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第四十二章:往事如山(三)

时间:2018-08-26作者:敬尧

    见吴燕提起爸爸, 姐姐叹息道:“唉!还怪啥呀?自己的亲闺女,能怪到哪去?他要不是你亲爹,能那么冲动?还不是心疼你吗?爸也后悔呀!他说,当初如果不是那么冲动,或许,你们俩真能走到一起。”

    听到姐姐这番话,吴燕看看外边独自玩耍的儿子,忍不住,眼泪又像拧开的水龙头,“哗哗”地流个不停。

    “我们常去监狱看望爸爸。只是——现在,爸爸的身体不像从前了!但他一直都很惦念你。等哪天姐带你去看看爸!”

    去看爸爸?吴燕还真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血泊中大大地睁着眼睛的孔繁文、被戴上手铐推上警车的父亲,这些画面,始终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姐姐交给了吴燕一张银行卡:“这几年也不知道你在哪儿,咱家的土地咱也耕种不了,就包出去了。这包地的钱,爸说了,也有你一份,钱都在这卡里。”

    接过姐姐塞过来的银行卡,吴燕百感交集。

    ……

    从姐姐家出来后,吴燕带着儿子在镇上的长途客车站等候回城的汽车。车站的门前不知什么时候修建了一个大花坛,各种花卉造型美轮美奂,竞相争艳。

    吴燕记得孔老师曾说过:世上的每一种花都对应着一种类型的人。她心中暗想:这么漂亮的花,哪一株属于我呢?没有!因为自己从来就没绽放过。

    曾经的理想、憧憬,都随着那一场血案而变成了噩梦。可是,在那场变故中,姐姐毅然挑起了大梁,把一个濒临绝境的家带上了坦途。无疑,姐姐是成功者。而且,现在,姐夫精明强干、外甥优秀上进,姐姐的未来只会是越来越好。

    小弟是“雏鹏丰羽”、“鲤跃龙门”,考上北京理工大学,在十里八村,还是头一个,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将来步入社会,起点自是不同,还愁没有大好前程吗?

    倒是自己,当初最不想向命运低头的人,却成为了一个老鼠一般惴惴度日,避人唯恐不及的漂泊之人,而今落魄到这般境地!今生今世怕是都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小昊天见妈妈不太开心,就摘了一朵花,跑到妈妈面前:“妈妈,这个给你!”

    吴燕接过花,搂住儿子说:“儿子,妈妈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妈妈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你可要给妈妈争口气呀!”

    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嗯!”

    ……

    儿子真是很争气!虽说因付不起高昂的借读费,吴燕不得已带着儿子到了离市区最近的乡镇学校。但昊天的成绩却是一路领先,到中考时,竟出乎市里所有中学的意料,一举摘下了中考状元的桂冠。并获得教育局一万元的奖金。

    电视采访,广播、报纸纷纷报道,这让吴燕有一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她庆幸自己把孩子生下来,虽然这些年日子过得很艰难,但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儿子终于让她享受到了被人仰视的滋味。只是飞升太猛,让她不禁有些发晕。

    这一年,姐姐

    (,请翻页)

    家里也迎来一个大喜事:姐姐的儿子以全市第十的成绩,考入了浙江大学。浙江大学!仅次于清华北大!无论是高考成绩,还是学校的档次,都比当年小弟的北京理工大学,不知要高出多少!姐姐家大摆筵席,遍请亲朋,好不热闹。

    这回吴燕也带着昊天来参加外甥的升学宴了!

    除了给外甥的礼金外,她的拎包里还放了几份《龙北日报》,报上有她儿子的大照片。

    外甥考上浙江大学,她发自内心的高兴。这不仅仅是亲情使然,更重要的是,使她增添了无穷的信心和力量。外甥当年中考不过是全市第十一,   而今,儿子是全市第一!那么,三年之后,儿子考上的绝不会是浙江大学,更不会是北京理工,而应该是清华、北大!

    但是,吴燕心里还是有着难言的苦涩。就是,这一切,爸爸都看不到了!在昊天刚上初二的时候,老吴就因心肌梗死,死在了狱中。爸爸的离世,在吴燕心中留下了一道难以磨灭的伤痕。

    ……

    她忘不了,那是一个大雨天。儿子重感冒,发着高烧,她以瘦弱的身子背着比自己高半头的昊天去乡卫生院。从家里到通乡大道是一条泥泞的小路,平时的傍晚,乡镇都不好打车,更何况下着大雨?

    一路上,她背着儿子,跌跌撞撞,几次,都把儿子摔掉在泥水混杂的小路上。雨一直在下,吴燕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好不容易到了卫生院,看着儿子输上液,她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这时,姐姐突然打来电话,说爸爸病危!

