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396章 让他们滚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掐着卿羽脖子的手,不知道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砍成两截。卿羽落地立马挣脱开大长老的断手,他一手捂着脖子连滚带爬的往君九身边赶。

    “啊!”大长老痛叫凄厉,他瞪向卿羽。“想跑?我杀了你!”

    噗呲——

    又一声响,大长老另一只手臂也被斩断。紧接着噗呲噗呲两声,双腿斩断无法站立,大长老脸朝下砰的摔倒。

    他痛的凄厉惨叫,痛不欲生满地打滚。心中更为惊恐害怕,是谁?是谁能无形伤他这个五级大灵师,而他却连人都没有发现。是君九口中刚刚呼唤的那个人吗?

    微风拂过,带起淡淡却霸道不容忽视的气息。

    似暗香从身后吹来,鼻翼煽动捕捉到了这抹熟悉的气息。君九一时很想回头,但她没有动,只是冷冷的刺骨盯着满地打滚的大长老。

    脚步声传来,墨无越从君九身侧走过。声线撩人,带着低沉磁性的安抚。“他交给我,我会让小九儿满意的。”

    “好。”君九看着墨无越走向大长老。他指尖微微一动,无形的力量抓着大长老挂着半空中。墨无越再一点指,咻咻几颗大树上粗壮的枝干飞过来,半路变成锋利的尖端,噗呲插进大长老残缺的四肢,将他钉在一

    颗大树上。

    场面血腥,手段粗暴狠辣。看在眼底,君九却觉得异常赏心悦目。心头压着的大石头消失了。

    卿羽捂着脖子咳嗽,他还在震惊中。“墨长老在这附近?”

    君九点点头。她挪开目光,迈步走向牧景元。

    半蹲在牧景元面前,君九伸手摸过牧景元的手腕和脖子上的脉搏。又撕开他胸口衣服看了眼伤口,触手牧景元的体温还是热的,呼吸虽然微弱的几近消失,但还是有。

    君九立马点住牧景元穴位,又往他嘴里塞了一片人参,还有一滴玉滴酿续命。

    君九扭头看向卿羽,“师兄你过来搀扶牧景元,我们立马离开这儿。”她说着,又往牧景元身上插了不下十根银针。

    刚刚大长老燃放响箭,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再远,三大学院的人也会看到赶过来。他们必须离开这儿!

    帮助卿羽,小心翼翼的挪动牧景元挂在卿羽身上。君九抬头看向墨无越,“无越我们要走了!很快三大学院的人就会追着响箭过来。”

    墨无越:“马上结束。”

    勾起唇角,笑意冷戾血腥。墨无越伸手从大长老脑袋里抓出一团光芒,其中过程看不见,但从大长老惨烈扭曲到极致的叫声能听出一二。墨无越随意的将这团光收起来。

    转身看到一地被迷药晕了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和弟子。墨无越眼眸中金光一闪,这些人全部爆了脑袋,死的不能再死。然后他才跟上君九往森林深处走去。

    ……

    傅临湛一直觉得心中难安。越到黄昏时,他越发坐不住在原地徘徊走来走去。傅临霜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双生子连心,他知道傅临湛在担心什么。

    抬头看向天际,傅临霜看到了那道响箭信号。

    “嘶!是太初学院的响箭,一定是出事了!君九和牧景元他们可是在那里,临霜我们快走。”傅临湛说着,不等傅临霜就先冲了出去。

    傅临霜先转身告诉天虚学院的一个弟子。见到季一鸣,就让他在这儿等他们。随后才跟上傅临湛。

    当他们到响箭发出的地方时,这里已经有人。

    傅临霜冷冷说:“是天囚。”

    “别看天囚的死士了。临霜你快看!这不是太初学院的大长老和云霓他们吗?君九呢?还有牧景元和卿羽在哪儿?”傅临湛着急的走过去要找人。

    然而他们被天囚死士拦住了。傅临湛皱眉呵斥:“瞎了你的狗眼。我是紫霄院长弟子傅临湛,这里出事的是太初学院。你们天囚的走狗拦我做什么?难不成他们是你们杀的。”

    天囚死士没有回答,但就是拦住傅临湛他们不让他们过去。

    傅临湛又担心又气,正当他要撸袖子给这些死士一个教训时。傅临霜突然抬手搭在他肩膀上,冰冷的声音压低说:“天虚院长来了。”

    来的不仅是天虚院长,还有一个戴着斗篷看不见脸的男人。

    天虚院长阴沉的目光扫了眼他们,随即迈步走进去。傅临湛可不怕他,开口:“天虚院长,你让天囚死士包围这里不让我们进去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天囚杀了太初大长老和云霓。”

    天虚院长脚步一顿,抬头目光不屑的看着傅临湛和傅临霜。他张嘴,“让他们滚。”

    “你!”傅临湛还想说什么,但被挡在面前的斗篷男人给打断了。他瞳孔微微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走近的距离,让他看到了男人的脸。

    是他!他回来了。

    森冷的气息扑面而来,男人笑着开口:“好久不见。劝你们两离开这儿,否则我们院长生气了。可不管你们是谁的徒弟。”

    傅临湛张了张嘴,他的气焰好像在看到男人时,全部被水熄灭了。换傅临霜往前一步,冷漠冰冷的看着男人,“我们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就回去等着。消息出来时,所有人都会知道的。”说完,男人一抬手。天囚死士立马上前,逼得傅临湛两人不得不离开这儿。

    走时,他们远远的盯着一地的尸体,深深看了一眼。离开后,路上傅临湛和傅临霜对视一眼,君九他们在哪儿?太初大长老死的那么惨,是谁杀了他?

    原地。

    斗篷男人走过去,他抬头取下斗篷露出一张冷酷菱角分明的脸。他抱胸斜睨天虚院长,“老头,看来你在太初学院的探子,被人连根拔了。”

    “查,君九去哪儿了。”天虚院长没有回答男人,而是开口下令。

    扬眉,男人开口:“君九是谁?”

    天虚院长这才抬头,他嘴角往上掀开笑的阴沉暴戾。张了张嘴说:“她是夜行军少主,君冥夜和曼冬的女儿,宝物就在她手中。”“救……我”突然一只手抓住天虚院长的鞋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