,径直走到板凳前。懒散地唤了声赵云:“过来吧。”

    向夏天握紧拳头,咬咬牙,从衣袖中亮出美人扇,一个箭步欲上前挟持住关靖。不料半途中,却被赵云抢先一步拦下。赵云握住向夏天的手腕,将她往自己身旁带。

    “子龙,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你知道那些罪名明明就是他们诬陷的!”向夏天气得小脸涨红,瞪大着眼睛,质问道赵云。

    赵云抿着嘴,云淡风轻地道:“夏天,五十大板还奈何不了我。你快退下,莫要再将事情闹大。”

    “赵云,看你还明事理的份上,待会我就下手轻些。臭小子,你要真敢对我动手,我就治你个造反之罪,命人将你拖下去乱棍打死!到时候赵云就是挨上个一百大板也救不了你!”关靖恶狠狠地对着向夏天凶道。要不是赵云及时将那臭小子拦下,这会儿指不定自己就栽在那臭小子手上。

    向夏天收起美人扇,又从腰间抽出捆仙索,气势汹汹地挥了挥捆仙索,扬起了些尘土,无所畏惧道:“今日,这反我是造定了!”

    “哈哈,好!来人,将这狂妄的小子给我拿下!”随即,关靖便命令道。

    手下正上前几步,就被赵云一声呵下。

    赵云一脸冷峻严肃对向夏天说道:“不要再闹了。快退下!嵇风卫义,你们还楞着干什么?”

    嵇风卫义相视了眼,硬着头皮上前,抓住向夏天的肩,不让她再行动。因为来人是嵇风卫义,她不能贸然出手伤了他们。但是他们两个的力气也不是盖的,紧紧将她控住。

    向夏天生气地出声道:“赵子龙,你…好,你既不让我造反,那我便和你一起挨这板子!”

    说着,向夏天就欲挣脱二人的控制,上前和赵云一起领罚。

    赵云望着她,无奈叹了叹气,对二人吩咐着:“拉住她!”

    他不能由着她胡来,公孙大人对他已有看法芥蒂,且关靖的势力也是他不能比的。她怎么就不能理解,他的隐忍,他的良苦用心,他的无可奈何,都只是想保护好她啊。

    随后转身,走向关靖,将披风利落地甩至一旁,趴在板凳上。

    关靖傲慢得意地望了眼向夏天,慢条斯理地拿起板子,直直地举在头顶上。落下,只听闻一声重响。赵云的额头上瞬时冒出豆大的汗珠,咬紧着下嘴唇,极力隐忍着。

    “不要!”向夏天声嘶力竭地喊着,大力想要挣脱开。

    又是几个板子下去,每一声重响落在向夏天的耳朵里,都显得尤为刺耳;每一声重响都像是针扎在她的手心里,锋利的刀在剐着她的心。

    “放开我!快放开我!不要打了啊…关靖你不是说你会下手轻点!别打了啊…”向夏天拼命嘶吼着,奈何怎样都挣不脱。不知何时,已经哭红了眼,脸上清晰可见的泪痕。

    嵇风卫义二人也将头别过去,抿着嘴,不敢瞧,不敢听。不敢瞧仙姑抓狂的模样,实在令人心疼;不敢听将军受罚的声音,一道道声音也让他们感到极为痛心。

    赵云的脸色惨白,下嘴唇已然被他咬出血,渗着丝丝血珠,眼神开始变得迷离浑浊,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纵使神智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但是耳边听到她的嘶吼叫喊声,他仍在极力强迫自己不能出声。不能出声,让她担心。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向夏天的嗓子已经喊哑,整个人都跪倒在地,想要试图向前扑去。双手朝着赵云的方向,挣扎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