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327章 这是巫术吗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

    能躲吗?来得及吗?

    五级豹花马,天赋异禀。一颗能量球竟有堪比九级灵师的灵力攻击,这么近的距离直直朝君九脸上砸过来。这一刻,紧张的连呼吸都忘了。

    君九神色不变,她左手抓着玄阴玄草,右手运转灵力在地上重重一拍逆转翻转。身体灵敏纤细,猛地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弯折避开了能量球。弹跳而起,君九拔出幽影。

    幽影无光,锋利变态。扬手一挥,幽影掠过母豹花马的膝盖关节。噗呲血溅,一刀割断母豹花马的膝盖,母豹花马痛叫着站不稳头栽下去。正好挡住了后面的公豹花马。

    稳稳落地,君九一瞬间拉开十米距离后退。她直接将玄阴玄草丢到空间里,顾不得跟卿羽解释。君九大喊:“小五回来!”

    两头豹花马正撕咬攻击小五,小五一听立马变小了身体。豹花马猝不及防咬空,反应不过来让小五成功逃出来。它们咆哮着,双眼赤红的扭头冲过来。

    卿羽:“师妹!”

    君九扬手洒出粉末,运转灵力一掌拍飞。粉末顿时被震动变成雾,两头豹花马一头扎进来顿时身体晃了晃。

    转身,君九冲过去抓住卿羽的胳膊。“走!”

    刚刚她洒出的带有麻痹毒效的粉末,足以毒死十头大象。但对五级豹花马而言,还毒不死它们,只能麻痹它们追上来的速度。卿羽很快调整姿态不让君九拖着他,他们速度再次快了两倍。

    呼呼风声被丢在身后,远远的他们听见豹花马愤怒的咆哮声。大地颤动,豹花马紧追不舍。

    君九拧眉冷眸,她再次取出两瓶药粉。丢给卿羽一瓶,君九开口:“将药粉洒在身上,快!”

    卿羽立马照做。兜头撒了一圈后,卿羽问:“然后呢?”

    然后他就被君九在背后一推,推倒在地上滚下了斜坡。君九在后面和小五一起跳起来,一边抹去卿羽留下的血迹。斜坡下面是茂密的灌木丛,他们一进去正好遮挡的严严实实。

    就在前脚藏好,后脚豹花马就追了上来。

    公豹花马在前面,母豹花马缺了一条腿一瘸一拐穷追不舍。他们没有在斜坡上停留,一直追了出去。

    君九确定豹花马距离足够远后,率先冲出灌木丛,君九看向卿羽。“师兄我们走另一条路!豹花马很快会察觉追回来的。”

    卿羽点点头,他从灌木丛中站起来。他肩膀上的伤口面积很大,刚刚的动作又二次撕裂伤口,血流不止。君九立马上前止血,扎入银针封穴。卿羽及时吃了两颗丹药,脸色仍然苍白。

    但卿羽很庆幸,受伤的是他,不是小师妹。男孩子皮糙肉厚不怕,要是换了小师妹不仅他心疼,怕是天武宗的大伙知道了都能喷死他。

    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卿羽冲君九咧嘴笑了笑。“小师妹我没事,这点伤小意思。我们快走吧!免得豹花马追上来就糟了。”

    “好,跟我来。”君九在前面带路。

    他们一路不敢停留,直到离得足够远了。路上还撒了三次遮掩气味的药粉,等确定了豹花马追不上来后,君九开口:“可以了。”卿羽一听,立马仰头瘫倒在草地上。小五也累的够呛,哈哈喘气吐舌头。表面看起来好像君九状态最好最没事,但实际她也受了伤。君九面色冷淡的走到树下坐好,她左手按住右手,一摸一按咔擦一声响

    。

    听到这声响,卿羽扭头看到顿时倒吸口气。“师妹你的手!”

    “骨折而已,已经接好了。”君九语气平淡。

    她单手一拍逆转躲开能量球,那一掌手腕就骨折了。但她之后仍旧握着幽影砍断了母豹花马的腿,丝毫没看出来是骨折受了伤的。君九活动了一下右手手腕,肌肉撕裂一样的剧痛也没让她皱一下眉头。

    君九起身走向卿羽,“师兄坐起来,我给你看看肩膀的伤势。”

    “喵。”小五也走过来。

    幸好一番检查后,卿羽只是伤口看起来狰狞,实际骨头的情况好很多。有君九出手治疗,小意思。

    等治疗完后,天已经黑了。卿羽看着坐在身旁的君九,张张嘴欲言又止。酝酿了半天才说出口:“小师妹没事的,明天咱们再回去看看。说不定有机会把玄阴玄草抢回来!”

    咦?君九挑眉看向卿羽。

    卿羽接着说:“今天是我们没料到有两头豹花马,所以失误了。明天有备而去,一定可以拿到玄阴玄草的!”

    听到卿羽句句安慰的意思,君九笑了。她眨眨眼看着卿羽说:“师兄以为我没拿到玄阴玄草?”

    难道不是吗?他们逃出山谷的时候,君九身上就只有一把幽影,别的什么都没有。卿羽自然以为玄阴玄草最后还是落在了山谷里面,要不然,玄阴玄草在哪儿?

    卿羽被接下来一幕惊呆了。

    他见君九先警惕冰冷的检查一圈四周,确定没有人后。张开手,一株玄阴玄草凭空出现。

    卿羽当即震惊的从地上蹦起来,“这是玄阴玄草!”

    “嗯,师兄没看错这就是玄阴玄草。”君九勾唇。

    “可是,可是小师妹你从哪儿变出来的?这是巫术吗?小师妹你再变给我看看。”卿羽眼睛瞪的大大的,直勾勾盯着君九手里的玄阴玄草。大有君九再变一次,他一定能找出破绽来一样。

    然而君九手一收,玄阴玄草不见了。卿羽什么都没发现。“玄阴玄草呢?”

    君九开口:“这不是巫术。师兄可知须弥芥子?”

    此话一出,卿羽脸色一沉。显然卿羽是知道的,他下一句话嗓音压低急切,“小师妹你怎么能说出来?要是隔墙有耳被别人听到了,可就糟了!”

    没错,卿羽根本不怀疑。他十足相信君九是有传说中的须弥芥子,他的小师妹无所不能,有个须弥芥子怎么了?卿羽担心的是被别人发现,然后惹来灾祸。

    卿羽的反应出乎君九意料,也让她眉眼笑意又深了几分。君九开口:“师兄放心,这儿除了无越和冷渊外,没有别的人。”“啥??”墨无越和冷渊在这里?在哪儿?他怎么没看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