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BOSS,你老婆带球跑了 第九十四章 投资方是秦勋

时间:2019-10-13作者:温蔷

    很快就到达了汉庭,叶染染从车上下来,扶了扶脸上的墨镜,看了一眼这一栋高大的建筑,然后快步的走了进去。

    “小姐你好,请问有预约吗?”

    很快一名经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没有过于的谄媚,也没有过于的谦卑。

    叶染染脸上的神情一顿,然后快速的报了一个数字。

    “好的小姐,请跟我来。”

    然后就转身向楼上走去,在前方带起了路。叶染染不紧不慢的跟着。

    在楼梯口的第一间包厢门口停了下来,那人伸手敲了敲门,得到里面人的应许之后,才推开门,但并未走进去,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

    “叶小姐,已经到了。”

    这个时候走廊里并没有人,显得有几分的空荡,叶染染想着刚刚的那个声音,心里微微一动,但仍是点了点头,踏了进去。身后接着就传来关门声。

    绕过摆放在一旁的硕大花瓶,向里面走去,当看清楚坐在餐桌旁的人时,脸上的神情瞬间就冷了下来,也懒得废话,转身就要离开。但对方也已经发现了她,见状快速的追了上来。

    “染染!”

    秦勋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急切,看向叶染染的眼神里,闪烁着不明的光芒。

    “放开我!”

    但面前的女子却是深深的皱起了眉,根本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厌恶,冷冰冰的呵斥道。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所谓的投资商竟然是秦勋这个令人作呕的家伙。

    胃里没来由的一阵翻滚,差点吐了出来。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染染,来都已经来了。我们就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好吗?”

    秦勋握着叶染染手腕的力道不断的加紧,声音里带着几分的小心翼翼,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根本不舍得收回,如同炽热的两道光芒。

    包厢里的气氛古怪之极,叶染染闻言,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个嘲讽至极的笑容,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冷气,“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聊的。”

    一字一句的开口,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般,格外的摄人。

    秦勋幽深的眼眸渐渐的浮现出了几丝的暗色,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几分,只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低声的开口道,“我们已经五年没见了,怎么可能会没有话聊呢?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这么好的机会。”

    不顾叶染染的抵抗挣扎,强硬的把她拉到了餐桌旁坐下,还一边开口安抚道,“顺路可以聊一聊那一部电视剧,看第一眼,我就觉得最适合出演女主角的人就是你了。”

    话语温柔,却是藏着无尽的威胁。

    叶染染明亮的眼眸微微的一闪,不知想到了什么,也不再拒绝,就这样安静的坐在位置上。

    秦勋见状,嘴角的笑容扩大,显得有几分的得意。然后在叶染染对面的位置上坐下,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蜜意。

    “染染,尝尝这个红酒,是八二年出产的正宗法国红酒。我记得以前的你很喜欢。”

    拿起一旁的瓶子,笑着给叶染染倒了满满的一杯。红色的液体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流动着,如同血液一般,带着一种莫名的诱惑。

    只是她却没说话,冷眼看着秦勋的所作所为。

    “还有这个,从前我们约会的时候。你最喜欢吃的就是鹅肝了。”

    对面的男人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般,一直在不断的说着话。

    摆放在餐桌一旁的玫瑰花,带着几分的暗色,开放的并不热烈,香气却很浓郁。

    叶染染收回视线,低垂着眼眸,突然开口,“秦勋,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言语之间的嘲讽毫不掩饰。

    她的话音一落,对面的男人就好像卡了壳一般,到了嘴边的话全都梗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格外的难受。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了当初的热烈,“染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声音低沉了几分。

    叶染染扯了扯唇角,缓缓的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直直的盯着对面的秦勋,直到他脸上的神情渐渐的僵硬了下来,才嗤笑着开口。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当初和叶欣欣合伙陷害我,现在又跑来这里大献殷勤。你不觉得恶心,我还恶心呢!”

