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269章 前往剑宗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三大学院天虚。

    红罂半跪在中年男人身前,她开口:“师父,我已命天囚盯住夜行军,师父你放心,红罂一定能助师父您拿到那件宝物的!”

    “那个伤你的君九如何处置?”中年男人开口。

    红罂眼底飞速闪过一丝戾气。她狠狠狞笑开口:“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日夜痛苦悔恨。她不是卿羽的师妹吗?我就让天武宗因为她而灭宗。”嘴角的笑容越发狰狞阴毒,红罂接着说:“折磨一个人最残忍的,就是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宗门覆灭!剑宗等宗已经听我命令,对天武宗施压下手了。但凡是认识她和她有关系的人,我都要他们一个一个备

    受折磨而死!杀光所有人,最后再慢慢折磨她!”

    红罂的语气阴狠可怖,话中每个字都透着狠毒。中年男人却并不觉得不对,反倒满意点点头。“红罂,记住师父的话。任何阻碍我们的人,都该死!你做的很好。”

    “红罂明白,不会让师父失望的!”

    中年男人递给红罂一瓶药,开口:“好了,把这丹药拿去疗伤,回去好好休息。”

    “谢师父赐药。”红罂低头行礼,接过丹药退下。她转身走出门外,抬头看向苍穹露出血腥残忍的笑容。红罂呢喃道:“这个时候,剑宗他们已经把天武宗逼上悬崖了吧?”

    她可是精心算计过的,告诉天武宗交出君九就就没事。然而天武宗交出君九,只是她设计的让君九尝到痛苦和背叛。看看她亲眼所救的人,终会在利益和活命上背叛她,把她推出来当挡箭牌!

    那种滋味一定让君九痛不欲生吧?她会把君九捆在她最新研究出来的千刺锁上,一千根比银针还细的刺扎进她身体里,真正的生不如死!然后还要君九眼睁睁看着,天武宗上下所有人,被她折磨而死!天武宗有一千人,那就试一千种酷刑

    。

    最后轮到君九。红罂眯起眼睛,娇媚的捂嘴一笑:“至于君九?当然是要在她身上试至少一百种,当初君云雪才玩三十多种,我还没尽兴呢哈哈哈。”

    ……

    一股寒气突然窜上后背,君九边皱眉边将小五往怀里又抱紧了一分。

    君小蕾一直眼巴巴望着君九,见此立马开口:“九姐姐冷吗?我去拿毛毯和披风!”

    “君小蕾坐下,我不冷。”听君九的话,刚爬起来的君小蕾又乖乖坐回去。马车里现在只有她,小五,君小蕾和云重锦,至于王启昂当真如他说的,跑出去驾马车了。

    虽然君九说不冷,但云重锦也不言语,不过他倒了一杯热茶递到君九面前。

    君九见此有些无奈。冷?刚刚更像是第六感的警觉,警告她有危险。眸光晦暗深沉,君九慢慢在心底思忖一番进行推敲,她将所有可能发生的危险都列举出来,然后逐一列出解决办法。

    小五和她心灵相通,还能一边提供意见。小五很得瑟,毕竟它也是一只见过世界的猫!主人天下第一聪明,它是天下第二聪明喵~~

    正想着,云重锦轻声开口问她:“君九姑娘,可否问一问墨长老他在哪儿?”

    “九姐姐我也想问!”君小蕾迫不及待接过话。

    他们眼底,墨无越可是时常在君九左右。这一次要去剑宗这么危险的地方,怎么墨无越没有来呢?

    “快到十五月圆了,无越他有事不能来,不过他把冷渊给我了。”君九回答。每一次月圆,墨无越都会离开短则两天,长则三五天。君九不知墨无越要去干什么,她也未曾问过。

    闻言,云重锦和君小蕾一同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云重锦将拍卖会也办到了剑宗的地盘。虽然离剑宗还有些远,但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到了拍卖会后,伪装一番趁夜前往剑宗。又花了两天时间,才赶到剑宗山脚下。

    剑宗后山一处僻静的小树林里。

    君九将地图钉在树干上,眯眸看着。君小蕾和王启昂一左一右站在她身边,两人看不懂地图但努力的将地图背下来,减少自己给君九拖后腿的可能。云重锦不是灵师,因此只能在拍卖会等他们。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王启昂悄悄的问:“小师叔咱们为什么要一直在这儿等着不上山?”

    君九:“左副宗主会派人带我们上山。”

    剑宗身为五宗中最强的宗门,建造宗门的山脉险峻陡峭,除了正大门,和两个偏门以外其他都是浑然天成的天险,叫人难以攀登混进去。因此必须要有人带他们上山才可以。

    忽然君九转身看向身后,她眸光冷冷。黑暗中,一道人影渐渐走过来出现在阳光下。见到他,君小蕾先惊呼一声:“阎海?”

    没错,来的就是阎海。

    阎海走过来站在他们面前,开口说:“是我。副宗主让我来领你们上山,不过现在白天太引人注目。等到了晚上,我们再上山。”“等等!”王启昂一步挡在君九和君小蕾面前,他目光不善的瞪着阎海。“你说你是左副宗主派来的人,我们就得信?我可听说你在剑宗颇受看重,而且你跟剑宗的关系还很亲密。万一你是剑宗派来的奸细呢

    ?”

    “对哦!万一你是奸细来骗我们,岂不是中招了!”君小蕾当即拔剑指着阎海。

    阎海有些无力的看向君九,然而君九只是淡淡冰冷的望着他,并没有开口的意思。阎海叹口气,“我若是奸细,怎么可能知道来这儿找你们?真的是左副宗主派我来的。”

    顿了顿,阎海脸上表情更加复杂,又愧疚也有懊恼。

    他诚心诚意的补充道:“我虽是剑宗弟子,但这次剑宗的所作所为,我是极力反对的!明明罪魁祸首是天囚,君九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他们却……”

    “呸!你们这群伪君子就是恶心,白眼狼。我小师叔不只是救了你,还救了其他宗的人。然而你们却扭头过来攻击我们,真不要脸!”阎海没有反驳,只是抬头看向君九愧疚又坦诚的说:“君九,我阎海可以发誓,我是真的来帮你们的,不是奸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