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第八十五章:郭耀先大祸临头

时间:2018-10-04作者:敬尧

    郭耀先妈妈的讲述,真把明皓给惊着了!

    “那孩子,摔得怎么样了?”

    吕梅说:“颅内出血!抢救过来!但,没脱离危险!”

    “你刚才说,人家要起诉耀先。谁要起诉他呀?”明皓问道。

    “那孩子的亲妈!”

    “亲妈?那孩子不是在医院捡的吗?怎么又冒出个亲妈?”明皓真被他们家的事彻底弄糊涂了!

    吕梅哀叹道:“啥捡的?全家连保姆都知道那孩子是咋回事!就瞒着我和耀先两个人!那孩子是耀先他爸的亲骨肉!他和他的助理生的孩子!他们全家合伙演了一出戏罢了!”

    明皓心想,真够狗血的!就问:“耀先是不是知道了这件事,才对这个孩子这么敌视呢?”

    “我哪敢告诉他呀?他要是知道,说不定早就干出什么傻事了!”

    “这么说,你是早就知道实情了?”明皓更是惊讶。

    “纸里能包得住火吗?耀先他爸做边贸生意,常年在俄罗斯那边,两三个月回来一趟。那个女的,是学俄语的,取了个俄文名,叫安娜。她也常年随着在那边。因为先前耀先反对,我就带那个小孩儿住到老宅里。他爸回来,就说让我回家陪陪耀先,他和保姆带那个小孩子。起初,我还真以为是体谅我们母子哪!

    有一回,那个小的有点感冒,晚上不放心,我就去老宅看看,结果”

    那天晚上,吕梅回到老宅,刚到门口,就听里面的安娜说道:“你说!这过的叫什么日子啊?在国外,人家都知道我是老板娘!可回到国内,见见儿子都跟做贼似的!”

    “做什么贼呀?我爸妈、奶奶,不都接纳你了吗?在外,我是常年陪着你,回来也是陪着你跟咱儿子!你还想怎么样?”郭继宗说。

    “什么接纳我?还不是看我能生孩子?怎么说那个黄脸婆都是你正牌的老婆!我算什么呀?名不正、言不顺的!”

    “老婆?那不就是个虚名吗?她在家也就是个照顾一家老小的老妈子,还替你带着孩子!不然,你自己回来带孩子?”

    “我带孩子?我这又怀上了,怎么带孩子呀?没见过你们家这样的!总催着生!缺孩子缺怕了?”

    屋内的对话,对吕梅来说,句句都似惊雷,在她的头顶炸响!她靠着墙壁,慢慢地滑落下去,瘫坐在楼道里。好半天,才醒过神来!

    电视剧里,捉奸的桥段她看过,对那些第三者,她也是咬牙切齿地恨!而现在,丈夫和另一个女人就在屋子里,她手上就握着开门的钥匙,但是,她却没有勇气打开门,闯进去。

    她即便进去,又该如何?一哭二闹三上吊?她不会,也不敢。

    嫁到郭家这些年,她身上原本就没有的棱角,更是没能冒出半分!反倒是连骨头都软了许多!别人家的媳妇,最起码,还有娘家可以作为避风港。可是,她几乎是没了娘家!自从怀了孩子才嫁进郭家时起,父母哥哥就与她这个丧失了尊严的女儿、妹妹断绝了来往。她不能依靠娘家,也没脸依靠娘家!

    而在郭家,闹?有用吗?闹到最后的结果呢?离婚?郭家怕离婚吗?自从自己宫内肌瘤大手术后,她的不育已然成了郭家心中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块垒。不然,安娜的孩子怎么就顺顺当当地进了郭家?还要她来伺候着?

    虽说时代不同了,媳妇受气的年代不再。可是,郭家不同!她上有严厉的婆婆,婆婆上面还有婆婆!自从生下耀先之后,她就被迫辞去了工作,至今,她已是一个完全和社会脱节的、靠丈夫养活的家庭妇女,一个地地道道的受气小媳妇!

    她能怎么办?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这一切,就这么一直忍着了?”明皓很不能理解面前这个女人。

    “不忍,我能咋办?我也没有工作,现在这个岁数,又啥都不会,找工作谁要我呀?再说,耀先还没考上大学,我也不能影响孩子的学习呀?”

    “要起诉耀先的,也是那个安娜吧?”

    “是!但她提了一个条件,就是我离婚,她嫁进郭家!”

    明皓说:“看来,这是她的目的。那郭家人的态度呢?”

    “他们说,保耀先要紧!昨天,耀先刚好满十八岁了!安娜要是起诉,耀先就会坐牢!怎么着,我也不能眼看着我儿子坐牢呀?”吕梅泣不成声了。

    明皓和吕梅在学校的学生公寓找到了郭耀先。

    只一天的时间,郭耀先就瘦的几乎脱了相。看到妈妈进来,他一头扑到妈妈怀里,“呜呜”地大哭起来。

    “你一直在这儿藏着了?”明皓问。

    “嗯!”

