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解救守候与天公的预判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向夏天勉强还能听清卫义说的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支支吾吾地道:“我…暂时…不要紧…你快带着紫竹…下山去…”

    说着,向夏天使上吃奶的力气将卫义一把推开,然后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卫义不由地有些慌张,内心也十分愧疚!本来说好要保护仙姑的,结果非但没有保护好,还连累了仙姑。仙姑看样子应该没被毒蛇咬到,应该是给自己吸毒血后感染的…再观察了下四周,居然看到成片搬家的蛇头蛇身!仙姑……真的是神通广大!

    生死之交应该也就是这样吧。自己可不能辜负了仙姑!

    卫义收起凌乱的思绪,将向夏天一把抱在肩上。然后一手揽住向夏天,一手拖着紫竹以最快的速度下山去。

    ※

    离山脚下的村庄还有一段距离时,远远地卫义便望见一番打斗。

    原来是山贼中名叫‘张鲁’的道士,居然能瞧出将军等人身中蛇毒。于是山贼头目乘人之危,下令进攻。

    将军与其他将士拼命护佑村民,浴血奋战。丝毫不受毒性影响,与山贼们殊死搏斗。但是敌众我寡,而且将军和将士们的毒还未解……

    卫义气势汹汹地冲下山,嘶吼道:“将军,兄弟们,你们再坚持下!我把邻村的兄弟们全喊来了!他们等会就抄家伙来!”

    将士们一听此话,劲头愈蛮,杀的是愈欢。

    山贼们本就被将士们的气势给逼倒,心里哑然着,真是一群疯子,中了毒战斗力还这么高!听到还有援军,都连忙想着法脱身。

    兵败如山倒,山贼头目——张燕,一声下令撤退。

    “该死!这都没有攻下村庄!”张燕咒骂着,死死地瞪着卫义。

    而那名高深莫测的道士张鲁,则双眼紧紧地盯着向夏天……若不是山贼们都撤军,只怕张鲁还望不够。

    ※

    “将军,你没有事吧?”卫义连忙来到将军身边,关切地问道。

    “没有。”将军才说完,脸色骤变,难受的捂住胸口。刚刚经过一番打斗,只怕这毒性又要活跃起来了。

    将军强忍着,瞥到卫义背着的向夏天:“她……”

    卫义赶忙将向夏天平躺放下:“仙姑为了救我而中毒,好在仙姑已经将解药的方子告诉给我了。将军麻烦你照看下仙姑了!”

    说罢,卫义急忙起身将能干活的村民集合,开始大锅熬制三草汤。

    将军有些痛苦地半跪下,但右手仍紧紧握着银枪,银枪就那么竖立着。

    银枪不倒,骨气不灭,大志不泯。

    将军有些担忧地望着向夏天,这一次是近距离地看她。眉目清秀,灵气动人。

    她…会不会有事?

    应该不会吧。希望不会吧。

    卫义忙活着的同时也不忘注意着将军和向夏天,从远处望着他们。将军就那么默默地半跪在向夏天身旁,守候着她。尽管将军身体有恙,但气势全然不减,反而更让人不敢靠近。

    好一阵子,卫义端着一碗刚出锅的汤药递给将军:“将军,你赶紧喝了吧。”将军小心地接过,吹了吹热气:“不必,我无大碍。”

    然后放下银枪,左手将向夏天的脑袋轻轻托起,再细细地吹了吹烫热的汤药,徐徐地将汤药喂给向夏天。

    卫义在一旁看着,心里也为将军捏把汗。原来舞刀弄枪的将军也会细心悉心照顾人,真是难得一见。

    “将军,我再去给你倒一碗。”卫义接过将军手中的碗,撒开腿就跑去忙活。将军也不愧是身强体壮,居然能撑这么久!将军和仙姑都是神人!

    昏厥中的向夏天还有一丝意识,感觉到有人在给她喂药。好像不是卫义…

    那会是谁?

    陌生却有安全感。

    将军轻轻地将向夏天放躺下,瞧见她被汗沾湿凌乱的一缕秀发。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帮她捋好,但是理性最终战胜感性,不自然地将手收回。

    ※

    “一群废物!饭桶!一个村庄居然都攻不下来!照这样看,我何时才能完成张角大人临终前托付给我的重任!”张燕懊恼地重重砸拳,一通拳脚瞎踢泄气着。

    在一旁的张鲁,银袍裹身,白髻锁发,一双丹凤眼狭义又明亮,好似可以洞察世间万物。

    张鲁捋了捋仙气的胡须,眉头稍蹙着:“这其中有古怪。按理天公张角的预判绝不会有错,欲成黄天霸业,需领黄天厚土。而这突破口正是我军几次攻打的,也是理应最薄弱的真定村。”

    张燕没好气地接话道:“肯定有古怪!你看那个将军中了剧毒居然还和没事人一样,让我的手下伤的伤,残的残!那个将军真是我的心腹大患……本以为可以乘虚而入一举攻下村庄,结果非但没有攻下村庄,还折损了不少弟兄!真是气煞我也!我势必要除掉那个将军!”

    说罢,张燕眼里透露着浓烈的气愤和杀气。

    张鲁不徐不缓地笑着道:“那名将军只是其中一半的古怪,另一半古怪还在于那名女子。”

    “你说得是那个大汉背着的受伤的女子?”张燕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向夏天,不确定地望向张鲁。

    “对哉。我仔细瞧了那名女子,发觉她面生异相,绝非等闲之辈。”张鲁的双眼闪烁着不可捉摸的亮光。

    “面生异相?你曾经不是还说天公张角、左慈、于吉,包括你自己的面相都与常人相异吗!难不成这名女子也是个修道之人?但我觉着那名女子没什么本事,她若真是个修道者,怎还会让自己受伤!”张燕嗤之以鼻不屑道。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有预感——”张鲁神秘地喃喃道。

    “什么预感?”张燕直勾勾地盯向张鲁。

    “天机不可泄露。”张鲁凛冽的双眸望向天,不理会张燕。这黄天才是他尊崇遵从的。

    “天机!天机!迟早都是要公诸于世的!”张燕忿忿不平着。

    “是吗。天数也是会变得,冥冥之中就变了。想必当初天公张角就没料到——天降两位异人,阻碍了黄天称道。”

    “那我们要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