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第一0五章遭遇地震

时间:2018-11-12作者:敬尧

    听范军这么一说,文敏倒疑惑了:“啥大事啊?你姐夫老王也没求过我啥事啊?反倒是我们家的事,你姐夫帮了不少忙!”

    “我姐夫帮你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帮的可都是大忙!就拿一中实验楼这个工程来说,没有你,那就拿不下来!姐,等会儿,我喝口水,渴死我了!”

    文敏内心充满了疑惑:“一中实验楼?我没参与呀!”

    “还用你参与?你去一趟建设局,就万事啦!”

    “我去建设局?啊!那是搭你姐夫车,他说顺便去建设局办点事,我就进去跟几个熟人打个招呼,根本不知道老王办啥事啊!再说,老王办事,我也没在跟前啊!”

    “我的傻姐姐哎!你真不知道你的分量有多重啊?你在那儿晃一圈,那就是给我们撑腰了!你说不说话不重要!再说了,你在跟前儿,人家敢收钱嘛?”

    文敏越听越怕,越想越怕,只觉得脑后“嗖嗖”地直冒冷风。

    她不记得有多少次,她在老王的车上,“刚好”老王要办点事,就说:“姐,在车上坐着多闷啊!进去喝口茶呗?”

    “哎!文主任视察来了!”进到室内,老王的一句半开玩笑的吆呼,让大大小小的官员都象迎接朝廷大员一样的前呼后拥,这让文敏十分受用。所以,每每老王“顺便”办事,她也从不拒绝,而且很是享受。

    这些年,老王在她面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像个顺从的奴仆。可是,现在想来,自己是什么?是那个高高在上贵妇?不过是一枚被人摆布的棋子而已!说得准确点,是老王手里的一块敲门砖!

    文敏说:“我们家老董,你也了解!他要检查质量,我说话也不好使!再说,他工作上的事,从来不让我过问。我真帮不了你!”

    “姐,别把话说这么绝呀!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们公司要是垮了,或者被查出问题,不是也怕牵连到姐姐你吗?”

    “你们公司和我有啥牵连?”

    “姐,送你的那些礼物可不是我们个人送的!那可都是公司行为,都记着帐呢!就你家客厅那幅油画,虽说是本市著名画家的作品,可市场价那就20多万!万一谁要查账,姐,你明白的”

    “那幅画老王不是说求人家画的,没收钱吗?就因为这幅画,人家孩子结婚,我还特意给包了个大红包,不是你跟我一起去的吗?”

    “是!你是参加了婚礼,也随了礼份子!但当时那幅画,是我们从人家手里买的!不是那画家送给你的!”

    挂断电话,文敏整个人都傻了!她无力地瘫坐在床上,失声痛哭。

    梓轩听到妈妈的哭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跑过来:“妈!”他问爸爸,“我妈怎么了?”

    “没事!你妈心里有点不舒服!一会儿就好了!”

    “我妈是不是又想起我哥了?”梓轩说,“妈,你别难过!高考结束,我陪你去山东找哥哥!”

    “你去复习吧!你越说,你妈不是越难过吗?”董立行听梓轩提到“哥哥”,他有一种冲动,好想立刻揭开这个谜

    底。

    可他转念一想,此时和明皓相认好吗?接下来,自己家里可能要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何必把儿子卷进来呢?他应该有自己的安稳人生啊!

    “你还是好好想想,他们还送给咱们什么了?”董立行等文敏稍稍稳定了情绪之后说。

    “那油画,谁用他们去买了?我要是非想挂幅画,那画家我也不是不熟悉!是他们拿来挂上的,还说没花钱”

    “现在就别说油画的事了!还有什么是他们送的?除了他们之外,你还有没有收过别人的东西或钱款?”

    “家里有你这么个凶神,我敢收谁的礼呀?范军还送了一只翡翠镯子,看着不便宜,他家孩子上大学,我给拿了五千的红包,怎么也抵上那镯子钱了!还有,我妈前年来,赶上过生日。老王两口子给送了一个小金佛!人家都买了,我也不好还回去呀?去年,他们家搬新楼,我就给他们添了一台双开门的冰箱。再就是过年过节,孩子的压岁钱,两家都有孩子,也就是互相给呗!”

    “你把这些东西找出来,再写个详细的材料”

    文敏问:“问题有那么严重吗?”

    董立行说了范军在学校用银行卡贿赂梓轩以及陈川对工程的看法,说:“你想想,问题不严重,他们至于这么下本钱吗?这建筑质量能让人放心吗?”

