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419章 君九到此一游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囚死士埋伏在太初城外,藏在森林中有一个秘密基地。君九和墨无越走进去,如入无人之境。

    嘴角微掀,君九斜睨墨无越心道有实力真爽!她也可以悄无声息,如同魅影潜入这里。但那叫潜入比不了墨无越正大光明,还没有人能看见他们。

    蠢蠢欲动,君九摩拳擦掌。她期待自己实力站在巅峰的那一刻!

    想着,走近帐篷里。墨无越开口:“到了。小九儿要杀了他们,亦或者捣乱。”墨无越看君九的表情,更像是第二个。

    君九嘴角弯弯,她指尖把玩幽影,笑的腹黑。她说:“你等着瞧。天囚以为这样就能抓我?我最喜欢的娱乐就是打脸了~”

    墨无越看到君九一把火丢在帐篷里,不知名的粉末没入其中燃烧……

    大火引起天囚死士的注意,一时间周围所有天囚死士都往这里赶过来。君九站在帐篷前,把玩幽影勾唇笑的冰冷张狂。她开口:“一、二、三……”

    她在数,有多少天囚死士来了。

    也在数,有多少天囚死士噗通跪下,丧失战斗能力。身为圣手君九,出手灭敌自然是怎么轻松怎么来!她一手医术,不是学来落灰的。

    大灵师之下,无人能抗她的毒雾。恰巧,这里没一个大灵师。

    指尖一转,君九握着幽影迈开悠闲惬意的步伐。她走向天囚死士,手中幽影飞舞收割一条一条性命。大火蔓延,君九一席红裙比烈火更灼灼耀眼。

    墨无越站在原地,目光一路追随着她,唇角邪气上挑。

    一个接一个,在这儿的天囚死士,君九最后只留下一个。幽影挑开面罩,君九指尖加着一根银针。看到君九拿着银针在天囚死士脸上比划,墨无越好奇走过去一瞧,邪笑加深。

    他的小九儿怎么这么可爱?

    可爱?远在天虚学院,星落辰一群人看到唯一活着回来的天囚死士,心中有一万句mmp在咆哮!

    只见天囚死士的脸上刺着一行张扬放肆的字体,“君九到此一游。”

    砰!

    天虚院长气的拍桌,“岂有此理!可恶!君九这个贱人竟敢如此嚣张,不将我天囚放在眼底!”

    “贱人!她迟早会为自己的轻狂付出代价的。我要让她尝尽千万种酷刑,知道得罪我天囚的下场!”红罂更是气的脸都铁青,捂着心口,喉咙里血腥味在翻滚。

    伤才好的差不多,这一下又要被气的吐血了!

    在紫霄学院他们挨了多少无形的巴掌?简直成了紫霄学院和太初学院的笑柄,这些耻辱都是君九带给他们的。他们死也不会忘记这仇怨!

    红罂又看向黑着脸一言不发的星落辰,她说:“星师兄,你说话啊!你难道就不想杀了君九这个贱人吗?”

    “当然想杀。但未得宝物之前,君九不能杀。”星落辰阴沉沉说道。

    宝物,又是宝物!

    红罂眼底闪过狐疑和怨愤。她质疑,“星师兄,一直说宝物宝物。可我和师父都不知道宝物是什么东西。有这么重要吗?重要到君九侮辱我天虚、天囚都可以放到后面?”

    在红罂眼底,天虚的颜面,还有她的自尊才是最重要的!

    “红罂!”天虚院长故意呵斥红罂。然而他扫了眼星落辰,实际也在质疑宝物究竟是什么,有这么重要?

    他第一次知道宝物,是十年前星落辰初来太初学院。他带来太皇府某位尊贵大人物的旨意,点明要他天囚抓住夜行军少主,找到宝物。

    但整整十年,天虚院长都不知道宝物究竟是什么!

    看出红罂和天虚院长的质疑,星落辰冷冷开口:“你们只需要知道,这是一件非同凡响的宝物。重要到超过了你们的性命!”

    “比我们的命重要?”红罂无法接受。

    “若能找到它,你们将是那位的座上宾。这意味着什么不用我细说了吧?但如果没有找到,天虚、天囚将因那位的怒火而覆灭。相信我,届时紫霄和太初加起来都无法保你们。”星落辰说。

    利诱加上威逼,天虚院长和红罂对视一眼,沉默了。

    星落辰接着说:“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得到那件宝物。那件宝物就在君九身上,我可以确定!肯定!”

    拳头紧握,捏的嘎嘣响。星落辰脸上闪过愤怒、不甘、杀意和阴鸷。君九是第一个从他手中逃走的人,也是第一个敢打脸他的人。

    他记住了!

    就算没有宝物,他也要君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们在太初城外的埋伏失败了,总不能进太初学院抓人啊!太初院长审问了云霓,一定知道学院内有我们的探子。想在太初学院动手,几乎不可能。”红罂说。

    星落辰:“那就让她送上门。”

    天虚院长和红罂听了一愣,脸上的表情明晃晃的怀疑。君九躲他们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送上门?

    星落辰冷冷一笑,阴沉开口:“我会书信太皇府,上禀我的计划。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炼体术第四层在我们手中,君九一定会主动送上门。”

    星落辰在他的计划上卖关子。不过他们都不知道君九早已得到炼体术第四层。还以为,能凭这个当筹码来威胁诱惑君九!

    ……

    另一边,太初学院中。

    君九他们一回来,太初院长就召见。君九和卿羽前去,院门口碰到等候他们的牧景元。见他们走来,牧景元矜贵淡笑着,朝他们点头:“回来了。”

    “牧师兄恢复的很好。”君九看牧景元一眼,立马分析出他的身体情况。

    嘴角的笑容越发开心,牧景元朝君九行礼。“这还要多亏君师妹救命之恩!只要君师妹需要帮助,叫我一声莫敢不从。进去吧,爷爷在等你们。”

    走近屋中,率先看到一屋子各种药材。

    太初院长摸着胡须,笑看君九。“这是老夫误会你们的赔礼。投其所好,君九你是炼药师,这些药材可满意?”

    “满意。”君九坦率直接。抬头看向太初院长,她说:“但院长叫我和师兄来,不是为了送我药材吧?”“你这丫头,太聪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