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第三十四章:不愿长大

时间:2018-08-18作者:敬尧

    一秒记住,小说!

    又是一个下雪天,明皓天还没亮就急匆匆的出家门来到学校。刚进校门,就见十多个人正在本班的分担区里忙碌着。走到跟前就听到一个人大声说:“大家抓点紧,要不学生们就该来了!”

    “陈先生,是您!”明皓认出此人正是陈家宝的父亲。

    陈家宝的爸爸陈川不好意思的说:“明老师,你咋来这么早?”

    “我总得看看到底是谁做好事不留名啊!你是哪里找的这么多人?”

    “我是干啥的?——开建筑公司,工人还不有的是!明老师,既然你都知道了,以后我们也就不用偷偷摸摸的干活了。咱们说好,——你们班的雪我包了!——但是绝对不收一分钱!”陈川很豪爽的说。

    “这怎么可以呢?你们有你们的工作。”

    “不瞒你说,明老师,我呢——,一是有这条件,下面工人多。二是,我发自内心的感谢你!没有你,家宝、嘉怡都不会有这么好的成绩;这第三嘛,就是……我是一个很失败的父亲。说起来,一儿一女,儿女双全。可是现在——,哪个跟我都不亲!我想尽量为孩子们多做点什么。”

    明皓有点糊涂了:“你是说路嘉怡是你的女儿?”

    “是啊!——亲生女儿!那也是我的心肝宝贝啊!她原本叫陈嘉怡,但是,自从我和他妈妈离婚之后,她就随了她母亲的姓改叫路嘉怡了。——别管姓啥,始终都是我的女儿啊!”

    “那,陈家宝和你——?”

    “家宝也是我的亲儿子,他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只是家宝回到我的身边比较晚。”陈川有些难为情。

    听了陈川的话,明皓颇为不解。陈家宝比路嘉怡大一岁,怎么还回到父亲身边更晚呢?

    尽管满脑袋的迷惑,但他也不好再问,就说:“陈先生,其实我让同学们自己扫雪,目的是两个,一是锻炼一下这些孩子;再一个,也是为了让他们的身心放松一下。不然,一成不变的学习确实太枯燥了!”

    “啊!那我明白了!下回我就给你们留着了!”

    “陈大哥,就别等下回了!剩下的就我们来清理吧?以后我们干不过来了,一定请你帮忙。”

    “好,一言为定!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说完,陈川就带着人回去了。

    ………

    晚上,安顿好婆婆和甜甜之后,黎露回到他们自己的房间,明皓还在批改作文。

    “哎?你弟弟今天可找我了,让我帮他寒假补习一下数学。”黎露对明皓说。

    “梓轩?——直接找你的?你答应了?”

    “这孩子现在愿意学习了,能不答应吗?只是——”

    明皓问:“怎么?有啥不方便吗?你假期也不去哪儿啊!”

    “关键是——在哪儿给他补啊?也不能来咱家啊!”

    “不在咱家在哪儿?你还能去他家呀?那可绝对不行!”

    黎露用手指戳了一下明皓的脑袋:“你脑袋缺根筋吧?咱妈现在可住在家里呢!梓轩跟你长得那么像,万一一聊天,妈知道他姓甚名谁,那怎么办?”

    “是啊!虽然爸去世前把我的身世都告诉咱们了,也希望我能和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亲生父母相认,他那是怕我以后太孤单。但是,在妈妈有生之年,我是不会和他们相认的!——即便是心照不宣。”

    “行了,反正假期还没到呢!”黎露铺好床铺,“早点睡吧,明天你还得起早呢!”

    “唉!睡不着啊!窝心。”说完,放下作文,穿上衣服,出门下楼了。

    黎露觉得丈夫今天有些反常,就走到阳台向下张望,只见明皓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又掏出打火机,点燃香烟,独自在寒冷的雪地里迎着寒风站立着。

    怎么啦?还吸上烟啦?——哪里不对劲呢?

    黎露回到房里,拿起桌上明皓刚刚放下的作文。

    这是陈家宝的一片文章,题目是《不愿长大》。黎露拿到床上,靠在床头读了起来:

    不愿长大

    列夫托尔斯泰说:“人类被赋予了一种工作,那就是精神的成长。”

    化茧成蝶,是人们对成长的一种赞美。的确,蝶是美好的,但蜕变的过程有多苦,大多数人说不出来,但,我正在经历着。但能否成蝶,我不敢想象!只是——这种精神成长的煎熬令我痛入骨髓!所以,我不愿长大!

