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失踪与正面会张鲁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次日清晨,一缕暖阳将昏睡中的向夏天唤醒。映入眼帘的是狗子一副睁大双眼好奇关切的模样。

    “夏天姐姐,你终于醒啦!”狗子笑开怀来。

    “我睡了很久吗?对了,其他人还有没有事?”向夏天也觉欢喜,稍用力将狗子抱满怀,真是可爱。

    “也不是很久,就一个晚上。其他人当然没有事啦,夏天姐姐你真的是神仙下凡特地来救我们的吗?”狗子眨巴眨巴眼,好奇地问道。

    “姐姐不是神仙,只是略懂医术!等狗子长大后姐姐也教你,让你拥有一技之长,能够造福四方!”这个时代会舞刀弄枪的人太多,杀戮也太多,将来让狗子学会医术救死扶伤,也是一桩美事。

    “好啊!夏天姐姐,你真好!你最好!”狗子快乐地在向夏天怀中撒娇。

    “诶……”狗子突然疑惑地出声道。

    “怎么啦狗子?”

    “卫义哥哥怎么还不来看夏天姐姐…难道卫义哥哥有什么事?”

    “应该不会吧……”向夏天不由地有些担心。

    说罢,只见一名莽撞的大汉撒着腿往屋里奔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卫义。

    “嘿…卫义哥哥你这次怎么来迟了,刚刚我和夏天姐姐还在说你怎么还没来!现在我把夏天姐姐放心地交给你了!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们玩啦!”果然,小孩子还是玩比较重要。

    “狗子,你…”卫义有些不好意思,无奈地挠了挠后脑勺。

    “仙姑,我有些事耽搁了。将军担心敌人还会调集兵力来进攻,让我去通知邻村的弟兄们集合备战。刚刚才忙好……仙姑,你没事了吧?!不难受了吧?!”卫义正儿八经地解释了一通,还是忍不住关切道。

    “我当然没事了,你不是还喊我仙姑吗!你说的敌人是怎么回事啊?”向夏天好奇地问道,莫非在她昏迷期间发生了些什么?果然她猜的没有错,有人故意下毒。

    卫义讲述得津津乐道,向夏天也听得入迷。

    不久,村民们接踵而至纷纷来关心向夏天。各家还拿着珍贵的补品对向夏天寒嘘温暖,向夏天不好推脱,和村民们谈天聊心了半天。卫义则在一旁照看着向夏天。

    ※

    “不好啦!我家娃不见了!”中年妇女的焦急凄厉的喊声响起。

    “有没有仔细找找啊?是不是到别处去玩了?”

    “莫担心啦,咱家娃和你家娃一起去耍的,咱家娃也还没回家呢!兴许他们是贪玩不想回家。”

    “最近村子这么乱,我实在是担心哪……”

    村民们听闻又纷纷赶去安慰着妇人家。

    王婶见天色已晚,担忧地出声道:“咱家的狗子也和他们家的娃去玩了,天都要暗了,这狗子咋也不回来,急死人了…”

    “婶,不要担心。我们的狗子福气的很。”向夏天出声安慰着。

    “是啊是啊。”卫义帮腔道。

    “找到了!找到了!他们一伙娃都找到了!都在村口!不过……”铁蛋大汉气喘吁吁地跑来和大家报告着。

    “不过什么啊?快说啊!”

    只见那名铁蛋大汉面色凝重道:“他们被那帮山贼劫持了。”

    此话一出,几名中年妇女立马吓得抽泣,哭天喊地。

    “咱家狗子这是造的什么孽……”王婶心痛地啜泣着。

    向夏天连忙安抚着王婶,并问道:“铁蛋,他们有没有提放人的条件?”

    铁蛋脸色再一沉,望向向夏天:“仙姑,要麻烦你走一趟了。”

    向夏天下意识地心脏‘咯噔’一跳,那帮山贼居然将矛头指向自己?难道自己得罪过他们?莫非是破坏了他们的下毒计划伺机报复?可是他们又怎会知道是她解得毒?

    看来只有去了才知道。

    “走吧。”向夏天的步伐有些沉重。

    “仙姑,我和你一起去!”卫义说着便追赶上向夏天的脚步。

    “我也要去!”几名心痛的中年妇女附和着。

    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随行,向夏天于他们有恩,他们自然不愿向夏天只身冒险。

    ※

    一行人来到村口。

    几名山贼小将用长戟将孩子们包围起来。孩子们也是刚勇的很,虽面露惧色,却不吵不闹不卑不亢。但一见着家人来,小孩子心性就出来了。有些哭红了眼,有些想拼命冲出去,奈何都被山贼给制止。

    “狗子!”王叔王婶叫出声。

    “爹爹!娘亲!”狗子强忍着想哭的冲动,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是将军哥哥教会他的。

    “这人的情感,还真是感人。”张鲁挥一挥衣袖,捋一捋胡子。说得漫不经心,却又渗入人心。

    向夏天仔细地打量着他,像是看着魔一样。这个男人看似是仙道之流,却透露着邪气?!她有种直觉——这人和她相克!

    “看够了没?”张鲁像是在自言自语,一双利眼又突然转向向夏天。

    向夏天只觉魔怔了似的,眼睛眨也不眨地和张鲁对视着。

    幸好一旁的卫义发现向夏天的不对劲,及时地唤回向夏天的神智。

    “仙姑,你没事吧?”

    “我…没事了。”向夏天紧蹙着眉头,有些不适道。这人有古怪!

    张鲁听见卫义喊向夏天‘仙姑’,神秘莫测地笑了笑:“你果然有些本事。”

    向夏天不善地望向张鲁,听这人的语气像是调查过自己?

    “我哪里有什么本事?我看你才真正有本事!放了孩子们!”

    “哦?你说我凭什么要放了他们?”张鲁轻轻笑着道,让人看了都觉欠扁。

    “凭什么?!你们不就是冲着我来的吗?何苦要为难孩子。”向夏天给自己鼓劲,气势地与张鲁对峙上。

    “呵。你还真不谦虚,以为自己面子很大嘛…”

    向夏天有些紧张得攥紧双拳。

    张鲁云淡风轻道:“不过…我喜欢听话的孩子。”

    说着,拍了拍身边孩子的脑袋。吓得那孩子哭出声。

    “我明白。”向夏天不示弱地望向张鲁。

    两人心里都和明镜儿似的,无非就是要拿向夏天和这些孩子交换。

    向夏天刚要迈出步伐,便被卫义一把拉回来:“仙姑,你不能去!我不能让你冒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