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410章 对峙、天打五雷轰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

    “大长老,牧景元都遭你杀害。你是太初叛徒,这个事实毋庸置疑。”星落辰笑的狰狞危险,直勾勾盯着君九。这个距离,君九清楚看到他眼睛不是纯黑,带着一点青色。

    君九:“呵。”

    听出君九冷笑中的嘲讽不屑,星落辰脸色发黑。他直起脊梁,阴沉傲慢的看着她。“你难逃一死。但自己死,还是多一群陪葬。自己选吧!”

    在星落辰看来,君九面上的冷静从容全是装的!

    她内心一定无比惶恐、害怕,甚至瑟瑟发抖的流眼泪。只是为了面子和自尊,强撑着而已。等着瞧吧,到了大殿看君九还怎么装?到时候就算她跪下来求他,他也不会放过她的。

    冷哼笑着,星落辰转身大步离开,袍子袖摆荡起滚滚波浪,气势汹汹又傲慢孤高。

    因为君九面对星落辰而不畏惧的姿态,紫霄弟子们高看君九很多。因此说话的语气都和善了不少,“走吧!院长他们就等你过去了。”

    君九点头额首,“走吧。”

    大殿上,君九一来瞬间万众瞩目,人人指指点点。有好奇君九到底有什么杀了太初大长老的,有唾骂君九叛徒的,有妒忌诅咒君九审判完处死她的……等等。嘈杂难听的话,无法入耳。

    君九神色没有一点波动。她抬头看向大殿上,太初院长瞪着她,目光愤怒、震惊、懊悔还有一分怀疑。云霓站在太初院长背后,眼刀子既毒辣又隐隐透着兴奋。

    再看天虚院长那边,星落辰先她一步到了这。天虚院长,红罂还有星落辰,无一不是死死盯着她,杀意在翻涌咆哮。

    君九!傅临湛十分担心,你到底想怎么做?当众审判可不是开玩笑的。

    直到紫霄院长微微抬手,大殿里才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带着恶意盯着君九,他们只等紫霄院长开口。然而紫霞院长一开口,大殿里所有人都愣了。

    紫霄院长:“给君九搬张椅子。”

    所有人:??

    季一鸣自告奋勇的过去,他直接把自己最舒服的椅子给了君九。还朝君九挤眉弄眼,“小姐姐,这椅子很舒服的。”

    季一鸣音量可不小,听到他的话,他们头上的问号多的都快把他们淹没了。红罂难以置信开口:“紫霄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审判。在结果出来之前,君九就是无罪的。既然无罪,为什么要苛刻的让她站着。”紫霄院长摸摸胡须,笑着说。

    红罂听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什么鬼理论!大殿里能坐的不是院长,就是长老。季一鸣有那是因为身份特殊。没看到她都没椅子板凳坐,凭什么君九能坐?

    这还是罪人吗?红罂阴毒冷了眼,紫霄院长分明是包庇君九!她正要开口,星落辰却朝她使眼色阻止了她。

    紫霄院长看都不看红罂,等君九坐下。他才继续说:“此次公开审判,是为太初大长老,弟子牧景元被杀一事。我紫霄抓住君九后,发现这事存在不符合的情况,特此公平审判。”

    “呵呵,紫霄院长老夫看你是多此一举。君九是太初弟子,审判处罚也该太初院长来做!”天虚院长明里暗里的挑拨。

    看向太初院长,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盯着君九不放。

    紫霄院长:“君九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君九姿态放松惬意的背靠在椅子上,抬起头,一双眼睛冰冷锐利竟让人不敢直视。她开口:“解释?我不知道我的罪名,解释什么?”

    “君九你休要装蒜!”云霓激动站出来。她的声音再无以往温柔动听,只有沙哑的好像喉咙里吞了沙子一样难听。

    云霓扯掉自己脖子上的丝绢,双眼赤红怨毒恨极了。她手指君九,大喊:“君九,你没有想到吧?我还活着!正因为我活着,才能指认你这个叛徒所做下的恶事。”

    君九冷冷勾唇,“我做了什么?”

    “哼!诸位且听好了,君九这个叛徒恶贼所做之事罄竹难书。我太初学院自招她入院以来,对她和她的师兄卿羽悉心栽培。甚至让他们去灵殊泉,醍醐灌顶。”“而她们!在我与爷爷也就是太初大长老去接他们回学院时。君九伙同贼人,对我爷爷还有牧师兄下手。最后残忍的杀害了他们!而我,脖子上的伤疤就是证据。若不是天虚院长救了我,我也死了。再无人

    能证明她的罪行!”

    云霓沙哑的声音虽然难听,但她字字动情,最后还捂脸哭了起来。

    大殿里众人一听,纷纷唾骂君九。尤其是太初学院的弟子,恨不得冲过来将君九千刀万剐。哪怕不能过来,他们的眼刀子歹毒的,堪比凌迟刀,嘴里叫骂的话更是不堪。

    “肃静!”紫霄院长威压落下,大殿中再次一静。包括云霓,哭声也被惊的没了声。

    “君九你有要辩解的吗?”

    “有啊。”君九嘴角微勾。此刻她如同一叶扁舟身处狂风暴雨之中,仍旧不慌不乱,连黛眉都没有皱一下。看到君九这反应,云霓莫名心头一慌。

    不可能的!

    君九不可能翻盘。为了可能被质疑,君九杀不了大长老这个事实。星落辰还教她说君九有同伙!她不信君九有办法能解决。

    君九开口,冷冽无情的嗓音清楚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她说:“大长老的死,我承认。云霓,的确是我要杀你。没想到你命硬,割喉都活下来了。”

    “大家听到了吗?君九承认了!”云霓狂喜,心底的慌张立马没了。

    但无人应和她,他们还看着君九。看她冷笑,看云霓如同看一个小丑一样嘲讽。君九继续说:“但牧景元,不是我杀他。而是大长老要杀他!”

    轰的炸开锅!

    人人惊呆难以置信。太初大长老要杀牧景元?大殿上,太初院长脸色变了。

    “你胡说八道!”云霓用音量掩盖自己的心虚,她扯着嗓子大喊:“分明是你杀了牧师兄。我可以发誓!我说的句句是真,如果有假天打五雷轰!”突然轰隆一声惊雷响,响彻天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