    我有两个家庭,说不清哪个是原生的。

    我只记得我的童年是那样的快乐!奶奶温暖的怀抱,是我最幸福的摇篮;家里客厅的地板上,爸爸是我最驯良的坐骑;上学的路上,爷爷永远是我最勤快的书童。家里无论是谁,每次进门第一声呼唤的都是“宝宝”。

    从幼儿园到小学,无论是上学、放学,我都是左手拉着爷爷,右手牵着奶奶。尤其是冬天,我蹲在冰雪的路面上,爷爷奶奶拉着我,在地上滑行,真是太爽了!在那个家里,似乎我在哪里,欢笑就在哪里。

    可是,这种幸福很快就终止了!

    记得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天晚上,爸爸跟妈妈吵架之后,骑着摩托车出去了!——这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当我再看到爸爸的时候,他已经在一个方方正正的小木盒里了!

    那些天,奶奶不吃不喝,唯一做的事就是整天把我搂在怀里。姑姑做好饭菜,都要由我递到爷爷奶奶手里,他们才肯吃一点。

    但是,这种状态也很快被打破了!

    在我左臂上的黑纱还未除掉的时候,妈妈就要再婚了!

    记得那天爷爷说:“你再走一步,我们没有权利拦着你。但是——,我们就一个要求,能不能把宝宝给我们留下?”

    妈妈说:“孩子我不可能留下!他必须跟我走!”

    爷爷——曾经的银行行长,竟和奶奶一起跪在了我妈妈面前:“我们的儿子没了,就只有宝宝这一点血脉了!你把宝宝带走,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可是,妈妈却说:“这个孩子我不可能留在你们家的,因为……,他——不是你儿子的骨血!”说着,还拿出了一份亲子鉴定,然后,硬拉着我就离开了。

    那天,爷爷突发脑溢血,离开了人世,大概是去找爸爸了吧!

    ……

    妈妈说带我去找我的亲爸爸,要我认祖归宗。

    但是,那个亲爸爸有他自己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家庭,他甚至都不愿见我们母子!

    妈妈又拉着我去见我所谓的亲爷爷、亲奶奶,——可是,那个亲奶奶只是扔给了妈妈一张银行卡!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妈妈强拉着我,登上亲爸爸公司顶楼的天台,要带着我从天台跳下去……

    ……

    于是我到了一个新家。有了一个新爸爸。有了一个新姓氏——陈。尽管妈妈一再告诫我,这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无论如何“爸爸”这两个字,我还是叫不出口。

    后来,我知道,我的出现,让另一个女孩失去了爸爸!从血缘上讲,她应该是我的妹妹。但她却永远拿我当仇人。

    多么荒唐啊!我从姓“张”改做姓“陈”。而我那个妹妹,却从姓“陈”改为姓“路”!

    我妹妹的爷爷奶奶,原本也应该是我的爷爷奶奶,但是,他们和妹妹母女住在一起,从不允许我们一家三口登门,哪怕是过年过节。

    小的时候,日子过得很随性,只要吃好、玩好,其它什么都不想。即便有痛,也是短暂的阵痛,一会儿就好。现在不一样了!每每回想起过往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痛彻心肺!

    爱我的家庭,却不是我的根基所在;我的根基所在,我却是个多余的人!因为失去我,那个家庭失去了爷爷;却又因为有了我,我的妹妹失去了爸爸。从小疼我爱我的奶奶,要见我一面,得像特务接头一样,要小心翼翼地防备着妈妈。

    我是谁?我是谁家的孩子?

    妈妈说:“你是陈家唯一的儿子。你爸爸是陈总,你就是未来的陈总!”

    可是,除了一个姓陈的爸爸,陈家所有的人和事,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即便看得见,却永远也摸不着!

    ……

    军训时,我在队列里看到奶奶在学校的大铁门外,手扶着铁栏杆向里张望。我知道,她是在找寻她从小抱大的宝宝!可是,奶奶,在这众多的相同发型、相同校服的人群中,您可能找得到我——您的孙子?

    好不容易熬到休息,可是,奶奶却不见了身影!——奶奶,您为什么不再等我一会儿?

    我扶着铁栏向外张望……

    我不明白,是奶奶深陷在情感的牢笼里出不来,还是我也进入了这个坐不穿牢底的囚笼?

    后天就是奶奶的生日了!小时候,都是我替她吹蜡烛。离开那个家的这些年,奶奶可还会想着吹蜡烛吗?

    我好想回到从前,我真的不愿长大!

    ………

    黎露流着泪看完了这篇作文,她穿上外衣,又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羽绒服,下楼。

    她走到明皓身边,给他披上羽绒服。

    “你下来干啥?走,——咱们回去吧!”明皓搂着黎露的肩膀说。

    黎露问:“这个作文是什么时候写的?”

    “昨天。——怎么了?”

    “这么说,陈家宝的奶奶是明天过生日?那——我明天订个蛋糕,下午让陈家宝去一趟呗?”

    明皓捧起黎露的脸,仔细端详着,深深的吻了一下,说:“有妻如你,夫复何求?”

    (本章完)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