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十六章 关靖的试探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本将军只是巡逻到这儿,顺带察看下你们的训练情况。”

    “那,将军请自便。”嵇风抱拳告退,命大伙儿继续训练。

    向夏天在练习弓箭的同时,不知为何总觉得关靖在背后打量着自己,感觉有些毛毛的。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向夏天冷不丁想起张鲁那个怪道士。向夏天因有些分心,射出的箭只中了外圈,无意中瞥到关靖皱着个眉。

    突然,只听闻一声“哎唷”。关靖因腿伤还没痊愈,险些站不稳倒地。向夏天轻蹙着眉,不知这关靖究竟想搞什么鬼。

    “本将军听说你们中有个会点医术的,我现在脚疼得紧,让他出来帮我看看。”关靖脸上作出一副痛苦状。

    果然是冲她来的吧。想必也是因为赵云受伤泄露出了自己会医术。

    “仙姑,你要不要去帮忙看下…”嵇风轻声提问着。

    向夏天点点头应下来。帮他看下也无可厚非,反正也藏不住了。如果不帮他看,谁晓得他又会怎样做文章。

    向夏天上前替关靖察看着,帮关靖揉了揉穴位,缓解了些疼痛感。

    “唉,还真管用,脚好像不痛了。你叫什么名字?”关靖开始套起近乎。

    他问她就答,面无波澜地继续帮他按着穴位。

    “你会医术?”

    “会一点。”

    “和谁学的?”

    “跟着村里的郎中学会了一些治脚伤的。”

    “本将军欣赏你,不知你可愿跟随本将军?跟随了将军我,保你升官加俸,待我在大ren mian前替你美言几句,你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哪…”

    他想收服她?原来这就是他来的目的。

    “在下惶恐,承受不起将军的欣赏器重。在下只是会一点小小的医术,不足挂齿,恐要让将军失望了。”向夏天不卑不亢地回应道。

    关靖自然听出了向夏天话里的意思,既然他不领情,拒绝跟随他,那么他得不到的,也不允许别人得到。

    “你既医术只会些皮毛,本将军看你方才射箭也不大厉害,那不知要你这样的来参军有何用?”关靖立马换了副嘴脸,语气十足地嘲讽,脸上也挂着阴笑。

    向夏天顿住,站起身,淡淡地回着:“将军说笑了,我既不归属关靖将军,况且我家将军也没嫌弃我,怎能说我一点用没有呢?”

    “听闻你一张嘴皮子厉害,这点倒没让本将军失望。不过本将军向来不喜欢和别人多做无用的口舌之争。但是你要明白,本将军可以找一千种理由轻而易举地将你给办了,只要本将军想。”关靖勾着笑,有几分得意,有几分阴险。

    向夏天皱着眉,不解地望向他。又是一个想办她的,她招谁惹谁了?

    “这样吧。你若是在医术或功夫上的表现能得到本将军的认可,本将军便留你继续在这营中。不然…我想公孙大人也不希望看到无用之人继续留在军中,久而久之,这群起效仿的越来越多,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跟着来参军,岂不是有损大人的威名和战力?”

    “不知怎样表现才算得到关靖将军的认可?”向夏天轻挑着眉问道。

    “很简单。你先和我府上的郎中进行下比试,看谁的医术更为高明。你若赢得了他,便能得到我的认可。”说着,从关靖的身后站出来个人,想必就是那郎中。看这郎中贼眉鼠眼的,也不像是什么好人。

    不知何时,窜出来名大汉。大汉身长八尺有余,身材魁梧,手握条长蛇。蛇被大汉有力的手掌紧锁住,隐约能看清蛇的獠牙,看这蛇的花纹,应该是条毒蛇。是什么毒蛇,不得而知。

    …

    “这公孙兄的地,雨就是要比咱们那儿多些。”一名长相俊美的男子启着薄唇,对着身旁的贴身护卫说着。细雨将男子如墨的长发微微淋湿,更添邪魅之感。

    “是啊。”身旁的人附和着。

    “可没把我给公孙兄带的礼给淋坏了吧?”男子边走边问。

    “没有,主公您就放心吧。”

    适时,这二人路过军地。被关靖和向夏天的一番对峙声吸引了注意,男子停住脚步,勾起了抹邪笑,“好像有点意思。”

    …

    突然间,那名手握长蛇的大汉一把将其中的一个弟兄按住,再松开手,让长蛇得以解脱,咬上了那名弟兄!大汉再迅速将蛇重新掌掴住,以同样的戏码动作,将关靖的一名手下也给咬伤!

