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第六十三章:蒋美娜见公婆

时间:2018-09-28作者:敬尧

    傍晚时分,陈家老两口破天荒地来到陈川和蒋美娜的住所。家宝在学校住宿,不到周末还没回来。

    蒋美娜显然有些惊慌失措,忙张罗着沏茶倒水,唯恐招待不周。

    陈奶奶说:“你别忙乎了!我们来,有正事和你们说。”

    陈川和蒋美娜都坐下后,陈川的父亲说:“听说家宝妈妈把银行的工作辞了,要去广州做生意?”

    陈川惊讶地问:“你真说辞就辞了?这么大事,你怎么也不跟我好好商量一下?”

    “你那么忙,我哪有机会和你商量啊?”

    “你姐姐在广州具体做什么生意啊?”陈奶奶问。

    “她现在生意做得挺大的!主要是服装批发。”

    陈奶奶感慨地说:“当年,你们姐妹俩都只是租床子卖服装。——她现在也算熬出头了!”

    ……

    当年,蒋、陈两家是前后院的邻居。

    蒋美娜中学毕业,在家待业,就和姐姐一起租个床位卖服装。也正是这时,买衣服的张雷对蒋美娜一见钟情。

    最开始张雷约蒋美娜时,蒋美娜还当个笑话讲给姐姐:“你看那个人——像个大花生米似的!恐怕还没我高呢!谁跟他,咋领得出去呀?”

    可这个“花生米”还真是痴情!今天送一条真丝围巾,明天送一套市面上绝无的化妆品,后天又送国外的名牌包包。这些,是陈川从未给她买过的,甚至是想买也买不起的!

    一次,张雷过生日,也请了蒋美娜,那是蒋美娜第一次到张家。

    哎呀妈呀!——和自己家比起来,这简直就是宫殿!复式的楼房,房间就有四五个!人家家里的厕所,比陈川家的卧室都大!

    “嫁给我吧!——嫁给我,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不!——是女王!我爸爸答应了,银行正要招人,可以安排你到银行上班。当个真正的白领,多好啊!”张雷的这番话,打动了蒋美娜。

    ……

    唉!世上没有地方买后悔药啊!

    “辞职就辞职吧!银行那个工作环境,继续待在那里也确实挺难为你的!——不过,为什么非要去广州呢?家宝还有两年就考大学了,你走了就放心?”陈奶奶说。

    “家宝有你们照顾,我——放心!而且,家宝对我——,他也不愿意见我吧?不然也不会住到学校去。”

    “孩子小,青春期叛逆,这很正常。你做母亲的,总不能跟孩子意气用事吧?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孩子一时消化不了,有心理障碍。这不——大伙儿不都在积极地想办法、做工作,帮他迈过这个坎儿吗?你这么一走,结果会怎么样?不前功尽弃了嘛!”陈爷爷有些激动。

    陈奶奶坐到蒋美娜身边,语重心长地说:“其实啊,路畅说得对!你算算,你跟孩子朝夕相处的时间还有多少?两年后,孩子就上大学了,每年只有寒暑假才能回来。毕了业,去哪工作都不好说了,恐怕只有年节,还得赶上放长假才能回来。以后,恋爱、结婚、生孩子,心里还有你多少地方?能跟孩子黏在一起的时间,就只剩这两年了!你舍得就这么一走了之?”

    陈奶奶的一番话说得蒋美娜泪流满面。不仅仅是话语深深打动了她的内心,还有就是,进陈家这些

    (,请翻页)

    年了,婆婆从没正眼看过她,更别提这么心平气和地讲话了!

    陈川说:“家宝的心理问题也越来越朝好的方向发展。明老师说了,打了这一次仗,是坏事;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好事。”

    “都受处分了,还是好事?”蒋美娜不解地说。

    “家宝之所以那么冲动,当然了,因为被欺负的是他妹妹。但是,又何尝不是心里郁积太重呢?打了一架,一下子发泄出去了!我们再慢慢疏导,就应该没大问题了!人家老师都没放弃,我们做父母的有什么理由放弃呢?”陈川似乎也没这么和颜悦色劝导过妻子。

    陈爷爷从包里拿出两本房产证,放在茶几上:“这两处房产,都是商业街的门市房,半年前就过户到家宝名下了。两个店面都是复式的。我们的意见呢,要做生意,不如在家。你姐姐那里进货渠道不成问题,你们合作,应该可以。两个铺面,你可以租出去一个,生活开销应该足够了!反正你们自己决定吧!——至于家宝以后上学的费用,都不用你操心,我们全包了!”

    陈奶奶说:“孩子离不开妈,妈也离不开孩子!——别走了!”

