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第九十四章:泰山压顶

时间:2018-10-13作者:敬尧

    见吴燕那种非清华、北大不可的态度,胡校长也摇了摇头,看着施校长抽屉里的手机,叹了口气!

    “压力在一定的情况下,是可以转化为动力,这没错!可是,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你施加的压力要是超过了这个极限,人是会崩溃的!还有不到一百天就要高考了!咱们适当地给孩子减减压!哪怕考不上北大、考不上清华,但以昊天的能力,也能考个不错的大学,不是吗?”施校长语重心长的说。

    “施校长,你这么说话,我可不爱听!我儿子有这个承受能力!这一点,我比你了解!你这么说,无非是对我儿子没有信心呗!我儿子的实力我知道,成绩摆在那儿呢!再说了,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咱们走着瞧!高考见!”吴燕起身就要离开。

    “你等等!”施校长犹豫再三,还是从抽屉里拿出手机,说,“这个手机,你认得吧?”

    “这这不是我儿子的手机吗?怎么在你这儿?”

    “是昊天的手机。可是,你知道昊天每次联考都能得第一,是为什么吗?”

    “为,为什么?”吴燕有些发懵。

    胡校长说:“吴昊天考试时借上厕所的机会,用手机在网上搜索答案!”

    “你是说他作弊?”吴燕只觉得头“嗡”的一下,她几乎站立不住。

    施校长放缓语气说:“是啊!你想一想,昊天多老实的一个孩子呀!他要不是压力太大,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咱们可千万别再逼孩子了!退一步讲,就是他考的最差的成绩,也都在前六名啊!全国那么多大学,除了清华、北大,还不都任随他挑选吗?”

    “就是!昊天即使是最差的成绩,那还有多少人想追都追不上呢?”胡校长也劝慰着。

    可是,吴燕的大脑里只有“作弊”二字,其余的,她一句也没听到。她感到此时像是有无数只大锤在击打她的心脏,她的心似乎被震碎了!

    她踉踉跄跄地离开校长室,走到第一考场一中的每一次考试,都是按名次排考场及座位,在门口,见里面的吴昊天正埋头在桌子上趴着,而不是在答题,吴燕的火气就再也遏制不住了,她冲进考场。

    监考的吴老师试图阻止她:“这是考场!你不能进来!”

    吴燕一下子甩开吴老师,冲到昊天的面前:“你个不争气的东西!还有脸趴桌子睡觉?”话未说完,一个大嘴巴脆脆地打在昊天的脸上。然后,扯起昊天,“走!跟我回家!”

    正在聚精会神地答题的同学们都惊呆了!

    但,此时,吴昊天似乎格外平静,完全没有了冒犯母亲之后的慌张。他到讲台前的物品存放处拿起自己的书包,又回头环视了一下教室和同学们,跟着母亲走出了考场。

    施校长、胡校长也都追到这儿。

    “昊天妈妈,你先冷静一下!咱们到楼上坐坐,好不好?”施校长劝道。

    “我们家的事,不用你们管!”吴燕大声地吼叫着。

    她这一叫,惊动了这个楼层所有的考场,监考教师们一边安抚学生,一边在门口探头探脑地张望。

    本章未完,请翻页

    走到八班教室门口时,吴昊天停了下来,看到明皓关切的目光,眼泪不禁夺眶而出,他停住脚步

    “还不快走!看什么看?你还有脸看?”吴燕在后面使劲推了一把,昊天一个趔趄,他回头望了一眼,就走了。

    “这是怎么了?”明皓大惑不解。

    杜涛悄悄地告诉他:“吴昊天在厕所用手机上网搜答案,被施校长抓个现行!”

    “啊?”明皓惊讶不已。

    “没想到吧?”

    “那,这事儿,弄这么大,昊天怎么办?他的实际情况学校又不是不知道!”

    “没想把事儿闹大!校长原本就把这事压下了,说是要尽量做做他母亲的工作。谁知道,就成这样啦!”

    “他们就这么回去绝对不行!他母亲那个人你还不知道?不定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儿呢!我这儿离不开,你赶快去找校长!”明皓焦急地说。

    “行,我这就去找校长!我看,还得是我去他们家看看!”杜涛一溜小跑的下了楼梯。

    没过多长时间,杜涛就回来了。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胡校长抢先问道。

    施校长也说:“是啊!你没劝劝?”

    “不用咱们劝了!”杜涛气喘吁吁的说,“吴昊天他大姨来他们家了,她说要和昊天妈妈谈谈,说我在不方便。”

    “哦!也是,亲姐妹说话总比我们这些外人管用!这我就放心啦!”施校长舒了一口气。

    胡校长也说:“咱们说话是不好把握分寸。说深了不行,说浅了不是!至少,有她姐姐在,她不会对孩子怎么样的!”

