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第六十六章:李大奇祸从天降

时间:2018-09-28作者:敬尧

    “哎——!露露,看看我们这几个大编剧的杰作!——不错吧?”明皓坐在电脑桌前,修改着翟小丫、路嘉怡他们编写的话剧剧本。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看看。——《堡垒》,这剧名不错!比较切合主题。——你让开,我好好看看!”

    黎露从头认真阅读起来:

    剧中人物

    常二嫂  村妇救会长

    王永昌  村中党的负责人

    青  山  抗联某部指导员

    兰  子  常二嫂侄女

    福  顺  常二嫂哥哥、兰子父亲。伪保长。

    小  宝  常二嫂儿子

    常二哥  常二嫂丈夫,小宝父亲。

    于天放  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部特派员

    战  士  甲、乙、丙、丁

    岗  野  日本宪兵队长

    陶喜山  日伪特务队长

    陶麻子  本地财主,汉奸陶喜山之父

    宪  兵  甲、乙、丙、丁

    特  务  甲、乙、丙、丁

    第一场   秋收诱敌

    一九四四年秋,黑龙江省北安,常乐村,常二嫂家

    (黎明前,常二嫂、兰子上)

    常二嫂:天快亮了!兰子,忙了一夜,累了吧?

    兰  子:不累!——高兴!

    常二嫂:看把你乐的!——快点,帮我把这些军鞋包好,一会儿交给青山他们一块带走!

    兰  子:哎——!二姑,这次咱们抢收了庄稼,还连夜把粮食运到了山里,交给了抗联。你说,鬼子要是看到那光秃秃的庄稼地儿,得气成啥样?

    (青山、柱子拉着小宝上。柱子示意二嫂不要出声)

    柱  子:(举起鞭子当做日本军刀)八格牙路!死啦死啦地!

    (兰子背对着门,闻声惊呆了)

    小  宝:(跑过去,拉住兰子的手)姐,你——害怕啦?是柱子哥!他逗你玩呢!

    (众人大笑)

    兰  子:(气恼地)你个死柱子!敢耍我?看我不打死你!——看我不打死你!(追打柱子)

    柱  子:二婶救命啊!

    (众人又大笑)

    青  山:(上前拦住兰子)兰子,你真舍得打死柱子?

    兰  子:(害羞地)指导员,你说啥呢?——不理你了!

    小  宝:娘,你看——柱子哥给我的麻雷子!

    常二嫂:好!这炮仗留着过年再放!

    小  宝:哎!知道了!

    兰  子:指导员,这回咱把粮食抢先运走了,可就不怕小鬼子再来抢了!

    青  山:是啊!但——还不仅如此!

    兰  子:啊?还有啥呀?

    ……

    从头看完之后,黎露说:“真不能小瞧了这些孩子!写得真好!——四场啊!演下来还不得一个多小时啊?

    “你帮我琢磨琢磨,这些角色谁饰演合适呢?”

    “谁合适?——不好说!不过,有一个角色,谁演都不合适!”

    明皓问:“你说的是不是剧中的小宝?”

    (,请翻页)

    “就是啊!——高中生里上哪儿找那么大点的小男孩啊?”

    “还真是个问题!”明皓沉思着说。

    “那个柱子,我觉得梓轩饰演比较好。——指导员青山,李大奇最合适,高大威猛,有英雄气概!”

    黎露刚说到李大奇,明皓的手机就响了。

    “李大奇爸爸的单位大楼起火了!他妈妈被困在楼上,消防车还靠不上去!——大奇也到现场了!”明皓说完就跑下楼去。

    刚才的电话是董立行打来的,他已经到达了火灾现场。尽管大奇爸爸所在的农垦龙北分局设计院,是省直单位,不隶属于地方政府,但,这么大型的火灾毕竟发生在龙北市区内,市里领导哪敢怠慢?

    明皓到达现场时,火势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李大奇挣扎着要冲进去,被几个人紧紧地抱住。消防队员正用升降车接下楼上的被困人员。

    “我爸呢?”李大奇问一个刚刚被救下来的阿姨。

    “院长在上边组织检查看有没有漏下的人员,他安排我们女同志先上升降车!——他们男同志把窗帘撕开系在一起,万不得已,就用那个当救生索,从窗户顺下来。”

    大奇看到六楼的另一扇窗户在里面被打破了,爸爸把一个一条条窗帘系成的粗绳索系在窗框上,然后,一个叔叔抓着绳索慢慢的顺下来,到二楼稍下一点,直接跳到地上。人们一阵欢呼!

    那边的升降车也不停地忙着,这边第二个人、第三个人也顺利地落地了!大家紧揪着的心,似乎透过了一点气。

    可是,眨眼间,六楼的这个房间由先前的浓烟,也渐渐地变成了火苗。

    这回从窗口用绳索顺下来的是个女同志,大家把她接下来时,绳子是死死地系在她的腰上。她被烟熏的已经无法说话了,急救人员立刻把她抬上担架。升降车再次上去,还有好几个人用毛巾捂着口鼻挥着手等着升降车。

    “爸爸——!你快下来呀!”