    被蛇咬伤的二人立马毒性发作,全身开始抽搐。脸上尽显痛苦神色,额头上布满细珠,嘴唇发紫,奇痛难忍地吟出声。

    “本将军已经给你们备好了药材,你们谁先能够炼出解药救人,就算谁获胜。开始吧,他们的时间好像不会很多哦…”说完,关靖的手下便将已经生好火的药炉,还有一些药材端上来。

    向夏天在心中暗骂关靖‘无耻’,关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想试探她的医术和功夫。看他准备得如此周全,恐怕又是一场难打的仗吧?眼下输赢倒无所谓,一定要将被咬伤的弟兄救下。

    只是该怎么救,得想个万全之策。如果她贸然展现出锋芒,恐又招得杀生之祸。上次算计她的黄巾军张燕、张鲁就是最好的例子教训。可是如果她不赢下一场,关靖又有借口不留她。向夏天扶了扶额,真是难哪。

    另一边的郎中已经开始行动,捡拾着药材。向夏天瞥见郎中拾得半边莲、白茅根,也学着郎中捡同样的药,一来不会暴露自己的医术,二来郎中捡的药确实都是解蛇毒需要用到的药材。郎中再捡青木香、生大黄,向夏天也照着做。最后再捡黄连、川贝。

    等捡好药材,郎中再开始配着药材比例。向夏天的眼力劲儿好,一下子就能瞧出其中比例,还不忘得意洋洋地对郎中使了个眼色儿。反正这关靖也没规定不许模仿借鉴,她就紧跟郎中的制药步骤走。既能炼得解药救弟兄,又能保全自己。

    关靖黑着个脸,紧皱着眉头,好像形势没按照他预期的发展。咳了几声,郎中借故中途离开了会儿。

    待郎中再回来时,药已经煎熬得起泡沸腾。只见郎中又拿起一味药材加进去,向夏天的心顿时凉了大半截。

    因为郎中加的药是雪莲,青木香忌虚寒者。雪莲性寒,加入雪莲会抵消青木香的功效,除非再增一补气血的良药!

    向夏天开始犹豫不决,她若不跟着郎中加雪莲,必会被其识破自己懂医术;她若跟着,这解药就会失了疗效。

    向夏天的额间出着细汗,不知是被煎药的热气蒸的,还是内心的焦灼导致的。关靖看着向夏天为难的表现,嘴角逐渐上扬。可是下一秒就顿住了,原来向夏天也跟着郎中加入了雪莲。难道他是真不懂医术?

    向夏天长吁一口气,稳住心态,她就和他们赌。她不信他们也会将自己的同伴置之死地而不顾。

    眼尖的向夏天发现郎中从衣袖中又悄悄加入了芍药,芍药补气血可解雪莲的寒气。果不出她所料!可是如果她出来指认郎中私藏药材,又有谁能为她做主呢?关靖肯定不会理会,唯一能为她做主的赵云此刻也不在身边。况且这芍药一会儿的功夫,就煎入药了,仅存的证据也消失匿迹了。

    救人命还是要紧,向夏天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忙去药材中挑选着。可是她发现,她的药材里没有芍药!不仅没有芍药,补气血的药材也统统不见了!懂医术的人对药材都是十分敏感的,一眼就能瞧出哪些药材少了。他居然和她玩阴得,她又不能去和他理论对峙…这可如何是好?

    二人同时将煎好的药盛在碗里,郎中傲慢地站出来说着:“我先来。”

    将煎好的药让被咬伤的同伴服下,过一会儿便有了起效。

    “真厉害啊…”有些士兵窃窃议论着。

    “该轮到你了。”郎中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对向夏天说着。

    向夏天紧张得手心都出汗,端着药,艰难地迈开步子。突然,向夏天急中生智,佯作脚崴,不小心跌倒,将盛着药的碗摔碎。再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朝着药炉扑去,药炉也应声摔碎。

    向夏天不可置信地望着地上她制造的残局,瞬间红了眼,哭出声。跑向被咬伤的弟兄,紧紧地揽住他,声嘶力竭地表演着:“天哪,我的好兄弟,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你可千万不能死啊…”

    关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有些懵,一时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向夏天随即在扑向关靖,紧紧地抓住他的腿,卖力地嘶吼着:“将军,求求你,救救我的兄弟。他若死了,我也绝不会苟活!都是我连累了他!都是我害他丧失了性命!将军,你要是看我不顺眼,你就惩罚我好了!为什么要害我的兄弟!那可是条人命哪…将军,你怎得如此狠心,视人命为草芥!”

    说着的同时,向夏天还捶足顿胸,哭得眼泪鼻涕大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