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四十三章 公孙瓒的质问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袁绍脸色凝重,紧皱着眉头,正声问着:“谁敢出战华雄?赏金千两,赠良马百匹!谁敢出战?!”

    各诸侯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无人敢应战,“这…”。曹操见状,冷哼了声。

    过了好一会儿,关羽站出来请命:“马弓手关羽请战华雄。”

    不乏又有几名诸侯出言嘲讽,觉着派一小小马弓手出战华雄,岂不让华雄耻笑?!适时,曹操站出来替关羽说着话,请关羽一试,还替关羽斟上酒壮行。

    温酒的功夫,关羽便提着华雄的首级回到朝堂,令各诸侯都瞠目结舌,另眼相看。由此,袁绍也命人增设第十九镇讨贼兵马,统领将军为刘备。

    …

    营帐内,灯火通明。

    公孙瓒正背着手踱着步,面色不佳,赵云和关靖跪拜着,气氛安静沉重。

    “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赵云,你那个手下怎得如此无礼没规矩,你平时是怎么教你的手下的?!”公孙瓒不悦地质问道,吹胡子瞪眼望着跪拜的二人。

    关靖隐隐笑了笑,随即开口道:“大人,你有所不知,赵云的手下素来都是出了名不讲规矩的。贾义、王军医他们都在赵云的手下吃了不少亏!至于我和赵云之间的纠葛,都是因为赵云他嫉妒我被大人您器重,所以三番两次地借故挑衅我!大人,我关靖跟随了您这么多年,您是最了解我的,我既已得大人信任器重,我又何必去和赵云过不去?今日我在朝堂之上说得都是实话,是赵云的手下含血喷人,污蔑我!”

    赵云冷漠地瞥了眼关靖,再抱拳对公孙瓒解释着:“禀大人,我赵云未曾嫉妒过关靖将军,也不曾做过任何伤天害理,违犯军规的事。我的手下向来爱抱不平,所以今日才会有朝堂上的那番举止言论。大人若要怪罪,便怪罪于我。还望大人明察。”

    公孙瓒见赵云一脸决绝,语气坚定,显得尤为动容。好歹他也是闻名一方的诸侯,察人观色的本领还是有的。这赵云当初是受了常山郡人民的推举而来,百姓的选择总不会有错,而且这赵云满脸英雄气,也实在不像是那种耍卑鄙手段的小人。只是又诚如关靖所说,关靖跟随自己这么多年,自己对他也是恩重如山,加之他又是自己的亲信,会做出伤害自己、对自己不利的事吗?而且他也算是位高权重,实在没必要和赵云过不去。

    关靖见公孙瓒有所动摇,连忙添油加醋地说道:“大人,千万别听信赵云的一面之词,我关靖所言才是句句属实。大人,不信我还有人证物证!”

    公孙瓒听关靖言辞激动,挑挑眉,语气低沉疑惑地问道:“什么人证物证?”

    关靖冷眼瞥了下赵云,抱拳叩头道:“回大人,其中有许多大人不知道的事。我且先从最初讲起,我的手下巡逻时曾发现赵云一帮人和貔貅起过冲突,大人您也知道,貔貅是我地的珍宝,极有灵性。不知怎地,许是赵云和咱地儿八字不合,相克,貔貅也不大欢迎他们;也不知是不是上天的预示…而后赵云的手下触犯军规,贾义秉公执法想要教训下,没想到反被他的手下给数落了一番!还有我上次落马,估计也和他的那帮手下有关!在我落马的前几日,他的手下有去清理马厩,很有可能就是在那会儿做得手脚!还有赵云习武比试时,分明是他自己不当心跌倒,他的手下还冤枉我,说是我捣的鬼!为此还将我射伤,那次受的伤并不是我和大人说得和赵云比试时受的伤,而是他手下故意射伤的我!后来我本想将那顽劣没规矩的手下给撵走,没想到赵云因为区区一个手下,还刺伤了我!导致我现在手脚行动多有不便!我本想息事宁人,不料他们执迷不悟,还妄图抹黑我!大人明鉴,贾义、王军医、巡逻兵都可作证!大人,今日你若不替关靖做主,严惩赵云和他的手下,那么以后像我这样对大人忠心耿耿的人,都要被赵云给打压弄残,都没办法再向大人效力尽忠了!大人,请你千万要为我做主啊!”

    赵云听完关靖的这一席话,胸中的怒火也难抑制住,冰冷地望着关靖。他本以为关靖也受够了教训,想着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他错了,关靖这种人是死不悔改,他已经被权力地位蒙蔽了双眼,毫无人性的善可言。

    公孙瓒先是大吃一惊,眯起个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再是面色涨红,带着清晰可见的怒气,问着关靖:“你说得,可都是真的?!”

