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十七章 瞒我到什么时候?暗处的敌人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向夏天俏皮地吐舌笑着。多亏了这个梦提示着她,也多亏了老天爷也帮他们,有近水和救火。

    如果说她的梦也有预示作用,难不成她也有天眼?准确地说,应该是狗子的天眼转移到她身上?!所以后来狗子发病的症状也转移到向夏天身上。向夏天一时想出了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又好像是冥冥之中命定的缘分。老天仿佛设计安排好了一切。

    “仙姑…咱有几个弟兄被咬伤了…”是那两个知晓向夏天身份的将士。他们低声唤道,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带我去瞧瞧。”向夏天正欲起身。

    “仙姑,我去拿药箱。药箱放嵇风那的,我马上就来!”卫义忙对向夏天说道。

    …

    “好你个卫义,都不等我的?!你知道怎么用药包扎吗?!你可别把咱弟兄给治死了!”远远的就听见嵇风的大嗓门。

    “这是谁啊?!”嵇风只瞧见向夏天的背影,只觉眼生得紧。

    向夏天仔细地为被咬伤的弟兄们清洗伤口,待卫义拿来药箱,将消毒散洒在纱布上,娴熟地替他们包扎着伤口。

    “这几天你们千万要注意,不要让伤口沾到水见到风,身体有什么情况,感到不适,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向夏天叮嘱着。

    “好嘞!”弟兄们连连应着。一些没认出向夏天的,只道是队伍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个人才。一些认出向夏天的,吃惊感慨着,向夏天是他们的福星。在卫义和两弟兄的提醒下,也不再多言,自然也不会多嘴。

    待看清向夏天的模样后,嵇风也是大为吃惊地结巴道:“仙、仙、仙…姑…唔…”

    向夏天赶忙用手将嵇风的嘴巴捂住,“你小点声!不许再喊了!听到没有?!”

    嵇风听话地点点头,眼神示意着向夏天将手拿开。

    “仙姑,你怎么会在这里?!”嵇风睁大着眼睛,好奇地问着。

    “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嘛,你们这些大男人笨手笨脚地……”向夏天含糊地说辞着,她总不能说跟随赵云是别有用心,要改变历史。说出来估计也没人会信。

    “我还以为你是舍不得咱将军呢。”嵇风痞里痞气地说笑道。

    向夏天脸皮薄,被嵇风这么一说,小脸有些微红,“你…休要胡说!小心回去我向嫂嫂告你状。”

    嵇风识相地闭嘴,他们经常受嫂嫂照顾,视嫂嫂为自个儿的亲嫂嫂,对嫂嫂言听计从,不敢悖逆半分。

    说到赵云,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应该不会吧,他武艺那么高强。

    不过向夏天还是忍不住关心问道:“赵子龙,他有没有受伤…?”

    “没有呢。仙姑,你就放心吧。除了这几个,咱大伙儿都没事。说来也奇怪,这些貔貅开始跟发了疯一样的,嘿,那些家伙蛮劲还真大,我都差点被整趴下。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把那些貔貅给赶跑了,咱弟兄还是挺有头脑的!难怪卫义你成天窜来窜去的,将军都说你奇怪,原来你早就知道仙姑跟来了啊!好小子!”

    嵇风不怀好意地笑着打趣道,卫义像是被说中了心事心虚地打着哈哈。

    接下来的一段路还算风平浪静,被咬伤的弟兄们在向夏天的照料下,每天按时换药包扎,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总算,来到了公孙瓒管辖的腹地。也正是迁安乡。

    “仙姑,你不能再瞒下去了。眼看就要到军地了,咱可是要清点人数上报给公孙大人的,还要入军籍。等会凭空多出个人,咱也不好交代啊。”嵇风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向夏天。

    好在大伙儿串通一气,将向夏天的事给瞒下来。

    “我知道啦…”向夏天撅着小嘴,满脸幽怨。

    “那还等什么,我现在就去帮你禀告将军。”嵇风火急火燎地,就欲动身上前。

    “再等一等…唉…”向夏天将嵇风拉住。总得让她想好个说法不是,再设想下赵云的反应,做好心理准备。

    他那么反对她跟着来参军,如果他知道自己偷偷跟来,会很生气吗?别见他战场上意气风发,威风凛凛,素日里却是温润如玉,待人从来都是和颜悦色。也不晓得他生气发怒是什么样子?这种无法预料的事,让向夏天心里特没底。

    嵇风见向夏天皱巴着脸,脸上写满了纠结,急切地嚷嚷着:“我的仙姑祖宗啊!卫义,你倒是帮忙劝劝啊!”

