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青三国:种夏天也种子衿 不靠谱的郎中与向夏天出手

时间:2018-08-10作者:像夏天呀

    “你总算肯给点反应了!这人命关天的时刻,可不是闹着玩的!再有下次你就完蛋了!赶快教我怎么才能救狗子!”

    医书见向夏天如此焦急,连忙飞身到空中点点头,便自动翻开第一页。

    ※

    “来了来了,县里的郎中我给请来了。都让让,都让让…”王叔和一伙的男人跑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还好县城离这村不是很远。

    “这下应该没事了…谢谢老天爷…狗子这次要是挺过了,咱村里人一定加倍地供奉您。”妇人听闻郎中来了,仿佛找到了救星般,狗子活命还是有希望的!

    那名郎中高傲神气地走过人群,坐到狗子身边开始把着脉。

    “求求你一定要治好狗子!”王婶泛着泪光,紧张到全身颤抖着。

    “这治好嘛,没什么问题。但是……”郎中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郎中先生,你直说吧!只要是能治好狗子,让我们咋样都成!”王叔王婶焦急道。

    “但是这费用恐怕你们是出不起的。上次你们请我治这孩子的风寒,把家底都给花光了。这次你们还能拿什么付费用?”这郎中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好像完全是冲着这钱财来的!根本没将狗子的性命当回事。

    “我们…我们…”王叔王婶支支吾吾地,这郎中说得倒是实话。

    “咱大家伙多少凑点钱不就行了!”不知是人群中哪个村民提的建议。

    “这怎么行!咱村的人都不怎么富裕,加上去年荒灾咱村好几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王叔王婶连忙劝阻道。

    “郎中先生,你看这能不能通融下?你先给孩子看病要紧啊,这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他娘也活不成了啊!我和他娘保证日后一定会还清费用的,村里的大伙都做个见证,你看成不?”王叔好言强颜赔笑道。

    “我医病的规矩就是先付费用,再治病。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我看还有个法子可行。”郎中讳莫如深地笑道。

    “啥法子?”大伙齐声问道。

    “你这座屋子和地产应该值几个钱。”原来郎中就是冲这来的!

    “这是咱祖上留下的…”王叔王婶有些为难道。古代人思想都比较封建保守,也最看重祖辈流传下的财富。

    “不行啊?!那你们另请高明!在下告辞!”这郎中作势便要离去。

    “郎中先生,有话好好说!为了狗子能活命…只好如此了…郎中先生你赶紧给狗子治病,我这就把地契房产拿给你。”王叔无奈着道。心里还在想着祖先你要怪罪就怪罪我,千万别怪罪狗子。

    与此同时,也有些村民开始不满了。

    “你这郎中,怎么做人这样!你要是医治不好狗子,看我不修理你!”一名粗大汉捏捏拳头吓唬着郎中。

    郎中听闻此话,心里暗自捏把汗,有些慌张道:“我自然是会尽力医治好这孩子。只是生死有命,我可不敢保证。其实我早就察觉到这孩子被小鬼缠住,我只能暂时压制住这小鬼,剩下的还要看造化。”

    “真的假的啊?这话我听得咋这么玄乎呢?!你这郎中行不行啊?!你别坑了狗子家的钱,还医不好狗子!否则咱村里的人都不会放过你的!”仍然是那名充满正气的大汉出声。

    “看来你是信不过我的医术了?!呵,年轻人说话注意着点!你看这孩子一冷一热的,这孩子被子捂着自然会热,这冷嘛……就是被阴气旺盛的小鬼给缠住了。年轻人对鬼神不敬是会遭祸的!”这名郎中忽悠人还真是有一套。

    这些招数自然很容易蒙骗古代迷信封建的人,但是向夏天可是活脱脱有着马克思唯物主义思想的现代青年。

    那名大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好心的街坊邻里拦下:“铁蛋,你莫要再说了,免得给自己遭祸!”

    那名大汉只好悻悻然作罢。

    而那名郎中见村民不再有异议,开始有模有样地给狗子看起病来。

    先是给狗子把把脉,捋捋胡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再翻了翻狗子的眼睛察看病况,摸了摸额头,摆出自信有把握的神色。好像是挺让人信服的。

    然后又开始大言不惭地吹起谎来:“我知道如何医治这孩子了。等等我开个药方,你们拿去抓药给这孩子喂下,这孩子的病情会好转。不过我这药方只能暂时压制,刚好我有个熟人是道士专门擅长抓鬼,特别是这种喜好缠人的小鬼。看你们这家也不怎么富裕,到时候我请他来给你们便宜点。”

    这名郎中果然还想着捞钱财,真是让人义愤填膺!

    与此同时,早在小屋里暗中观察许久的向夏天,悄悄地走向人群中那名大汉。

    “铁蛋好汉,劳烦你跑一趟。麻烦你去请卫义他们来一趟……”

    “几名婶婶,麻烦你们照着这药方煎壶药。大部分药草就在那灶台之上,还有些药草要劳烦几位叔叔去山上采摘下。切忌别让烟火走进了药里。”

    ※

    “郎中先生,这是咱家的地契和房产……”王叔有些不忍心地向郎中递去。

    “那就这样吧。如果这孩子病情恶化,我就帮你们把我的道士朋友找来。嘿嘿!”郎中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王叔手上的钱财,恨不得立马接过来。

    “等一等!”适时,向夏天站出来阻拦道。

    “闺女咋了?”王叔不解地问道。

    “我想知道这郎中开的是什么药方。能否告知予我?”向夏天一双有神的眼睛锐利地望向郎中。

    郎中只觉气势逼面而来,看向夏天这架势只怕自己是被她看穿了?

    “这位姑娘,看来你对我的医术存在质疑。不过我认为还是这孩子保命要紧,不妨先煎药喂这孩子喝了,等这孩子的病况好转我再告知给姑娘。”郎中说着便将写好的药方递给王叔,心里也不自觉地捏把冷汗。

    “是啊是啊,闺女!狗子保命要紧,咱等会儿再看药方吧。”王叔说着就要将药方递给三姑四婆,请她们帮忙煎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