    第二天上班前,董立行和雷书记进行了一次长谈。

    临离开书记办公室时,雷书记说:“你反映的事情我都记下了!别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这个工程质量,决不能掉以轻心!鉴定专家都请到了?”

    “昨天连夜就派车去接了,上午就能到。我亲自陪同去各个工地。”

    “好!既然下决心严查,就不要漏掉一个工地。百年大计,质量第一,这句话决不能只作为一个标语挂在工地上。”

    董立行说:“专家到了之后,检查组研究个方案,我们下午就开始检测!”

    中午,明皓一家吃过午饭正准备休息,突然,感到一阵晃动。

    “地震!”明皓大声说。

    黎露也说:“是地震!你看,吊灯都晃了!”她赶紧跑进卧室,叫醒婆婆和女儿。

    这时,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整个楼都被震动了!

    明皓不容细想,立刻背起母亲,黎露则抱起甜甜,几口人一口气冲出楼外。

    楼里的人都跑出来了!

    一出楼门,一股尘土的巨浪爆袭过来,使人艰于呼吸!到处都是灰尘,真是对面都不见人影!

    “地震了!一中新建的实验楼震塌了!”

    明皓家就在学校对面的小区,听闻实验楼震塌了,他立刻向学校跑去。浓重的灰尘弥漫着整个校园,施工现场几乎是一片废墟。

    明皓立刻拍了几张照片,发给董立行。他不放心,又给董立行打了一电话。

    董立行中午没有回家,而是在宾馆陪几个从省城接来的建筑专家。吃过午饭后,他们正在研究如何检测在建的工程质量问题。由于谈得太过投入,他们谁都没有感觉到地震。

    接到明皓的电话,再看微信里的照片,董立行的头“嗡”的炸了一样。他立刻报告了雷书记,然后布置有关部门立刻就位。就带着专家们立刻赶往一中。

    宾馆门口,老王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

    “去一中!”董立行说。

    “是!”

    “你快点开!”董立行没好气地说。

    “这个,”老王吞吞吐吐地。

    “你想说什么?”

    “我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可是,这回,我求您啦!这事儿,只有您能帮我了!”

    董立行说:“你就烧高香吧!楼,是现在塌了。这要是交付使用之后塌了,是什么后果?那得毁掉多少个家庭啊?为点钱,连最起码的良知都不要了?这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地震,这么轻量级的地震,你这楼都能震塌,你们的工程是纸糊吗?这回,谁也救不了你!”

    老王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董立行,说:“您别把话说那么绝吧?俗话说与人方便,于己方便。我要是栽了,对您有什么好处?恐怕您的仕途也就到此终结了!可能还不止于此,还有可能牵涉到法律方面的问题。”

    “你威胁我?”董立行轻蔑地看了一眼老王,“你太小看我了!”说完,他给公安局周局长发了个短信,“控制老王!”

    “是,您是很廉洁。可是您的家人,难道就都那么干净?都是为了生活,何必弄得鱼死破呢?给我个机会,也就是给您自己留个机会!”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做事,从不留后路!”到一中大门口,董立行下车,重重地甩上车门。

    两名警察直接带走了老王。

    消防队中队长报告说,由于是午休时间,工人还没有上班,所以没有人员伤亡。

    可是,该公司的法人范军却跑了!

    施工区域远离教学楼和公寓,对学生也没有造成影响,灭尘之后,下午就可以正常上课。

    在校门口,董立行看到明皓,走过去,说:“该来的,躲不掉!”

    “我能做点什么?”明皓深情地看着父亲,甚是心疼。

    “梓轩晚上能住你那儿吗?有些事情是到了该下决心的时候了!我不想梓轩情绪受到影响。”

    “放心吧!有事叫我!”

    “会的!”董立行看着明皓走向高三楼,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感。

    在建的实验楼倒塌了,这在学校比八级地震还令人震撼。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还好!中午,没人在工地干活!不然,说不上多少条人命呢?”

    “也幸亏呀,是现在倒塌了,这要是交付使用后想想都后怕!”

    “这可真是地地道道的楼脆脆啦!”

    “这回恐怕不只是倒一个楼吧?可能啊,还得倒一批人!总得追究责任吧?”

    “咱们学校会有责任吗?”

    “和学校无关!政府投资。招投标,学校都不参与。只是,新实验室的使用,就遥遥无期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