    天哪!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看着眼前仍在昏迷中的儿子,想着自被带上囚车就再未相见的父亲,她几乎崩溃了!

    等到她乘车赶到父亲所在的医院时,父亲正拉着外甥的手,断断续续地说:“……有你,……姥爷——骄傲!……好好学……考个好大学……给咱家……争脸……”

    “爸——!”吴燕跪在父亲的病床前,抱着父亲痛哭不已。

    爸爸艰难地抬起手,抚摸着吴燕的头:“燕儿——,燕儿——!”

    父亲在对女儿的呼唤中,溘然离世!

    她不知道父亲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但父亲对外甥的嘱托,她记住了!

    ……

    “呦——!这不是燕子吗?这些年你跑哪儿去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啊?”是同村过去的小姐妹。

    遇到熟人,意料之内!怕啥?儿子都是状元了!当年外甥中考,和昊天可差得远呢!

    吴燕连忙拉过昊天:“这是我儿子,这些年孩子小,竟照顾他了!——你们孩子都多大了?学习成绩怎么样?”

    “嗨!我家孩子——,跟你大外甥可比不了!——你姐姐可真厉害!不仅把弟弟供上了大学,儿子还这么争气!我们可是没法比了!”

    吴燕有意把话题拉倒孩子的学习上,一只手伸进包里,就等着别人问到儿子的成绩时,好好炫耀一番。

    可是,无疑,姐姐的光环实在是太强大

    (,请翻页)

    了!

    “哎——!燕子,前些时候,咱们同学聚会,大家还提起你了。现在,大伙见到你,管保不敢认你了!——你变化太大了!都有白头发了!”

    “我……?少白头!上学时就有……”

    话不投机!带来的报纸一张都没送出去!

    ……

    送走所有的客人之后,姐姐来到吴燕面前,把她送的红包还给她,另外又拿出一沓钱来,也一并交给她。

    “姐,你这是干啥?这好歹是我的一点心意!”吴燕推脱着。

    “燕儿,咱们是亲姐妹,不讲客套。昊天考上高中了,成绩这么好,姐也高兴。这个钱你拿着,上高中花钱的地方多,跟姐你别客气。另外,在一中附近我们有一套房,里面家具家电及所有的生活用品都齐全,你们直接住进去就行了。原来是妈陪我儿子在那里住了,现在,小弟家生了孩子,妈就去北京了。”

    雪中送炭啊!还得是亲姐姐!

    但是,吴燕却说:“姐,这么的吧,房子我就住了。但是,我得按月付你房租。”

    “你打姐脸呢?姐能要你的房租吗?你把孩子照顾好,让他考个好大学就比啥都强!这也是给咱家争脸呢!我把《龙北日报》给小弟寄过去了,都替你高兴呢!小弟说,妈都掉眼泪了。”

    “姐,房租你得收,这钱不是我给,是一中给。当初,初中的时候,学校怕我们转学,就给我们单独租的房子。”

    姐姐骄傲地看着昊天说:“看看,这学习好,就是不一样!一定好好努力,将来考上清华、北大,就在北京和姥姥、舅舅团聚了!”

    “会的!一定会有那么一天!”吴燕对此坚信不疑。

    回家的路上,昊天问:“妈,咱们房租——学校也没说给报销啊?”

    “儿子,只要你学习好,房租,学校一定会给报销的!——儿子,妈以后就指望你了!一定要给妈妈争口气!”吴燕搂过儿子。

    ……

    终于放寒假了!学生们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但是家长群里确是怨声载道:

    李大齐妈妈:唉!就怕学校放假!这熊孩子在家,早晨不起,晚上不睡。真拿他没办法!

    韩萌萌家长:是啊!抱个笔记本电脑,成天追剧,除了小食品,饭都不正经吃。愁死了!

    倪娜家长:整天是屋里屋外的瞎转悠,就是不看书!你还不能说。一说,就嫌你唠叨!这一个假期这么长的时间,不都荒废了?

    陈家宝妈妈:我儿子放假,我都看不到他人影,一天到晚不着家。

    李大奇妈妈:@明皓,明老师,你办个补习班吧!你们夫妇一个语文、一个数学,多好啊!

    路嘉怡妈妈:好!我支持!场所我提供,一应设施都不用大家操心。

    家长甲:支持!

    家长乙:赞!

    家长丙:同意!多少钱都行,不能路嘉怡家长一人承担。

    ……

    是啊,这个假期到底该怎么办?明皓也是冥思苦想。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