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296章 实锤身败名裂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孟志远眼睛里煞气腾腾,他出手又快又狠,五指成爪还有灵力翻滚。这明显就是要攻击无殇!

    谁也没想到孟志远居然会突然出手,呆愣中只见一只玉白手掌扣住孟志远的手腕,然后魔幻的一幕发生了。堂堂八阶灵师,居然在这纤纤玉指下一动不能动,孟志远还发出一声急促的痛叫声。

    扣住孟志远命门,君九只需要手指再用力一点,轻则永久废了孟志远这只手,重则要他命。孟志远吃痛不敢动,只能死死瞪着君九眼刀子歹毒。

    君九冷笑一声,“孟宗主这是要做什么?颠倒黑白,污蔑夺人功名,有人将真相说出来你就要出手,这是要杀人灭口吗?”

    “君九你这个小贱人不要胡说,啊!”君九手中用力两分,孟志远痛的竟然噗通给君九跪下了。

    这一幕不仅鹤台上的看众懵逼,目瞪口呆。就连孟志远自己也要把眼睛瞪出眼眶,死活都不肯相信。他想站起来,可手腕的地方一痛痛到心脏,灵力都无法顺畅运转。

    邪门了!

    别人掐住命门绝不会这么危险,落在君九手中,却好像掐住了他的命一样!

    君九:“孟宗主先别急着反驳,我让你见一个人再说话。冷渊。”

    众人只听君九喊了一个名字,然后中间一个黑影闪过,抬手跟丢垃圾一样丢出来一个人,然后再次闪身消失不见了。好快的速度!他们瞪大了眼睛,只看到黑影,连人长这么样子都不知道。

    这对别人不算什么,可落在傅临湛和傅临霜眼底,瞳孔骤然紧缩倒吸口气。他们都看不清,这是在大灵师之上?小小五宗十国,哪儿来的大灵师!

    两人又看向被丢出来的人,这一看背后窜起一阵鸡皮疙瘩。

    “李长老!”无殇震惊喊出这个人的名字,孟志远和一众丹宗长老见了,各个脸色白如鬼。他们做贼心虚能不怕吗?

    君九嘴角的弧度弯了弯,冷戾残忍开口:“这个人孟宗主认识吧?不过诸位还不认识,现在就让他自己介绍一下。他是谁?他为什么被抓?”

    卿羽从君九口中察觉出了不对劲。他瞪眼走过去踹了李长老一脚,“没听见吗?快回答我小师妹的话。”

    李长老被冷渊扭断了手脚,骨头断裂爬不起来也跑不掉。他满脸痛苦和惊恐,被卿羽一踹立马张嘴大喊,压根没看孟志远一直朝他使眼色。

    “我是丹宗李长老!宗主叫我去阻止君九炼丹,要是她炼丹完了就把她和无殇的丹药掉包。”

    “那你掉包了吗?”君九问。

    “没有,我被抓了。”李长老害怕极了,说完他一个劲朝君九和卿羽磕头。“我是听宗主命令行事的。全是宗主阿不,是孟志远威胁我干的!你们要找就找孟志远,饶了我吧!”

    活活被扭断手脚,打断骨头。李长老养尊处优一辈子,从没受过这种折磨。他痛极了,心底更是恨死了孟志远。

    为了保命,李长老将一切真相全部抖了出来。孟志远听得几次三番想冲过去撕烂李长老的嘴,可他被君九掐着命门动弹不得。只能大吼:“他胡说八道!他跟君九是一伙的,他们污蔑老夫清誉!”

    “我没有!不信你们问丹宗弟子,他们也知道这件事!”

    众人被这一连串的瓜噎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他们懵逼回不过神,只能随着李长老的话看向两个丹宗弟子。

    君九冷冷一个眼神看过去,丹宗弟子噗通跪下开口:“李长老说的对!宗主威胁我们必须替换丹药,不然就把我们抽筋扒皮。可我们不敢作假,就没有换丹药。”

    啪!!

    这螺旋打脸,孟志远就算脸是城墙,也要被打成渣渣。丹宗长老们脸皮可没孟志远后,被当众戳穿好几个眼白一翻晕了,剩下的也脸皮臊的头都不敢抬。

    一个个实锤,他们解释不了。

    看到一众长老的反应,无疑是证实了实锤的分量稳稳的。看在孟志远眼底,怒急攻心,又被气的喷出一口黑血。

    君九快速放手,侧过身两步才避开了被血溅裙摆。她厌恶皱了皱眉,再次冷冷看向孟志远开口:“孟宗主,你还有什么解释?”

    “孟志远你无耻不要脸,欺负我小师妹,真当我天武宗没人了吗?”卿羽一呼百应,天武宗弟子立马从看台上跳下来,握拳拔刀目光愤怒狂暴的瞪着丹宗众人。

    “哈哈哈哈!”孟志远大笑,“既然都被你们戳穿了,我也懒得解释。反正只要我把你们都杀了,最后抓住君九交给红罂小姐,赢的还是本宗!”

    卿羽握拳,“孟志远你今日所作所为传出去,天下人人皆知,岂会放过你!你丹宗也因你身败名裂,万人唾骂!”脸孔扭曲,孟志远爬起来目光阴狠,他接着说:“等我丹宗成为五宗第一!受到天囚和三大学院庇护,什么名声?权势?还不是本宗招手即来挥之即去。随便你们传,反正最后谁敢说本宗就杀他九族。哈哈

    哈!”

    众人听此,又惊又怒。他们不知道天囚,但无人不知三大学院!那可是屹立在五宗之上的超级学院,传说中的大灵师就在三大学院中。丹宗居然得到了三大学院的庇护!

    “小贱人!卿羽小儿,你以为本宗将炼丹比赛设立在这儿,就只是比赛吗?不!这是一个陷阱,你们来了就别想走出去。我才是赢家!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是吗?不知道孟宗主埋伏的人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君九勾唇,轻狂无情。

    孟志远一听恶狠狠瞪了君九一眼,他当即袖中取出响烟拉响。大笑狰狞得意,“响烟一出,埋伏在鹤台四周的人早就将去路阻断,等他们上来就是你们的死期!”

    “嘁!”卿羽笑出声,他站在君九身边环手抱胸姿态浪荡潇洒。“是吗?那咱们就等着瞧,看你的埋伏大军在哪儿。”很快,鹤台外传来了轰轰的脚步声,孟志远得意抬头看去,笑容却僵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