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471章 红罂有个主意

时间:2018-07-06作者:豆喵喵

    红罂屈膝跪下行礼,“红罂拜见府主。”

    “你做的很好,及时通知了本府主。红罂,你想要什么赏赐?”独孤清坐在椅子上,孤高冷傲的扫了眼红罂。

    妙玉儿绝对想不到,她让红罂拦住庞佳月别让独孤清知道了。结果,红罂扭头揭发她!才有独孤清赶到赌石盛会的事。

    红罂谦卑低下头露出柔弱的姿态,她行礼说:“是府主的饶恕才让红罂活到今日,红罂感激不尽,唯有效劳府主才能表达一二。这是红罂分内之事,希望府主能允许红罂为您分忧。”

    “哦?”独孤清笑了。

    他轻蔑看向红罂,“分忧?你有什么本事为我分忧,说来听听。”

    “我知君九是府主的未婚妻对么?接下来的话,并不是红罂大胆诋毁君九,而是实事求是,都是真的!府主您不知,君九原是从两宗十国来的。她是天武宗的小师叔。”

    “说重点。”独孤清不耐烦打断她。这些红罂早就说过了。

    红罂点头,再开口:“君九与他师兄卿羽关系匪浅,后有太初学院牧景元,还有紫霄学院傅临湛和傅临霜。府主,君九并不值得府主您付出感情待她。”

    冷冷眯眸,独孤清盯着红罂的目光锐利充满了杀气。

    他手一抬,无形的手掌掐住红罂脖子。独孤清怒笑:“你的意思,是本府主待了绿帽子?”

    “不,不是。”红罂艰难挣扎,她抓着脖子也扯不到无形的大手,脸色渐渐发白。红罂张嘴急忙说:“红罂的意思,是君九应该主动祈祷您的宽恕!”

    独孤清松手,红罂痛苦的咳嗽了半响。她不敢停顿,生怕独孤清没了耐心直接扭断她的脖子。红罂低垂着头,眼眸中闪烁毒辣的光芒。她说:“属下有一妙计。让君九吃下痴情蛊,这样就能钟情府主您一人。以前的事不管,将来她都会专情于府

    主您!”

    原本不以为意,权当让红罂说说乐子瞧。

    但在听到这句话时,独孤清神色起了变化。他眯起眼眸,竟发现自己从未想到过这招!

    他才不管君九喜欢谁,跟谁有关系。他要的只是时间密匙!还有君九的身份!如果君九吃了痴情蛊,钟情他一人,今后全听他的命令,他想要什么还怕得不到吗?

    嘴角上扬,狂喜。

    独孤清锐利盯着红罂,“那你可有痴情蛊?”

    “有。现在就能让君九吃了痴情蛊!”红罂迫不及待的说。

    独孤清却迟疑摇头,“不行。君九身边有一护卫名为冷渊。实力很强,有他在无法对君九下蛊。”

    冷渊的实力,独孤清都看不穿。一旦下蛊失败,让君九发现了。不仅他精心维护的假面被拆穿暴露,他还会失去得到时间密匙的机会。一旦君九逃跑了,那更麻烦!

    眼珠子打转,红罂突然笑了。她说:“府主,红罂有个主意。请府主您听听!”

    “快说!”

    ……

    冷渊回去,将他听到的全部告诉了君九。

    冷渊说完了补充,“君姑娘,这妙玉儿绝对是大问题!我一眼看穿她爱慕独孤清,她知道君姑娘你和独孤清有婚约,肯定还会对君姑娘你出手,暗算偷袭都有可能!”

    妙玉儿能干出设计陷害君九的事。就能再做一次,甚至直接下杀手!

    君九微微沉吟,“我猜对了。妙玉儿是为星落辰报仇而来。但她怎么会知道星落辰是我杀的?”

    “独孤清告诉她的!”小五说。

    君九摇头,不会是独孤清。

    现在独孤清正努力的刷好感,企图她能动心,喜欢甚至爱上他。独孤清不会做这种事!

    冷渊开口:“说不定就是独孤清做的!他想英雄救美,让君姑娘你对他产生好感!”

    “如果是这样,独孤清就不会叱问妙玉儿。他可不知道冷渊你在偷听。”君九的话让冷渊无法反驳,这的确是真的。

    但他们也必须提防妙玉儿!

    陷入情爱中的女人,尤其爱而不得的都是疯子!指不定下次能干出什么事来。冷渊摩拳擦掌,“君姑娘,不如我去杀了她?”

    “好主意!还能让独孤清损兵折将。”小五举爪赞成。

    君九看看一人一猫,并没有回答。一旦杀妙玉儿,就会将目前平静的局面打破,不能预测独孤清会做什么。

    她还未查到有关颜曼冬的任何消息,还不知怎么去中三重。这时候跟独孤清撕破脸显然不明智!继续维持表面平静,拖延时间?

    君九忽的起身走到窗边,她抬头看向苍穹。天色似有狂风暴雨将来,乌云密布,阴沉沉的让人透过不过气来。心有所感,君九低喃:“风雨将来……”

    冷渊:“君姑娘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这里怎么一只鸟都没有。”君九偏离主题的说了句。没有鸟,她就无法操控鸟儿去打探情报。

    冷渊却听在了心底。计划着去抓一群鸟儿来?

    此时,君九却不知她还未计划动手,独孤清已伸出魔爪!

    一日,君九出发去藏书阁。背后跟上了小尾巴,她们远远坠在后面,还披戴着斗篷。冷渊勉强认出一人是妙玉儿,另一个人却看不到脸,不知身份。

    君九目光微沉,“盯着她们。”

    “好。”

    她走近藏书阁中,借着藏书阁窗户的缝隙看出去。只看到一闪而过的斗篷角,她们没有进藏书阁,只在停在外面。像是在监视她!

    小五肉垫轻轻踩在书架上,迈着猫步走过来。小五说:“是独孤清派来的吗?”

    君九:“暂时无法得出结论,但来意不善。”

    “我会保护主人的!”小五严肃挺胸,水汪汪漂亮的猫瞳盯着君九。惹的君九笑出声,抬手去摸它。小五怎么这么可爱呢?

    藏书阁外。

    妙玉儿抬头,斗篷下露出一张狰狞愤怒的脸。她死死瞪着红罂,“这就是你说的解释?红罂,你在逗我玩吗?浪费我时间,信不信我扭断你的脖子!”妙玉儿满眼的狠辣和杀气。红罂不急不怕,她勾起猩红的唇角。“你先别急,听我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