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257章 我不是夜行军少主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无越!”君九懊恼抬头,她伸手揉了揉鼻子。墨无越的胸可不是女人的胸,一点也不软,硬邦邦的都是胸肌。

    一只手伸来握住君九揉鼻子的手,微愣一秒,墨无越妖孽祸水的脸无限靠近,他薄唇轻启气流暖暖的吹在君九琼鼻上。“疼吗?”

    “不疼!我又不是玻璃做的。”君九一脸冷漠的推开墨无越,然而她忘了现在不是在地上。一脚踏空立马又被墨无越搂入怀中,迎面霸道撩人的荷尔蒙包围君九,呼吸间都是墨无越的气息。

    墨无越:“小九儿来不是要看乾坤练武场吗?你看。”

    君九闻声抬头。只见她站在高高的树冠上,低头清晰可见乾坤练武场中的情况。这一看,君九眉头紧皱。乾坤练武场里处处是鲜血和尸体,天囚死士都懒得收拾处理现场。就将观赛的人,五宗的人划分开两批,和尸体混在一起监控。不是还有天囚死士进入人群中随意抓人拖走,惨叫声、求饶声和哭声就是从

    这儿传来的。

    乾坤练武场的情况很糟糕!

    君九:“他们什么时候控制乾坤练武场的?”

    “你们在天武境中心对峙时,天囚潜入包围练武场。至于小九儿你留下的夜行军,太弱了。连这些蝼蚁的偷袭都扛不住。”要不是君九是夜行军的少主,墨无越不会这么委婉。他会直接评价,废物一群!

    虽然知道天囚很强,但亲眼看到乾坤练武场连点反抗都没有就沦陷了,对比更直观。

    这样的差距,君九却并没有感到哪怕一丝的惶恐和害怕。反倒血脉沸腾,跃跃欲试!弱者无感,唯有强者才有资格调动她的兴趣。pk天囚,谁胜谁负?

    君九围绕乾坤练武场看了一圈,她冷冷眯眸。“师兄和何长老他们呢?”

    乾坤练武场上,其他四宗的人都在。偏偏天武宗只剩下弟子一辈,卿羽和长老们一个都不见。君九心底有股不妙的预感!

    “他们被天囚带走了,小九儿要去看看吗?君云雪也在那儿。”墨无越低头望着君九,眼眸中只有她一人身影。

    其他人在他眼中不过卑微蝼蚁,是生是死,都没资格让他屈尊降贵的看一眼,甚至插手。除非是君九的要求。

    “好。”君九点头。

    她来就是为了找到卿羽和君云雪他们,至于乾坤练武场上除了天武宗弟子还有云重锦外,再无一人能让她在意。然而她刚点头,脚边就传来小五娇滴滴控诉的喵声。

    这棵树太高了,小五又不敢太用力发出动静引来天囚死士。只能慢悠悠的爬,好不容易上来君九却要走!小五想哭。

    勾唇看向小五,君九张开怀抱。“小懒货,来吧我抱你去。”

    “喵~”小五猫瞳一亮,喜滋滋的扑上来。坐在君九怀里,小五还作死得瑟的冲墨无越挑衅一眼。

    墨无越低笑,搂住君九往怀里一拉。喵!小五紧紧贴在君九和墨无越的中间,猫瞳瞪的大大的,求生欲膨胀的挣扎。喵喵喵!要被挤成猫饼了,主人救命啊喵!

    一直等到了刑罚堂,小五才得到自由和空气。它瘫成了一滩猫饼软软的摔在地上喘气,小五泪眼汪汪的冲君九控诉:墨无越是故意的!

    “小五,藏起来。”君九打了个手势,她放轻脚步无声靠近刑罚堂。

    他们刚到刑罚堂,就听到君云雪的惨叫声,还有何尚他们的呵斥声住手!君九没来过刑罚堂,但这里守卫比乾坤练武场少许多。废了一点功夫,君九成功进入刑罚堂里面。

    她找到了何尚他们!也见到了坐在刑罚堂上从未见过的红衣美艳女子。

    她翘着腿侧坐在椅子上,轻薄红纱朦胧遮掩着勾人的酮体,足以令男女老少血脉喷张!她是尤物,也是蛇蝎。君九冷冷眯眸,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十分危险。

    “别打了!住手!”

    “你要是害死了少主,我们更不可能告诉你的!”

    听到左丘和何尚的喊话,君九视线转了转。卿羽和天武宗众长老都在这儿,他们都被捆绑在柱子上,一条条粗壮的锁链直接穿透琵琶骨,鲜血染透了上半身,脚下凝聚成的血泊也早已干涸。

    君九见此眸光暗了暗,杀气凝聚。小五惊呼在君九脑海里开口:主人!她这是直接废了他们。好残忍!

    锁住琵琶骨,就无法运转灵力。就算将来取下铁链,以这个世界的医术无人能医治好,最终他们都会实力暴减成为跟废人差不多。好狠好毒辣的手段!

    再看到君云雪,手段更狠辣!从天武境被追杀,再到出来也就一天的时间,君云雪却已经被折磨的看不出人形,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墨无越传音告诉君九,“小九儿,天囚是在找一件东西。”

    “我知道,但我不知他们要找什么?无越,你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君九问他。

    闻言,墨无越站在君九身后抬头看向红罂。他眯眸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冷渊悄悄冒出头传音说:“她叫红罂,似乎在天囚地位不低。”

    冷渊站在暗中,一脸窘迫。他家主人压根没有看过红罂一眼,这还是听君九说才瞅了一眼,当然不可能知道红罂的名字!这身材火辣的美艳女人,在墨无越眼底跟空气没差。

    看向君九,冷渊幽幽的想肯定在主人眼底,还不如君姑娘一根手指头好看!

    红罂?

    君九心底默念了一句,她抬头只见红罂打了个手势。立马有天囚死士抓着烧的火红的刑具靠近君云雪,君云雪恐惧的抖成塞子,嗓子喊破了沙哑的求救惨叫:“不要!救我!救救我!我可是你们的少主!”

    眼见何尚和左丘只是一脸担心急切,紧张的不得了,又气的几欲昏厥。可就是偏偏咬死了不开口的模样,君云雪再看着滚烫的刑具就快贴上她的脸了。她张嘴大叫。“别过来!我不是夜行军的少主,你们抓错人了!我不是!君九那个贱人才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