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三十三章 擂台生死战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你嚷嚷什么,你家主子还没发话,轮得到你说话吗?!大家同样护主心切,你有什么资格教训别人?!”向夏天站出来替嵇风说着话。赵云受伤,俨然一副当家的姿态。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数落我关靖的下人?!是你们家将军自己不小心,不过在擂台上比个试,也能跌倒摔伤!竟还能怪到我头上,传出来也不怕被人笑话。我看,你们家将军真本事是没有,只不过会笼络点人心罢,你们啊,跟着他也不会有什么出路的。”关靖勾着嘴角,讥笑着。

    向夏天哼了声,冷笑着道:“跟着我家将军没出路,难道跟着将军你就能出人头地吗?!我看将军你自恃狂妄,霸道横行,眼里容不得其他人比你好比你强,跟着你也只有被打压的份儿吧。可笑!我家将军武功盖世,这世上都无几人能与之相比,定是你在这擂台上做了手脚!”

    关靖被向夏天这么一说,脸色霎时变得阴郁凶狠。语气更加不悦:“小子,想死也别挑今天,本将军今天可没工夫修理人。你家将军既武功盖世,小小擂台都能让他摔成这样?也难怪。毕竟是从穷乡里来得,没见过什么世面,随随便便都敢称盖世。”

    “关靖将军若是质疑我家将军的实力,不妨也去擂台上比试一遭,让大家瞧瞧,这擂台究竟是否有鬼?”向夏天正声说道。

    “你一个下人还敢向关将军提要求?”关靖身旁的近侍又出来打抱不平。

    如果关靖拒绝了她的请求,那就说明擂台真的有鬼。她想,关靖一定会拒绝罢。

    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关靖居然应允了:“本将军也不想与你这等下人多做口舌之争,我看你们也只会逞逞嘴能,真本事嘛,和你们家将军一样,没有。不过,既然你们都怀疑这擂台有什么问题,本将军就应了你们的要求。也算是还本将军一个清白,若是丢了你家将军的脸面,可别再怪到本将军头上!”

    “好!关靖将军,请。”向夏天微皱着眉。与她预想的不一样,为什么关靖敢应下来?

    “我就不和你们的人比试了,不然本将军动一动手指,就——没命了。”关靖嘲讽着。

    随即,关靖派了名肌肉发达,身材壮实的手下,和他比试。

    二人走上擂台,手下对关靖抱了抱拳,行了个礼。

    关靖阴险地笑了笑,对手下说着:“可别留余力,让他们见识见识。”

    “是!”

    比试开始。二人都没采用径直的路线发起进攻,而是另取弯径。二人越来越近,在约莫相隔一米的距离停下,开始了番刀光剑影的比拼。偶尔会来个侧空翻,偶尔会来个踢腿,手上的刀剑一直向前发动着进攻。

    向夏天仔细观察着,能看出来关靖的手下并没有放水,的确是拼了力气地在比拼。但是她却发现,纵使二人手上的刀剑拼得多么激烈,脚下的步子却迈得不开。像是被限制在一块地方内,她能感觉到二人的步子被管束着一般。而且很奇怪的是,二人也都会特别注意脚下。

    向夏天更加能够断定,这擂台有猫腻!

    结果是关靖胜了。关靖得意自若地走下台,勾着嘴角,不屑地讥讽道:“废物军队!你们还有什么话说?趁早滚回去种田吧!”关靖的手下也跟着附和。

    向夏天死死地盯着擂台,待他们下台之后,冲到擂台上。她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她要将其中的问题找出。

    向夏天小心翼翼地走上擂台,小步迈着。走了几步后,发现脚下的确无什么异样。开始观察着擂台的地面,好像也没什么不同。因为有些分心,突然感觉脑袋晕了一下,脚下一滑,向夏天也不慎跌倒!

    “哈哈哈…走个路都能跌倒…”关靖的手下哄堂大笑,一片讽刺。

    “你们笑什么笑,快闭嘴!”嵇风带着众兄弟不服气地回呛着。

    向夏天跌坐在地,不可能!一定有问题。就算她刚刚有所分心,但是她的步子迈得极其小心。而且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她听到了擂台地下转动的齿轮声。

    里面存在机关!

    向夏天不管台下谩骂声讥讽声,眉头紧皱地盯着擂台地面。发现这擂台上面居然划分着格子!普通的擂台上为什么要划分格子?!玄机应该就在这格子上!