    她的话语不留半点情面,如同一把尖锐的利刃,狠狠的插进来秦勋的心脏里,鲜血直流。

    空气里似乎流动着某种不明的东西,令人感到格外的窒息。

    秦勋脸上那虚假的,令人恶心的笑容,最终落了下来,眼里的深情尽数退去,“染染,当初是我做错了。其实我早就已经后悔了。”

    他一字一句的开口道,声音你充满了后悔与自责。整个人都被悲伤笼罩。

    在祈求着叶染染的原谅。

    可惜的是,坐在对面的女子,脸上的神情没有半点的动容,只有厌恶,“后悔?你后悔又关我什么事?难道你后悔,当初的事情就可以重来吗?”

    连续几个反问,怼的秦勋脸色微变,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仿佛在极力的压制着忍耐着什么。

    过了好半天,才缓缓的开口,“染染,我不为我自己找借口。但我希望你能够重新的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能够弥补你的机会。”

    字里行间流淌着不明的情绪。

    包厢里,又陷入了诡异的沉寂之中,暗红色玫瑰花上的水珠,沿着花瓣往外滑,滴答一声掉落在了桌面。

    “不可能。”

    没有任何犹豫的,斩钉截铁的拒绝。叶染染眼中深藏的讥讽,让秦勋眼里翻滚着的黑气越发的浓重。

    只是她的语气顿了顿,伸手将垂落在胸前的长发抚在了耳后,露出了修长而白皙的脖子,就接着道。

    “弥补,以什么身份?我的妹夫吗?”

    说到这里直接就笑出了声来,满满的都是嘲讽与鄙夷。

    秦勋脸色彻底的沉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叶染染,脸上的神情一阵的千变万化,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仿佛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剧烈的响声,伴随着女子尖锐的声音,“秦勋!我知道你可在里面!快给我开门!”

    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怒气。

    叶染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微微的挑了挑眉梢,眼中带上了几分的幸灾乐祸。

    看来接下来是有好戏看的。

    当然,关于自己也是这戏中人的一部分,她是半点也不在意。

    门外的声音还在继续,并且越来越响。

    秦勋本就难看的脸色,又往上升了一个度,死死的咬着牙关,脸上的神情紧绷,强压制住心底滔天的怒意。只是他始终没有起身,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秦勋!你还是不是男人?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心虚了是吧?”

    叶欣欣的声音很有标志性,只要一尖叫就会破音,极其的刺耳,就好像是某种物品在反复摩擦着一般。

    而且除了她的尖叫声以外,门外显然还有着一些其他的动静,比如工作人员的劝说声。

    叶染染好整以暇的端起了面前的红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暗红色的液体带着一股甜味,却并不腻,反而格外的清香。

    啪的一声轻响,是杯子与桌面接触发出的声音。

    “怎么?你老婆来了也不出去接?”

    凉凉的开口,神情里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

    这明显看好戏的行为,让秦勋心里又是一阵的窝火,但却又无法发泄。

    突然传来了一个细微的响声,在这个寂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的明显,紧接着就是推门声和急切的脚步声。

    “秦…”

    才刚刚吐出一个字,叶欣欣就好像是被卡住了喉咙一般,死死的睁大双眼,看着餐桌旁相对而坐的两人。

    说来也是巧,叶染染的位置刚好是面对着门口的,所以只要一开门,就能看清楚她的脸。

    对着叶欣欣举了举手中的红酒杯,没有半点慌张,淡然自若的开口道,“欣欣你来了,快坐下来一起吃吧。”

    意味不明的视线在餐桌上扫过,突然想起,叶欣欣好像最讨厌的就是鹅肝。嘴角的笑容渐渐的变得微妙了起来。

    “这鹅肝,可是秦勋亲自推荐的,如果你不尝尝的话,那还真是可惜了。”

    沉寂到令人窒息的氛围,瞬间破裂。

    叶欣欣的表情彻底的扭曲,尖叫一声就扑了过来。

    “叶染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勾引自己的妹夫!看我今天不撕了你的脸!”

    女人的嫉妒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她的速度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身前,高高的扬起手掌,只是她那个巴掌还没有落到实处,就率先被人给阻止了。

    秦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叶染染的身前,面无表情的盯着一脸怒容的叶欣欣,眼里没有半点情绪,冰冷的令人害怕。

    “秦勋,你竟然帮着这个贱人!”

    好半天过后,叶欣欣不敢置信的开口,眼底翻滚着复杂的情绪,悲伤绝望嫉妒…

    “你不要再无理取闹。”

    可惜面前的男人给出的回答却是令她发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