    “院长——!快下来吧!”

    大奇爸爸看看升降车,又看看剩下的几位同事,艰难地爬到窗台上,抓着绳索,手一下一下往下倒。

    大奇和明皓等周围的人都拥在楼下,等着接最后下来的李院长。

    突然,意外发生了!

    也许是火烧的原因,或许又是先前承载了太大的拉力,窗框突然掉了下来!……

    “啊——!”人们不约而同地惊呼。

    明皓赶紧用手捂住了大奇的眼睛。

    ……

    人们急忙挪开掉落下的窗户框子,只见大奇爸爸趴在地上,岔开双腿,形成一个大大的“人”字,口鼻间流出了一摊鲜红血。

    救援人员上前检查一下,摇摇头:“已经死亡了!”他们用一条白色的被单盖在李院长的身上。

    李大奇扯下被单:“没有!我爸刚落下来!你们还没抢救呢!——我爸没有死!你们快抢救啊!——求求你们!——快抢救啊!……”

    明皓试图拉起大奇,可是,此时的大奇,任三个明皓也拉他不动!

    见医生不动,李大奇扶正父亲,用自己的双手按压父亲的胸部,按几下,再嘴对嘴地做人工呼吸……

    “孩子,别——再按啦!你听那声音啊——你爸爸的骨头都碎了!”医生流着泪劝阻说。

    明皓找到董立行和农垦分局的领导,说:“这孩子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能不能把他父亲拉到医院,哪怕走个过场,让他心里有个缓冲的过程?她妈

    (,请翻页)

    妈还在住院呢!对他们来说,这天都塌了!别说是个孩子,搁谁谁都受不了!”

    ……

    在医院抢救室外,明皓、董子轩、赵君翊和陈家宝都陪着李大奇。大奇爸爸单位的领导、同事也都在这儿守着。

    明皓说:“大奇,你是男生,你爸爸这个样子,你妈妈还在住院,你现在应该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要是垮了,这个家不就彻底垮了吗?——你家亲属都在外地,家里就要你来主事了!”

    农垦分局的局长说:“孩子,你爸爸是英雄!如果不是他在上边临场指挥,说不上会造成多大的伤亡呢?但是——无论结果如何,你都要面对现实啊!”

    “是啊!大奇,你要坚强,——不能给你爸爸丢脸哪!”赵君翊扶着大奇说。

    医生从抢救室里走出来,对大奇说:“孩子!抱歉!——你节哀吧!”

    自进到医院就一直沉默的李大奇,突然附在明皓的肩上失声痛哭。

    “大奇,别哭了!你哭坏了身子可咋办呢?”梓轩劝道。

    明皓说:“别劝了!让他哭吧!——这时候,劝也没用!”

    ……

    “大奇,去进去和你爸爸告别吧!”说到这儿,董立行的眼睛也湿润了。

    明皓、梓轩陪着大奇进到室内,见大奇爸爸穿着整齐的新衣服,头脸都经过了修饰,仪态安详地躺在床上。家宝的爸爸陈川和大奇爸爸的同事站在床边。

    “多亏你了!——我这儿离不开大奇!”明皓对陈川说。

    “嗨——!大奇也跟自己孩子似的!——这时候可不就得伸把手嘛!衣服是嘉怡她妈挑的,我就帮着穿上而已。不就想着让大奇看着舒服点吗?”陈川说。

    ……

    “大奇,把你亲属的电话号都给我,我替你通知吧?”嘉怡也赶来了。

    李大奇掏掏上衣口袋,没有!他又翻翻所有的衣裤的口袋,都没有!

    “手机——丢了!”他的眼泪瞬间又流了下来。

    “你手机丢了不要紧,你妈妈的手机里应该有吧?”明皓看到了大奇爸爸的手机已经摔碎了。

    “我手机里……有我妈住院前,我们一家三口出去旅游的全部照片!——都没了!”李大奇用头在墙上磕着。

    梓轩问:“你确定手机没在家里?”

    “我在爸爸单位楼下,还跟楼上的爸爸通过电话呢!”

    “那一定是最乱的时候,掉出去了!梓轩、君翊、家宝,你们去那个地方再找找!”明皓吩咐说。

    “好嘞!”三个人立刻离开去寻找手机。

    “找不着了!——找不着了——!……我们最后的全家旅游……找不着了!爸——!我把最后的纪念——弄丢了!”李大奇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董立行说:“大奇,你放心!一定能找回来的!——我给电视台打电话,让他们滚动播出寻物启事。一定能找回来的!留一个联系电话,留谁的好?”

    明皓说:“就留我的吧!——我这几天就陪在大奇身边了!”

    “也好!——让梓轩也一起吧!跑跑腿,他还行!”

    ……

    电视台、电台的广告连续播出,就连微信,一时间“为英雄的儿子寻找手机”的寻物启事几乎刷爆了朋友圈。

    信息时代,果然很快就有了回音。可是,没想到,董梓轩却为此被拘到派出所!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