    关靖拼命点着头,抱拳激动地说道:“回大人,绝无半句虚言!”

    再接着,公孙瓒不善地打量了下赵云,语气不悦地高声问道:“赵云,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赵云面无波澜,挺直着脊背,行礼答道:“大人,赵云还是那句话,从未做过任何伤天害理、违犯军规的事。没做过的事,赵云绝不会承认!”

    公孙瓒不屑地冷哼了声,“没想到你骨头还挺硬,哼——,传贾义和王军医,再把赵云的那个手下给我抓来!”

    关靖听闻公孙瓒要将向夏天给抓来,心里暗自一沉,连忙阻止道:“大人,赵云的那个手下正是今日在大堂之上诋毁我的人,那人嘴巴厉害的很!特别会狡辩!他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我和贾义、王军医都在这方面吃过不少亏,他说话能把人气死!为了大人的身体着想,我劝大人还是别将那人给抓来!像那种口出狂言,没规没矩的下人,直接乱棍处死,都是便宜了他!”

    赵云一听如此,脸色黑沉,忙对公孙瓒说道:“大人,不关我手下的事!”

    公孙瓒生气地指着赵云说道:“不关你手下的事,那就是关你的事了!待我传召了贾义和王军医,便能知道关靖所言究竟是否确凿,还是空穴来风!”

    …

    向夏天一听说公孙瓒传唤了赵云和关靖二人去问话,忙向着大营跑去。一路上都忐忑不安,担心得紧。依赵云的个性,多半会吃哑巴亏。

    才至大营,就瞧见嵇风、卫义二人也守候在外。

    “嵇风,卫义!”向夏天向着二人招了招手,跑至二人跟前。

    二人脸色不佳,见向夏天来了,脸色更为凝重。低声道:“仙姑…你怎么来了?”

    向夏天喘了喘气,叉着腰道:“我这不是听说了公孙瓒传召了子龙,心里担心就过来看看状况。你们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吗?”

    嵇风卫义对视了眼,有些为难纠结,好像一副不知当不当说的模样。

    向夏天见他俩这样,心里漏了一拍,急切地问道:“你们是不是知道?!你们快说啊!”

    嵇风苦着脸,皱着眉,将向夏天拉至一旁轻声说道:“仙姑,你先别急嘛。跟你说可以,但是你千万不能有什么行为动作!”

    向夏天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你先说!”

    嵇风哎呀了声,沉闷着道:“刚刚我和卫义听见公孙大人喊将军的名字,声音特别大,听上去特别生气!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也担心着呢…”

    向夏天听着,面色逐渐阴沉,想必又是关靖在公孙瓒面前胡说了些什么。赵云性子老实,又不爱辩解,关靖最会搬弄是非做文章了。不行,她得去帮赵云,不能让赵云被诬陷!

    想着,向夏天转身就欲冲进营内,却被嵇风和卫义二人拦下。

    “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拦着我?!”向夏天扭着腰手脚挣扎着,质问着二人。

    二人无奈地解释道:“仙姑,对不住了。我们两个也是奉了将军的命令,将军怕仙姑容易冲动,所以才派了我俩在此看好拦着仙姑。”

    什么话?!可恶的赵云赵子龙,他不知道他这样做,只会让她感到愈发的担心不安吗?!说不定他在里面还一派淡定,她却在外面急得发疯。

    “你们两个,就听将军的,不听我的?!”向夏天挣扎累了,停下,问着二人。

    二人相觑了眼,无奈叹了叹气答道:“平时咱都可以听仙姑的,但是既然将军这样吩咐了,肯定也有将军的道理,咱们就必须得听将军的。仙姑,你冷静下来想一想,一定也能理解将军的用心。”

    向夏天冷哼了声以表不满,这有哪门子的道理?!他怎么也不想一想,如果他是为了保护她,不连累她这样做,就算她能逃去罪责,她也会良心难安,愧疚难当。

    嵇风见向夏天不再强烈地挣扎,在思索着什么,赶忙劝抚着:“仙姑,咱都先别太担心,等将军出来再说。”

    既然他俩拦着,她也进不去。眼下,也只有等待。三人一齐站在营外等着。

    不算太长的时间,却让向夏天倍感煎熬。时不时踱着步,嘴里还碎碎念。过了片刻,只见公孙瓒的手下领着贾义和王军医来到营帐前。

    向夏天皱着眉,望着来人。这两个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贾义瞥见向夏天,还特意顿了下脚步,眼神得意地回望着向夏天;王军医则比较怂弱,只瞥了眼向夏天便赶忙跟着进营帐。

    这会儿向夏天更是急了眼,又再次想闯入营中:“完了,他们两个进去,肯定没什么好事!你们别再拦着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