    “爸妈,这门市房我不能要!——我已经很让人瞧不起了!我不能再伸手要什么财产了!不然,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看不起我……!”蒋美娜抽泣着说。

    “第一,这房子不是你要的!你如果真跟我讲条件、要财产,我是绝不会给的!第二,这房产是家宝的!你们母子之间的账咋算,我们不管。”陈奶奶说,“——还有,就是你们两个的婚姻,——你们也人到中年了,我们当老人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过,我还是劝你们,凡是要想周全了。过去的事,已经定在那儿,改变不了了!——可日子还得往前过不是?”

    ……

    下午自习课,明皓发现翟小丫和孙雨聪的座位空着,就问:“这俩人呢?”

    赵莹迟疑了一下,说:“被张主任带走了!”

    “她们又犯了什么事了?”

    “小丫……写小说。小哈帮她画插图……”

    “嗬!——咱班还藏龙卧虎呢?”明皓出了教室,直奔政教处而去。

    ……

    政教处办公室里,两个小女生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正好你来了!——看这俩学生的大作!——人家要写50万字的小说!大纲都拟好了!看看,都已经写出这么多啦!”张主任把一本稿纸递给明皓。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好名字!”明皓又看看孙雨聪画的插图,“不错呀!——挺贴近主题的!”

    “你们俩先回去!——听候处理。”张主任打发走学生,说,“你瞎起什么哄?——你知道吗?这是家长举报的!——让我吓唬吓唬她们。”

    “常听说‘坑爹’的,还没见过这么‘坑儿’的!”

    “是孙雨聪妈妈,说孩子回家半宿半夜不睡觉,一本一本地画漫画。让我好好吓唬她一下!没想到,牵一根藤摘了两个瓜!”张主任说。

    “翟老师那儿,你打招呼没?——他啥态度啊?”

    “他?别看当老师的,成天看着别人家的孩子,他女儿这么大的动作,他是一点都没察觉!——刚才电话里跟我说,要一下子把小丫

    (,请翻页)

    收拾老实了!——唉!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啊!——我这恶人当的……”

    明皓笑着说:“行——。你唱完黑脸了,接下来我唱红脸!——咱们这么多维度地设计两个孩子——,好像不太地道!”

    “行——!好人你当。反正我们政教处干的就是专门得罪人的差事!”

    ……

    明皓离开政教处,翟小丫和小哈孙雨聪则在办公室等着呢。

    “你这小说写了有几万字了吧?”明皓问小丫。

    “三万多字。”

    “完全手写,不容易啊!——这修改起来多费劲啊!”

    “在家不敢用电脑……”

    “那——你这五十万字打算多长时间写完呢?”

    翟小丫偷眼看看明皓,说:“不知道。”

    “我曾经也有一个作家梦。——那是上大学的时候。开始啊,很有灵感,简直是文思如泉涌啊!”

    “那——你写的是什么题材?”

    “青春校园的,题目是《闯进青春》。”

    “发表了?”小丫、小哈一起问。

    “后来——,就写不下去了!”

    “为什么?”翟小丫问。

    “开始的时候,觉得身边的好多事都可以作为写作素材。可是,写着写着,就感觉,我只是记录生活表面的东西,而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说作品的社会意义,我挖掘不出来!——那么,这样的作品又有什么意义呢?当时,我的老师告诉我,文学作品绝不是词汇的堆积,而是阅历的积累、沉淀和感悟!——所以,我放下了那个虚浮的小说。”

    “老师,我明白了!我的阅历还不够!——我暂时先不写了!”翟小丫说。

    “从我一个语文老师的角度,我赞成你写。但是,你是要高考的!现在距高考不到两年的时间,你要完成那样一个鸿篇巨制,在学习方面能不分心吗?所以,我赞成你停下来!——但,你不妨坚持写观察笔记,这些对你今后的写作会有帮助的!”

    “老师,我也不画漫画了!”孙雨聪可怜巴巴的说。

    “有个爱好是好事!可是半宿半夜地不睡觉,这就不好了!你们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而且课业负担这么重,况且,你又不准备考美术专业,即使是兴趣爱好,也要有节制才行。你说是不是?”明皓对孙雨聪说。

    孙小哈点点头,问:“那——学校还处分我们吗?”这是两人最关心的。

    “学校说了,这次哪——先记录在案,以观后效。如果再犯,我也救不了你们!——听明白了?”明皓一本正经地说。

    “明白了!”

    “明白了!”

    “小丫,你不是喜欢写作吗?等考完试,暑假时,我交给你一项重要任务!——写一个话剧剧本!”明皓把写作大纲和漫画本交给她们。

    “真的?——什么内容?”翟小丫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连忙问道。

    “考完试吧!考完试,我把素材给你!——告诉你,这可是关乎艺术节的大事啊!”

    ……

    期末考试结束了!依例,学校要在整个年组挑选尖子生组建“实验班”。可是,一向成绩最好的八班,却遭遇了“滑铁卢”!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