    适时,关靖又开口说着:“看你家将军这么可怜,这样吧…”

    说着,拍了拍手。几个士兵拿着上好的治跌打损伤的药,以及纱布石膏,走上前来。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只要你们不再跟随赵云,或者等赵云清醒过来,让他请辞归乡,我就派人医治他和你们的弟兄。这伤恐怕不轻吧,若是不及时医治,难保以后不会落下个什么病根成残废,而且你们忍心看着你们的将军和弟兄疼痛难耐吗?”关靖一副势在必得,胸有成竹的模样。

    看来这就是他的目的。不想让赵云留在军中继续发展势力。

    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医治赵云和弟兄们,关靖说得不错。

    “这…如何是好…”卫义嵇风对视了眼,都不知该如何抉择。向着向夏天投去求助的目光,他们的意思是让向夏天做决定。

    “关靖将军,我有话要说。”向夏天站起身,在擂台上居高临下地瞧着关靖。

    “你有什么话,快说!我有时间等你,赵云和你那些受伤的弟兄可没时间等你!”关靖一副不耐烦的神色。

    “好歹你也是名地位崇高的将军,耍如此卑劣小人的手段达到目的,不觉得可耻、对不起自己的身份吗?传出去恐怕对将军你的名声也不大好吧。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哪天若传到公孙大人耳里,怕是也少不了麻烦吧?”向夏天字字珠玑,声音洪亮。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本将军需要你来教训吗?!既然你不领情,那我们走!”关靖作势就欲动身离开。

    “关靖将军,且慢!不如,我们在这擂台上比试一番如何?关将军若赢了,我们就答应关将军的要求,待我家将军清醒,我们就向公孙大人请辞;关将军若输了,还请烦劳关将军替我家将军疗伤,以后和睦相处才是。”向夏天出声阻拦着。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关靖是不会真离去。他大费周章,折腾半天,没达到目的,怎会甘心就此离去。她要做的就是,争取到让关靖替赵云他们疗伤,在不付出代价的前提下。

    关靖挑了挑眉,勾了勾嘴角:“有意思。不过,你们凭什么以为能战胜得了本将军?”

    “试试不就见分晓了。将军好歹也是习武之人,以擂台比试的方式,既能保全将军的名声威望,而且将军也吃不到亏罢?怎么,将军这都要考虑吗?”向夏天挑衅的语气,激将着关靖。下台,正面与关靖对视,气势丝毫不减。

    她为什么要提出擂台比试,一来关靖精明的很,若非对自己有利是绝不会同意;二来她还想从比试中破解机关奥妙,揭开关靖卑鄙下流的手段。

    “哈哈,好!”关靖仰天大笑,答应得倒是爽快。看样子是把握十足。

    向夏天这才舒了口气,放心了下。关靖又紧接着道:“看你的模样身板,走路都走不稳,看样子都不禁打。你们还是换个人罢,别到时又诬我恃强凌弱。”

    “让我来吧。”卫义握紧着双拳,毅然决然地开口说道。

    “不必换人,就由我和你比试。”向夏天忙开口打断。卫义虽功夫不差,但是在擂台上绝对不占优势,功力也发不出来。

    “我来!”“让我来!”嵇风也一副凶态,想要趁机教训关靖,和卫义争辩着。毕竟都是赵云教出来的手下,功夫底子都不差,勇气自然也不会少。

    “都别争了。你们忘记平时都怎么喊我的?!都听我的!”向夏天瞪了眼二人,语气带着不容置疑。二人纵使千不甘万不愿,还是只得听仙姑的。倒不是对仙姑没信心,只是怕这关靖耍阴招,自己皮糙肉厚的倒也没什么,要是仙姑再受伤,他们一定会愧疚难安。但是将军受伤昏迷,凡事都只能听仙姑的,由仙姑领导做主。

    “既然决定由你出战,不如…我们玩点更刺激的?”关靖阴险地笑了笑,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向夏天皱着眉,疑惑地望着关靖。只见关靖启着唇,咬着字说:“擂-台-生-死-战。”

    此话一出,大伙儿都议论纷纷。嘲讽挖苦向夏天的不在少数,但替向夏天抱不平的呼声也高。

    向夏天的心也凉了半截,其实还是挺没底的。但是望了望憔悴昏迷中的赵云,心也不自觉地揪了下。不能再拖下去了,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治他。要战胜关靖倒也不是没有胜算,最关键的是要破解擂台上的机关!

    “仙…夏天,别答应他!”嵇风和卫义都担忧地出着声,其他弟兄们也不服了,抗议者居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