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第三十五章:恩怨情仇

时间:2018-08-19作者:敬尧

    第二天下午,体育课。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同学们带着运动鞋纷纷往体育馆走,明皓叫出无精打采的陈家宝。

    “我送你去一个地方。上车!”明皓借来了杜涛的车。

    陈家宝坐到副驾的位置,不解地问:“您送我去哪儿啊?”

    明皓说:“你今天最想去哪儿?——你回头看看,是什么?”

    “生日蛋糕!——老师,你看我的作文了?”

    明皓点点头。

    “今天是我奶奶的生日!好几天了,我心里一直挺憋闷的。我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她想我,我也想她!一想到她在校门口看我的情景,我就想哭。”陈家宝哽咽了。

    车开到家宝姑姑家的小区。

    爷爷去世后,家里只剩奶奶一个人了,姑姑不放心,就把母亲接过来和自己一家住在一起。

    “我在车里等你,不用着急,下节课是自习。”明皓嘱咐道,“家宝,你大了,这些事可以自己做主的!”

    家宝点点头,拎着蛋糕飞快的跑上楼。

    敲门之后,姑姑打开门,一看是家宝,愣住了。随即便大喊:“妈——,你看谁来了?是宝宝——!你大孙子来看你了——!”说着,一边擦眼泪一边把家宝拉进屋里。

    奶奶人还没出来,但声音早传了出来:“宝宝?——是宝宝?宝宝来啦——?”由于太着急,老人在房间门口一个趔趄,家宝赶紧一个箭步窜过去,扶住了奶奶。

    奶奶抱住家宝,老泪纵横:“宝宝,你可想死奶奶了!——那天,我去你们学校,可是——人家不让进!……”

    “奶奶,我看见您啦!可等我们解散休息时,我过去找您,您已经走了!”

    “啊?你看见奶奶啦?唉——!都怨奶奶啊!我咋不多等一会儿呢?——让我们宝宝失望啦!都是奶奶不好!——咋就不多等一会儿呢?……”奶奶的满脸的皱纹里都含着热泪。

    ……

    儿子没了!孙子走了!老伴儿过世了!人世间最大的哀痛如泰山压顶一般,突然压在张奶奶的头上。原本刚强的奶奶也承受不住了!送走老伴儿之后,她像着了魔一样,每天都要带着各种零食到家宝的学校门口,而家宝也是一下课,就飞奔到校门口,总是哭着要跟奶奶回家。

    此事被家宝妈妈蒋美娜发现了,便断然给家宝办理了转学。

    “找不到宝宝啦!……找不到宝宝啦!”那段时间,张奶奶每天嘴里都念叨着这句话。

    快到奶奶的生日了,姑姑左思右想,还是鼓起勇气给蒋美娜打了电话,请求能让家宝回来陪奶奶过个生日。

    但蒋美娜说,家宝和张家没有关系,他好不容易融入到新的家庭环境中,必须斩断过往的一切印记。还请他们好自为之,不要再打扰家宝了!

    张奶奶大病一场!

    直到家宝升入初中,老人家才又找到了孙子的行踪。但是,为了不打扰家宝,张奶奶总是在中午放学的时候,在学校大门对面的二楼咖啡厅,远远地望着家宝。

    尽管知道这个孙子和自己没

    (,请翻页)

    有半点血缘关系,但是,用老人的话讲:“养个小猫小狗,时间长了也有感情,何况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伺候大的心肝宝贝?”

    老人就这样,默默地关注着她的宝宝,——关注了三年!

    ……

    宝宝今天终于回来啦!

    家宝搂着奶奶,指指放在桌上的蛋糕,说:“奶奶,今天是您的生日,我从学校出来的,就是专门来给你过生日的!”

    听到家宝这番话,姑姑哭了,说:“宝宝,你知道吗?从你离开家之后,你奶奶就没过过生日!她说,宝宝不在,没人替她吹蜡烛……今天我和你姑父也做了这一桌子菜,可是,她说吃不下去……”

    家宝擦掉眼泪,揭开蛋糕盒子,把蜡烛插好,接过姑父递来的打火机,点上蜡烛,又扶着奶奶坐下,把生日冠戴上。

    “奶奶,从今往后,咱都好好过生日!我现在大了,自己的事能自己做主了!你放心,以后有时间,我会常来看您的!”他为奶奶擦拭着泪水,“不哭了!快许个愿,我帮您吹蜡烛!”

    奶奶说:“奶奶是高兴啊!我孙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惦记奶奶了!奶奶,——知足了!奶奶能常常看到你,听你叫一声‘奶奶’,就比啥都强啊!”