    “我去告诉明皓和吴老师一声!他们还惦记着呢!”杜涛说。

    其实,吴燕的姐姐此次前来,并非是来劝慰妹妹的,她也不知道妹妹在学校里经历了什么。她此番前来,是兴师问罪的!

    就在几天前,他们乡派出所的所长被举报,收受贿赂,私办户口。市公安局、检察院联合调查,把这个所长经手办理的户籍登记都复查了一遍,发现了诸多问题,其中就包括吴昊天的户籍问题。

    在十八年前,小卫生院里,虽然出生证明还不是那么规范,但是,也都有存档。调查组在查档之后发现,吴昊天的实际出生时间是1999年1月17日。可是户籍显示却是1999年11月17日,整整差了10个月的时间。追根溯源,这件事就追查到了经手人吴燕的姐夫那里。

    支走了杜涛,姐姐就怒不可遏地问道:“我问你,昊天到底是几月出生的?”

    吴燕原本是一肚子邪火,还没来得及发作,突然听姐姐这么一问,怔住了。

    “他是一月份出生的,对不对?”姐姐指着昊天说,“他是那个孔繁文的孩子,对不对?”

    “你胡说!”吴燕冲姐姐吼道。

    “我胡说?你以为你自己在出生证明上做点手脚,就骗过所有人了?人家调查组已经到你生孩子的卫生院调查过了,原始档案记载的就是1999年1月17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日!是我胡说吗?”

    吴燕感到一阵眩晕,站立不稳,瘫坐在地上,她手里的手机也同时掉落在地上。那是她从施校长那里接过的昊天的手机。

    “你还知不知道羞耻?咱爸咋坐的大牢?不是看到你跟那个姓孔的胡搞,爸会失手杀了那个畜生吗?那是你亲爸呀!不为你,他能进监狱吗?不进监狱,能死那么早吗?可怜他到死还惦念你这个女儿啊!”姐姐泣不成声了。

    昊天只觉得又是当头一棒!自己原来是个孽子!怪不得除近几年有大姨外,自己家里从没有亲戚朋友来往?原来他自己是个见不得光的孩子!他默默地躲回到自己的房间。

    外间大姨还在哭诉着:“你当时一走了之了!你知道咱们家过的是啥日子吗?咱爸宣判那天我们去法庭,你知道爸爸是什么样子吗?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头发全白了!人,都瘦的,脱了像了!没有这事,爸能生那种病吗?那个衣冠禽兽,作为你的老师,却祸害了你!你咋就那么是非不分?你咋还有脸生下他的孩子?你让我们怎么面对这个孩子?”

    “你们随便!孩子就在屋里,你们不愿意看,就把他拉出去砍了!”妈妈歇斯底里的叫着,“你们咋没替我想想?爸当时咋没听听我的想法啊?要不是爸那么冲动,我能象现在这样?你们一个个风风光光的!而我呢?象个过街的老鼠,连家都不敢回!见着熟人都得绕着走!我过的什么日子,你们想过吗?爸把人杀了,他杀的那是我最爱的人啊!我反倒成了罪人,好像欠下了所有人的债!这对我公平吗?”

    “啪”地一声,似乎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大姨说:“你还懂不懂什么叫是非,什么叫廉耻?老吴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女儿?从今往后,咱们一刀两断!我没有你这个妹妹,你也不必认我这个姐姐!”接着是重重的摔门声。

    屋里只剩下母亲一人的哭泣声。

    昊天呆呆地坐在书桌前,脑袋“嗡嗡”的,胀的厉害。书桌上除了他的学习资料外,还有几沓金箔纸。

    每天晚上,他学习的时候,母亲都坐在旁边用这些金纸叠成元宝,叠够数量后,就拿到十字路口烧掉。

    原先妈妈只烧一堆,后来姥爷死后,妈妈就改烧成两堆。小时候,妈妈也曾带他去烧过纸,但是,当把纸点燃后,妈妈就会让他离远点。他看到妈妈边烧着纸钱边哭着诉说着什么。

    此时,昊天看到这些金箔纸,眼前就反反复复地出现两个熊熊燃烧的火堆。

    “大姨说的都是真的吗?”昊天走出自己的房间,问依然坐在地上流泪的母亲。

    “是真的!是真的!你还想知道啥?我都告诉你!”妈妈又歇斯底里起来。

    “你为什么生下我这个不干不净的孩子?”昊天闭上眼睛不再看母亲。

    “我为什么要生下你?我为什么要生下你呀?”母亲拍打着地面嚎啕大哭,“我为什么呀?”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