    郭耀先定的这个宿舍,是走读生宿舍。就是家在本地的学生为防不时之需,比如雨雪天,中午不便回家,临时休息的地方。因其他同学不愿与他同寝,公寓房间也多,所以,他倒意外获得一个单间。

    “你就这么把自己锁在里边不出去,一定没吃饭吧?我们先到餐厅吃点东西?”明皓用水投了一条毛巾,给郭耀先擦擦脸,“然后,咱们再一起想想办法,怎么样?”

    “儿子,看你都瘦了!去吃点东西吧?”吕梅接过明皓手里的毛巾,给耀先擦着又流下来的眼泪,而自己的脸上早已是泪如雨下了。

    “那个孩子,是不是死了?”郭耀先紧紧抓住妈妈的手,结结巴巴地问。

    “没死!抢救过来了!”吕梅没敢说还没脱离危险。

    “没死?没死!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吓死我啦!呜呜!”郭耀先又哭上了!

    到饭厅,虽没到开饭时间,但明皓特意嘱咐大师傅为郭耀先母子先做了点,让他们吃着。他从吕梅那里要了她哥哥的电话号码,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明皓回来的时候,带来两个人。

    吕梅一见,就哭了:“哥!”

    吕梅哥哥抱住妹妹,眼睛也湿润了,说:“你咋那么傻呀?这么大的事不跟家说?你自己扛得起吗?”

    明皓介绍另一位同来的高高壮壮的男士,说:“这位是我的同学宋春雨,是律师。有些事,咱们恐怕也弄不明白,所以,我把他请过来了。”

    “明老师,你想的太周到了!我都不知该说啥好了!”吕梅似乎只会流泪。

    宋律师说:“刚才明皓介绍个大概。你能详细地说说具体情况吗?”

    “那个安娜,就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孩子的妈妈,说要走法律程序,起诉耀先伤害罪”

    “啊?你不是说那个小孩不是救过来吗?”郭耀先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

    “命是救过来了!但是颅内出血,昨晚做了手术,还没脱离危险。”吕梅抱住儿子。

    “妈,你身上有多少钱?”

    “你要钱干什么?”明皓问。

    “我不能等着警察来抓我呀!”郭耀先身子都有些发抖了。

    吕梅哭着说:“妈哪有钱哪?咱家的钱都是你奶奶管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花钱还不如你随便呢!”

    宋律师说:“孩子,别先想着逃跑!逃跑解决不了问题。要是真想抓你,你逃到哪儿去?到哪儿都没用!”

    “妈!我不想坐牢!快找我爸!找我爷爷!他们一定能有办法!”郭耀先恐慌得说话时,上下牙齿都在打架。

    吕梅紧紧抱住瑟瑟发抖的郭耀先,说:“儿子,你知道吗?那个孩子也是你爸的亲儿子!是他和安娜生的孩子!”

    “什么东西!你嫁的这是什么人家啊?在外边和别的女人生的私生子,居然还抱回来让你养着!有这么欺负人的吗?”吕梅哥哥气得暴跳如雷。

    “刚才听明皓说,郭耀先是昨天过十八岁生日,是吧?”宋律师问。

    吕梅说:“是。关键就是满十八岁了!”

    律师又问:“他是什么时间出生的?”

    “他是1997年7月12号,6月初八生日。”

    “昨天正是7月12号,给他过生日嘛!”明皓说。

    “但是,他户口上的出生日期是7月13号。”吕梅补充了一句。

    “嗯?户口和出生日期为什么会不一样呢?”律师眉头一挑,似乎很感兴趣。

    “当时耀先出生的时候是零点之前露出头来,等完全生出来,就零点过了几分。他太奶奶非说零点之前是6月初八,说小子占八骑高马,可那个医生就一根筋,就在出生证明上写的7月13号。以前过生日,都给他按阴历过。上中学之后,他说过阴历生日太老土,就过阳历的,随他太奶奶的意,在7月12号过生日。”吕梅解释了一番,“您问这个有用吗?”

    “太有用了!你们还真要感谢那个一根筋的医生啊!按户口算,昨天郭耀先就不满十八岁!这些法庭都要考量的。”

    “啊?还要判刑啊?”郭耀先又哭上了。

    “儿子,妈不会让你去坐牢的!”吕梅又说,“宋律师,安娜提出了一个条件,说是只要我肯离婚,她就可以不上诉。为了我儿子,我咋地都认了!离就离吧!”

    明皓问:“耀先没满十八岁,他爸爸应该很清楚啊!他怎么说?跟你谈提离婚的财产分割问题了吗?”

    “他说为了耀先的前途,让我答应安娜的要求,并且说一次性给我200万。”

    宋律师说:“凭郭家的产业,给你200万,不是明显的欺负你吗?你如果要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妨对你丈夫甚至那个女人提起诉讼。咱们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没等宋律师说完,郭耀先急忙跪倒母亲面前:“妈!求求你,就答应他们,离婚吧!我不想坐牢啊!”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