    这是这个家里久违的生日宴。家宝看着奶奶增多的白发,不由得有些心酸;而奶奶看着这个当年被他妈妈强行拉走,而今偷偷跑来为自己庆生的孙子,则是倍感安慰。

    人们常说“血浓于水”,但是比水更浓的——不仅仅是血!

    该走了,但都是恋恋不舍。家宝在纸上写下两个电话号码:“奶奶,姑姑,这两个电话号,上边的电话是我的,但我们上学不让带手机,晚上十点以后或放假的时候可以打我这个电话。下边这个是我们班主任的,白天有事打他的电话,他会告诉我的。——今天就是他开车送我来的,还在下边车里等着我呢!——我得走了!”

    ……

    回去的路上,看得出,家宝很释然。他感激的看着明皓说:“老师就是老师!——您不知道!我都要愁死了——!一直不知道咋办才好!今天我来了,奶奶可高兴了,我心里也觉得特踏实!您说的对!我大了,这些事应该自己做主!”

    明皓拍拍家宝的脑袋:“你们已经习惯于接受家长的安排了!小的时候,不会思考,所以也不会去想这种安排到底是对还是错,只是一味地盲从。现在大了,知道思考了,但还只限于思考事情本身的矛盾纠葛,却不考虑如何化解。所以说,你貌似长大了,但还不成熟。”

    “是啊!到了新家之后,妈妈总是灌输我:你爸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他那么大的公司,将来都得你来继承,你是注定要当老总的。所以我在学习上,丝毫没有紧迫感。——就连读这个高中,我也是自费生!不像嘉怡,人家是凭分数考上的!但是,自从艾老师那件事之后,我受的触动挺大的!后来艾老师也常教导我。我现在是为我自己学习。那个老总不是我的!我更不想我妈寻死觅活地为我争什么!——将来不管干啥,我都要靠我自己的努力,有尊严地生活!”

    (,请翻页)

    此时的陈家宝和气倒艾老师时,简直是判若两人。

    ……

    晚自习时,明皓把路嘉怡叫到办公室。他在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放到嘉怡面前。

    “老师,您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嘉怡敏感地意识到,今天老师和她的谈话不一般。

    “没啥大事。就是——,我这个人有时也挺八卦的!”

    “您是想问我和陈家宝吧?”

    “聪明!”明皓笑了。

    “唉——!咋说呢——?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我们家这点丑事是人尽皆知!要是没有他,我们家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一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明皓说:“那你想过没有,这事能怪到家宝头上吗?”

    “不怪他怪谁?他那个不要脸的妈,要不是依仗着这个儿子,她能要挟谁呀?陈家宝比我大一岁还多呢!她要想让他儿子认祖归宗,早干嘛去了?还不是当初人家那个老爷子是银行行长,有权有势,给她安排了工作?——而陈川呢?当时不过是一个包工头,她没看在眼里。后来,看着我们家的企业越做越大了,眼馋了,才不顾廉耻地来个认祖归宗。”路嘉怡越说越气愤。

    “陈川是该你叫的吗?”明皓说,“说到底,——就算有错,也是他妈妈的错呀!”

    “他就是他妈妈的筹码!当时,陈——那个人根本就不想和我妈离婚!我妈也愿意息事宁人,委曲求全地答应接受陈家宝,——或者给他们一笔钱。——可他妈不同意啊!非要破镜重圆!说——他的儿子既不能缺爹,也不能少妈。——我就活该缺爹少妈吗?缺不缺德呀?还当众拉着陈家宝要跳楼!——哼!我没在跟前,我要是在场,就直接把他们推下去!”

    “淑女——!淑女——!”明皓提示道,“注意自己的形象!——别像个市井泼妇!”

    “有您这么说自己学生的吗?”

    “你都要杀人了,我说说还不行啊?”

    “我不也就说说气话嘛?”

    明皓说:“你是非常理智的孩子!你为什么就不能理性地对待家宝呢?”

    “鸠占鹊巢!——你让我怎么理性地对待他?”

    “鸠在雀的巢穴里就一定过得舒心吗?——更何况那原本就不是他的意愿!更不是他能左右的!家宝以前在张家过的是什么日子?那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啊!可是,现在呢?虽然是有亲生父亲在身边,可在他心里,他能忘掉过往的一切吗?这个亲生的父亲和继父又什么区别?陈家是家大业大,可陈家人不接纳他,他和孤儿又有什么区别?他为什么跟艾老师感情那么好?因为艾老师关心他!——他太渴望别人的关心啦!——你以为你失去了父爱,可是你想过没有,他失去的远比你失去的要多得多啊!”

    他又拿出家宝的作文,递给路嘉怡:“你好好看看吧!”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