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311章 求生欲很强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夸她美,尤其还是被一个绝世妖孽夸。薄唇上挑,君九眼中泛着点点笑意,小五却吃醋了。它气鼓鼓的用身体压在君九脚背上,试图用自己的体重来引起君九注意。

    小五哼哼唧唧的喵喵,“喵也每天夸主人漂漂亮亮,最美丽最好看!主人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我有开心啊。”君九低头,她试图动动脚然而小五牟足了劲压着不给她动。抬起雪白毛茸茸的猫脸,小五瞪圆了猫瞳喵喵叫嚷:“敷衍!”

    君九:“这不一样。小五是家人,我也天天夸你可爱不是吗?无越嘛……”

    “他不是家人!”君九还没把话说完,小五先嘴快得瑟的一锤定音。墨无越不是家人,它才是!所以用不着吃醋了,想到这儿,小五美滋滋的放松了身体趴在君九脚背上,尾巴尖晃来晃去可见得意。

    君九有些无奈,但宠溺小五没有接着说。不然她的小可爱又要吃醋了。

    暗中,冷渊瑟瑟发抖的看着自家主人发黑的脸,一双金眸如同深渊。冷渊欲哭无泪,君姑娘你宠是宠小五了,他咋办?

    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冷渊有了主意。他开口:“凤枭是君姑娘皇爷爷,但也不能随君姑娘来。主人您可以!所以主人远远胜过家人,谁也不能比。”可以看出冷渊的求生欲很强了。

    墨无越听此,虽未开口但显然周身的气压缓和了一点,能让冷渊顺利呼吸一口。

    一抬头冷渊看见卿羽走过来,心底咯噔一下开口:“卿羽这是怎么了?”

    君九在这里等卿羽,远远看到卿羽衣衫不整的走过来,衣袖裤腿上全是灰和土,不过仔细打量身上倒是没有受伤反倒意气风发,眉宇嚣张痛快。“小师妹!”卿羽看到君九大步走过来。

    “师兄你这是做什么了?”

    “揍了几个人,小师妹你呢今天过得怎么样?”卿羽嘴角带笑,潇洒放荡。

    君九动动脚,小五挪开跟在君九身边转身往山上走。君九勾唇开口:“今天发生的事有点多,我们回去慢慢说。对了!我找王管事换了两个院子,刚刚去看了还不错。”

    “咦?”卿羽一听不用想都知道今天君九过的很精彩。

    卿羽可不用担心君九被欺负,他的小师妹这么牛逼厉害,谁能欺负她?要是有,那就换他撸袖子握拳头上!

    君九和卿羽的院子紧挨着的,如她要求,王管事但凡不想死一点也不敢含糊。围坐在软榻上,卿羽知道君九这一天的经过后,脸上表情变来变去最后皱眉阴沉下来。

    拳头捏的嘎嘣响,卿羽开口:“真是太便宜那个诸葛丘了,就算他活不过今晚,也该先揍一顿出气!还有那个王管事,没想到他背后竟是太初学院的大长老。”

    “诸葛丘只是一个路人无足轻重。但大长老,我有些不明白。藏书阁中有典籍,天囚是天虚学院的势力,在太初学院中并没有党羽。但若他不是天囚的人,他为什么争对你我?”君九说。

    她记得负责调查两宗十国的来使,就将整理的消息情报给了大长老。但在这之前,大长老就盯上他们,并且让王管事故意刁难欺凌她和卿羽。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疑问君九暂时放在脑海里一角。她开口接着说:“师兄,我在藏书阁中找过,这里并没有任何有关练体术四层的线索。不过也可能只是外门藏书阁没有。”

    “我天武宗练体术,乃是上等功法。就算在三大学院也排的上名号!若是真在太初学院,也肯定放在内门的藏书阁里。”卿羽开口。

    他们抬眸对视一眼,心中有决定。必须要进内门!

    卿羽:“我今儿在食堂听那些杂役弟子说,外门弟子大比近期就会举行。”

    “我也听说过了。这是唯一进入内门的机会,我们必须报名参加。”君九手撑着下巴,眼眸微眯噙着冰霜。内门必须进!不仅是为了找回炼体术第四层,还是为了打破如今的局面。

    不管太初学院想怎么做,她都不会让自己止步在外门。外门不过是杂役,唯有内门才能接触核心。也只有进入内门,才能离杀死红罂更进一步!

    君九不着急,她有耐心慢慢来。也有决心一定会进太初学院内门!

    传说中的难度,那是对别人难。对她?能达成的就不是难,只要她想做就一定能做到!

    这一夜,君九和卿羽在新的住处,舒心悠闲。但对太初城主和云霓,是混乱、暴怒和头疼的一夜。当云霓从太初城回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她黑着脸神色不虞。她杀了诸葛丘,就算坦白太初城主也不敢拿她怎么样。可偏偏云霓无法解释自己一个内门弟子,为什么在外门藏书阁外面,更重要的是她和天囚信使见面不能被人察觉!太初院长最忌讳别人结党营私,她

    和爷爷是天囚的人,这一点可从没让人知道过。所以云霓不能认!

    她让外门弟子发现了诸葛丘的死,然后出面去见太初城城主,想平息这件事。结果事与愿违。

    云霓阴沉着走近屋中,“该死的太初城主!不就是死了个儿子吗,又不是不能生。”

    “云霓师姐不好了,出事了!”王管事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云霓见他更是皱眉不悦。但仍然耐着性子,听王管事将昨日的经过一五一十说出来。云霓听了惊诧,这君九有如此手段?

    云霓不信,“真是君九一人威胁你?没别的人帮她?”

    “云霓师姐就她一个人,她给我下了毒,云霓师姐你一定要救我啊!”

    “闭嘴!让我安静想想。”云霓坐在椅子上,抬手捏了捏眉心。远看就是一副仙子沉思的美景,近看瞧见云霓眼中阴霾,能吓得人瑟瑟发抖。

    忽然云霓有了主意,她看向王管事问:“王管事,你曾说这君九十分好看?当真!”“不不不,云霓师姐你才是第一美人,那君九怎么能跟你比?”王管事拍马屁,却不晓得这回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