    卫义憨憨地点点头,做出一副认真的模样,语重心长道:“仙姑…”

    向夏天见卫义如此正经,正准备接受一番教育洗脑,谁知话锋一变,“咱还是坦白地告诉将军吧。”

    卫义的眼神里充满真诚,语气诚恳央求着。难道他还敢教训仙姑,说仙姑的不是?

    向夏天白了眼二人,哼哼唧唧地应下来:“好啦。我等等就去和他坦白。”

    毕竟他俩人都是管事的,肩上都负有管理军队的责任。他俩都帮她到这份上了,自然不好再让他们左右为难。

    三人正闷声走着,突然从头顶上传来声音,“不然你还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

    是赵云的声音。

    三人皆心虚的顿住脚步,头也不敢抬。

    向夏天鼓了鼓勇气,尴尬地笑了笑,抬头和赵云四目相对,“没有。正准备和你说,你就来了。嘿嘿…”

    赵云骑着夜照,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向夏天的模样,皱了皱眉。她这小身板在一群人高马大的大男人中,想不引人注目都难。何况,这卫义一路上的行踪都奇怪飘忽的紧,后来连带着嵇风都时不时地往队尾蹭。他倒要看看这队尾有什么吸引人的。

    远远地就瞧见了她的身影。他开始还不太相信确定,不过最近有传言,军中不知何时发现了个人才,既有主意又能干,还将弟兄们的伤治好。不是她,又是谁?!

    没想到她居然一路跟来。他真不知是该生气还是庆幸。不过这三人行中的其他两个,还帮着她隐瞒。想着微微有些不爽。

    随即,赵云掉头就走。快要进军地了,他还得赶回去领头。留下三个人郁闷着。

    公孙瓒也不愧为风头正盛的一方诸侯,偌大的军地,大规模的军营,还有专门的训练场地。士兵训练有素,指挥的人站在将台上点着将,排兵布阵,好不壮观气派。大批的工匠铸造着兵器,还有阅历资深的老军医炼着药。

    弟兄们可算是长了见识,对这儿赞不绝口,仿佛已经能看到前途的一片光辉。

    向夏天却无心观赏,环顾着四周寻找赵云,看样子他好像是生气了,想向他解释道歉一番。跟随他,私心肯定有,而且是大部分。出于公,如果她待在村子里,难保张燕张鲁不会再起杀心,到时又连累村子。赵云不在,凭她一己之力怕是很难护村子周全。

    “仙姑,你在找将军吗?”卫义问着。

    向夏天有些沮丧地点点头,到处都没见着赵云。

    “将军这两天会很忙的,要面见公孙大人和其他将军,还要熟悉这里的事务。仙姑,你先跟着我和嵇风吧。”卫义开口解释着。

    暗处。

    “大人,您看,他们好像都安然无事。”一个眉眼都透露着狡黠的随从说着,还指了指卫义一帮人。

    “该不是你办事不利,出了纰漏?”一个身材魁梧,眼里也透着精明狡诈的将军质问着。

    “大人明察,小的办事何时出过纰漏?依小的看,这次来得可能是个劲旅。”随从严肃地说着,语调也阴沉了几分。

    “哦?!那可得吩咐下去对他们‘客气’点。”将军嘴角上扬几分,阴笑着。

    …

    天色已晚,弟兄们被分配到两个大军营。以后这就是他们的住所了。因为只有将军才有独立军营,所以向夏天也只得随卫义、嵇风一起。二人为照顾向夏天是个姑娘家,将她的床榻安排在角落里,中间还留出个位子。

    向夏天一时间很难适应,军营里充斥着汗臭味,还有连绵起伏的鼾声。向夏天用大被捂着耳朵,将脸蒙住,一会儿的功夫便被闷的大汗淋漓。只觉闷热难受得紧,翻来覆去,怎样都无法入睡。

    向夏天几分郁闷,几分委屈。难道以后她都不能睡安稳觉了吗?!她现在只想出去透透气,呼吸新鲜空气。但是人生地不熟。于是,戳了戳躺得离她最近的卫义。心想着,他要是不醒,她就一个人溜出去了。

    好在卫义还没睡熟,砸吧着嘴,迷糊地睁开眼,“仙姑,你咋还没睡?”

    “我睡不着,想出去透透气。”

    卫义自然是君子作陪。二人悄悄溜出营帐,找了棵隐蔽的大树,靠着,你一句我一句的谈天聊地,渐渐睡了过去。

    待赵云面见完公孙瓒,已是深夜子时。

    赵云轻手轻脚地撩起帘帐,见弟兄们都沉沉睡着。还好,大家好像都还适应。

    只是,怎么没见她人?

    “嵇风,醒醒。”赵云将嵇风摇醒。

    “是将军啊…怎么了?”嵇风揉了揉惺忪朦胧的睡眼,坐起身。

    “夏天和卫义人呢?”赵云蹙着眉头,担忧地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