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270章 密室宝物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君九冷冷开口:“左丘现在情况如何?”听君九问他,这代表相信他了。阎海脸上露出喜色,但很快收敛严肃回答:“左副宗主现在情况并不好,因他是夜行军的首领之一,宗主和诸位长老都排斥怀疑他。剑宗上下,也只有少数的人还站在左副宗

    主那边。”

    “哦?”君九挑眉,轻狂戏谑道:“还有人站在左丘那边。是想让他交出我戴罪立功吧?”

    “君九你怎么知道?”阎海颇为震惊。

    君九没有回答。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红罂的施压和命令,让剑宗等三宗都想抓住她,自然还跟随左丘的弟子都是希望他能抓住她,戴罪立功!否则,左丘怎么不派自己的人,反而让阎海来带路。

    目光淡淡落在阎海身上,君九问他:“左丘有说上山后在哪儿会和吗?”

    “有。去曾今君云雪的住处,这个我知道位置。”

    是夜,他们在夜色深沉中上山。

    剑宗处处是天险,哪怕有阎海带路也需得小心翼翼,一步步走稳了。否则一旦摔下险峻高山,粉身碎骨连尸骨都捡不回来。

    一路虽然走的慢,走的险,但至少风平浪静没有遇到剑宗弟子。待进入剑宗宗门内后,阎海专挑僻静无人的地方领君九他们走,这样才能尽可能的避免遇到人。

    阎海不担心君九他们,他担心的是剑宗弟子。一旦撞见了,死的绝对会是他们!

    忽听远处传来丝竹琴鼓之声,君九顿了顿抬头看去。她问:“今晚剑宗有什么事吗?”

    “是沧海宗的人过来商讨有关你们天武宗的事,还有君九你。”阎海说着,语气和神色十分尴尬。他的宗门正商讨着跟沧海宗联手,一起逼迫天武宗交出君九。而他现在却亲自带着君九进入剑宗里。

    君小蕾气呼呼道:“真不要脸!他们要来就让他们来好了,看我天武宗还有九姐姐不教训他们!”

    “没错,我们跟小师叔一起揍哭他丫的!”王启昂挥了挥拳头,目光愤怒。

    阎海闻言诧异看向君小蕾,他惊呆了又茫然。“君小蕾你不是沧海宗的弟子吗?”

    “不是了!君小蕾是九姐姐的,谁跟九姐姐为敌就是我君小蕾的敌人!现在我要入天武宗,等我回去就申请加入天武宗。”君小蕾骄傲的说道。王启昂一听最高兴,拍着胸口保证他会举荐君小蕾加入。

    笑看着他们,君九勾唇:“好了,走吧。”

    顺利到达君云雪的住处,她身为剑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哪怕只是剑宗宗主顾着恩情收下的,那也是在剑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光看住处奢侈华丽就可以看出来。

    自从君云雪死后,这个地方就空下来无人再过来。君九他们从后门翻墙进去,左丘早已在此这儿等候。

    一见君九,左丘急忙大步走过来。开口欲呼少主,但在看到阎海时又把话吞了回去。他严肃看向阎海,开口:“阎海你出去守着,还有你们两。有任何人过来立马通知我们!”

    左丘又看向王启昂和君小蕾说道。他们两人知道君九才是夜行军的少主,因此一点也不意外。当即点点头,还一左一右的驾着阎海翻墙出去放哨。

    等四周只剩下他和君九,左丘立马毕恭毕敬的行礼。“左丘拜见少主。”

    “君云雪的东西就放在这里?”

    “是,少主请跟我来。”左丘拂袖转身,走在前面带路。君云雪就像是敛财怒,得到宝物后是天天放在眼皮子底下守着。毕竟是偷来的身份,就害怕身份识破失去所有。

    她的这些小算计,左丘都看在眼底。君云雪藏东西的地方,他不仅知道的一清二楚,还偷藏了一把钥匙。

    左丘打开密室,开口:“少主,君云雪拿走的那一份东西都在这儿。除了一些灵石用了之外,其他的还在。”

    君九走进密室中,抬眸打量密室里的东西。小五迈开猫步在密室里走了一圈,抬头看向君九心中问道:“主人,这里有宝物吗?”

    “对五宗十国而言,这些都是宝物。但有没有天囚想要的那一样,谁也不知道,只能慢慢的找了。”君九回答。

    天囚要的是君冥夜夫妇留下的东西,但无人知那是什么。只能猜测或许就在这些东西里面?

    ……

    密室外面,阎海和君小蕾,王启昂一起戒备放哨。他有心想要问,但他知道君小蕾和王启昂不信他,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抱剑闭着嘴靠在墙上,阎海却不知,此刻正有人在找他。

    姑苏盈是和沧海宗一同到剑宗来的。她在宴会上不见阎海,特地找了个借口,偷偷的一路问路找到了阎海的住处。

    但抬头看去,屋里漆黑安静可听针落,根本没有人。姑苏盈诧异了,“不是说阎海身体不适,回屋里休息了吗?”

    她眼珠子转了转,出去后又抓着一个过路的弟子询问。她追问:“你知道阎海去哪儿了吗?不对,你知道阎海今天都去了什么地方吗。”

    “阎海师兄?阎海师兄他下山了啊。”

    “下山!”姑苏盈惊讶。阎海没事下山做什么?正疑惑又听那弟子接着说:“不过阎海师兄下山前见了副宗主一面,这位沧海宗的师姐,你找阎海师兄有事吗?”

    姑苏盈愣住了,久久没有回答。

    她目光呆滞,脸上的表情也是茫然的。阎海下山前见过左丘副宗主,他不是夜行军的首领吗?难道!心中一个猜测闪过,姑苏盈吓得自己倒吸口气,猛地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那个弟子一脸疑惑,这沧海宗的师姐是怎么了?

    回到宴会上,魂不守舍的姑苏盈立马被沧海宗长老发现了不对劲。当即问她,“姑苏盈你怎么了?”

    “没,没事!我刚刚只是去找阎海了。”姑苏盈一口反驳,然后发现自己反应太明显立马扯了扯嘴角,解释了一句。却不知她这看起来没什么问题的解释,结果惹出了大麻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