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428章 不可描述和金屋藏娇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六壬补灵丹、回气丹、太元阳丹……等等,十种不同的丹药,相同的是他们颗颗都是炼制极其难,耗费时间长,找药材还难的丹药。且能炼制这种丹药的,唯有炼药大师。

    可就是炼药大师,一个人也不可能炼制出十种丹药来!!

    芳姑话还没说完。她接着说:“这个有时间限制的。一颗丹药给你三天时间,十颗三十天足够了吧?一个月后的今天,我要见到这十颗丹药炼制成功。”

    “绝对不允许作弊!所以,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去购买药材。三天后我亲自检查然后送你去炼丹房炼丹。炼丹期间,会有专门的人给你送饭的。”

    芳姑越说越得意。她可以肯定,君九必输无疑!

    没有人能在一个月内炼制出十颗不同品质不同药效的丹药。就算是炼药大师也不行!他们太皇府都无人能做到,君九更不可能。

    她输定了!

    把君九送到炼丹房里一个月保护起来。一个月后判定她失败,然后送她出去。多么完美的计划!她成功保护了君九。

    “好。”君九合起册子,抬手打断卿羽他们想开口说的话。

    抬头,君九看到星落辰和红罂诧异又惊喜又幸灾乐祸的表情。还有芳姑高兴努定的神色。君九冷冷勾唇,“这个任务我接受。现在我能提前离开去准备丹药吧?”

    “可以。你只有三天时间准备!”芳姑特意提醒君九。

    看起来好心,然而谁都觉得她恶意十足。别说三天内找齐全十颗不同丹药的所需药材。就是一颗两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芳姑分明就是要君九输!

    君九不理芳姑,转身就走。

    见此星落辰立马开口:“芳姑,我身体不适先回去了。至于今天的课程我都知道,也不用学了。红罂,我可以教她用不着你。红罂,我们走。”

    星落辰傲慢自得,根本不等芳姑同意。挥手就让人来抬椅子,和红罂迅速离开这儿。

    不好!

    傅临霜眸光冰冷,他开口:“君九只能去药房买药材。星落辰跟红罂现在离开,肯定会去捣乱。”

    “那我们赶紧去阻止他们!”傅临湛急忙说。

    然而他们被芳姑全部拦住了。敢走,就会被剥夺资格踢出去。他们只能气得咬牙切齿,心急如焚的坐下来听芳姑授课。然而全程,谁都没心思去认真听。

    他们一边祈祷君九能找到药材。一边计划回去就飞鸽传信,告诉紫霄和太初寻找君九需要的药材!

    傅临霜没有说错,星落辰的确打的这个主意!

    半路上,星落辰就命令红罂。“红罂,你持老头子的令牌去药房。不管是什么药材,全部锁起来不许买卖。三日以内,一毫米的药材都不许卖出去!违者,你知道怎么处置的。”

    “明白!”红罂笑的阴狠,她摸了摸腰间的新鞭子。

    红罂看向星落辰又说:“还是星师兄反应快。咱们现在锁了天虚城的药材,让君九什么都找不到。她输定了!”

    “快去吧。我还要去找毒药师斐青,他也能帮上忙。”

    “好!星师兄放心,我会亲自守着。君九偷都别想偷到!”红罂狞笑着,大步带着人前去天虚城。

    然而君九压根没想过去天虚药房买。她直接回了屋子,抱着小五躺在榻上睡个回笼觉。找齐药材?她两个空间,一个手链空间,一个戒指空间。最不缺的就是药材!

    而且刚刚好,炼制这十种丹药的药材,她都有!

    一觉睡得舒舒服服,君九睡眼惺忪的睁开眼。进入视线中的,是某妖孽一双勾魂夺魄的金色眼睛。不管什么时候看,君九都觉得特漂亮了!就冲墨无越这双眼睛,她看一辈子都不会腻。

    抱着小五往怀里揣了揣。君九打了个哈欠,“无越你什么时候来的?”

    “从你睡回笼觉开始。”

    君九:……好吧,她已经习惯了。墨无越陪她一起睡都不算什么了。

    墨无越:“这里气候太冷。我让冷渊在屋子四角的地下埋了火石,灵力催动就会暖和起来。”

    “咦?难怪我说今天这么暖和,睡得舒舒服服的不想起来。还真是辛苦冷渊了。”说着,君九瞧见墨无越看她的眼神,嘴角一勾戏谑:“好吧,也谢谢你。”

    “光谢谢没有诚意。让我亲亲小九儿好了~”墨无越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得寸进尺。

    君九躺着没有动。她眯起眼睛看着墨无越手撑在她头旁边,渐渐弯腰靠近。这时候君九戳了戳小五的屁股,‘小懒猫醒醒,主人需要你爪子的时候到了。’

    咔吱——

    “小师妹!”

    与此同时推门声,和卿羽的呼唤同时响起。卿羽一抬头看到屋里的画面,他转身砰的把门关上。

    君九和墨无越沉默中,耳尖听到卿羽在外面阻拦牧景元,傅临湛他们。卿羽语气急促慌乱,“咳咳,小师妹现在不太方便。咱们等会再来!”

    君九:……

    墨无越勾唇:“卿羽还算有眼力见。”

    收回目光,君九看着墨无越现在和她近在咫尺。再加上地点是在床榻上,她睡了一觉衣衫不是很整齐。乍一看,谁都以为他们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嘴角抽搐,君九冷漠脸喊道:“小五,踹他!”

    “色狼!你想对主人做什么喵!”小五躺在君九肚皮上,四只爪子朝上狠狠踹向墨无越。然而墨无越手一伸,准确掐着小五后脖子将它抓起来。

    小五更气了。“喵!放开我!”

    “小五,小九儿叫你踹我那是情趣的玩法。不是真让你踹你,懂吗?”

    君九:??

    小五:??

    脸呢?墨无越你脸皮厚的都突破城墙了!

    起身推开墨无越,君九冷着脸去屏风后面整理衣裙。她再出来时,看到还在她床榻上坐在不动的墨无越。君九扶额,“我要开门了。你再不走,我没法解释这金屋藏娇是怎么回事。”

    “金屋藏娇?我喜欢这个比喻。”墨无越邪笑勾唇。他闪身,柔软轻轻擦过君九的脸颊。微风恢复平静时,屋中已无他身影。君九摸了摸墨无越刚刚亲到的地方,转身过去开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