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521章 她更恨君九!

时间:2018-07-12作者:豆喵喵

    ,

    第521章

    主人。小五直起身体抬头在君九的下巴上蹭了蹭,它担心的尾巴都竖起来了。小五在君九心底困惑担心的说道:“主人没事吧?这颜曼冬好奇怪,为什么要留给黎丁?就好像知道主人你会来这里一样。”

    “没事。”君九抬手揉了揉小五的脑袋。

    她眸光幽暗,冷冷泛着无情的光泽。君九平静和黎丁对视,她开口:“黎府主知道我的身份?”

    她指的不是她是君九这个表面身份,而是更深关于她的娘亲颜曼冬的。黎丁知道多少?

    黎丁明白君九的意思,他点点头。“不错,老夫知道你是君九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你的身份了。后来才确定,你就是她颜曼冬的女儿。小家伙你用不着多想,老夫会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你的。”

    君九眸光闪了闪,她淡淡点头。

    接着黎丁开始告诉她关于她娘的故事。开头,和芳姑说的相差无几,基本是一致的。后面才有了变化。

    黎丁说:“你娘被抓走前将这部灵诀给了我,说留给你。若你能来到太皇府,就将这部灵诀给你修炼。若你没有来,那就让它一直封存落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谜盒也是她给你的对吗?”君九问。

    黎丁不意外君九会猜到。她是颜曼冬的女儿,知道是很正常的事情。黎丁点头。这谜盒又是另外一件事了,黎丁说着语气里都是怀念。“别看你娘亲柔柔弱弱的像芙蓉花一样,实际鬼机灵聪明又坏点子多。这谜盒就是她送来考老夫的。可怜老夫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为她这个

    谜盒愁的头发都掉光了。”

    君九闻言,瞅了眼黎丁饱满丰富的发量,挑了挑眉没说话。

    笑看着她,黎丁又道:“我刚刚说过,学会了灵诀才有资格前往中三重。若你能学会这个灵决,老夫就会在来年打开中三重大门时,添上你的名字。怎么样?”

    “好。”君九一口答应。

    她收起玉简,目光冷冷坚定与黎丁对视。君九桀骜勾唇,“黎府主等着吧,明年你一定会加上我的名字的。”

    “好。等你能去时,我就告诉你怎么去中三重找你娘!”顿了一下,黎丁复杂的加上一句。“还有你爹。”

    “看来黎府主还知道我爹的下落。”君九眯眸,眼底深处闪烁着深沉。

    黎丁也没有打算隐瞒君九,他径直开口解释:“因为你爹能去中三重,还是老夫给他开的门。你爹也是个人物,让老夫破了一辈子遵守的规矩。或许,你也会让老夫开第二次例,老夫很期待。”

    黎丁笑着,朝君九挥挥手。“去吧,好好钻研灵诀。要学会它可不容易!还有这几天就要去天机阁了,祝你好运。”

    “君九告辞。”君九行礼,转身离开。

    黎丁并没有告诉君九,在他的认知中,他相信君九能学会这个灵诀!一脉相承,颜曼冬的女儿怎么都不会差!但他祝愿君九在天机阁还能得到灵诀,学的越多,实力越强,去了中三重才能多一分保命的实力。黎丁也没有劝君九留下。在他第一眼见到君九时,就知道这个小

    家伙是下三重这种小地方困不住的。

    ……

    太皇府中,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宫殿。

    啪啪啪——

    长鞭扬起啪啪抽打在皮肉上的声响,红罂的惨叫渐渐从无比凄厉刺耳再到微弱奄奄一息,鞭笞仍没有停。

    被银卫抓着趴在地上,背上从脖子开始到脚上,衣裙都被抽裂露出下面血肉模糊的身体。红罂痛的几欲昏厥过去,可每次她快昏过去时,一鞭子下来就能将她痛醒。

    因为这鞭子上不仅有倒刺,还抹了刺激的药。堪称让受罚之人生不如死!

    红罂现在就痛的生不如死,她死死握紧了拳头,双眼赤红有血珠从眼眶里流出来。红罂满眼的恨意,她恨!不是恨自己无能,没有完成任务。而是恨墨五月,恨他为什么要叫这么个让她误会的名字!如果不是让她误会了,她怎么可能主动去独孤清面前领命抓人!都怪他,他怎么不叫墨一月,二月,偏偏是墨五

    月?

    红罂更恨君九!恨到发狂,恨到想要将君九凌迟,千刀万剐!

    如果君九没有逃,成功中了蛊毒被独孤清操控,那她早就替代了妙玉儿,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荣华富贵,各种修炼资源用之不尽。多么美好的未来?可偏偏君九逃了。

    都是他们的错!她唯一的错,就是没有手段再毒,更毒一点!

    宫殿内,独孤清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他拳头捏的嘎嘣响,听到外面红罂的惨叫声也只是冷哼一声,“没用的废物!”但转瞬,独孤清脸色扭曲的像是要吃人一样。

    他咬牙切齿,“水清涟,你别欺人太甚!不过一个小小弟子,竟然在学府公然杀我的银卫。水清涟,你以为这还是曾经你独权笑傲太皇府的时候吗?”

    可不管独孤清怎么怨恨的低骂,都遮掩不了他语气深处的一丝恐惧。

    对他而言,水清涟就是一个他无法挖倒的巨人,而他只是巨人脚下的一只蝼蚁。不甘心,又怨恨,可更惶恐恐惧不敢动手。哪怕杀他银卫的不是水清涟,而是水清涟的弟子,独孤清也不敢对倾君下手。

    万一水清涟那个疯子走出他院子,再次动手。有谁拦得住他?越想越恐惧,独孤清咬紧牙关他匆匆起身走到屋中。开启密室,独孤清脚步极快极匆忙的取下红绸,露出里面一张镜子。独孤清对着镜子呼唤一个人的名字,连续呼唤了三声后,镜子中心荡漾开水波,渐

    渐显现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苍老的老者,他睁开眼锐利可怕的眼睛让独孤清不敢对视。老者阴沉沉看着独孤清,“独孤清,你不该来打扰我。”“可是白府主,地魔宫有动静了!”独孤清急切说,“水清羽派了奸细混入太皇府,还插手兽赛。我完全有理由怀疑,水清羽回来报复了!一旦他联络上水清涟,水清涟帮他。光凭我是绝对对付不了他们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