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228章 对君九情难自己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冷渊刚噗出声,墨无越一个凌厉的眼神飞过来,冷渊立马闭上嘴低头。眼刀子落在身上,沉重的威压不亚于凌迟之感。冷渊哆嗦了一下斟酌开口:“主人,是否和囚龙锁有关?”

    “囚龙锁。”墨无越低喃着,金眸中闪过暴戾嗜血之色。

    冷渊连连点头,接着说:“龙性不应该影响到主人您,只有可能是囚龙锁的原因,才让主人您难以自持。”

    墨无越不是普通的龙族,他的身份尊贵世无双,可以说仅凭血统,世上无人能和他比肩。龙性嗜杀,墨无越遇到君九本能让他想要吃掉她。而囚龙锁在身,又压制了他的实力,和意志力。

    墨无越知道冷渊的意思。他眸光暗沉危险,囚龙锁对他不算威胁。危险的是,他发现真相是自己对君九情难自已,仅仅呼唤他的名字便让他控制不住喧嚣的欲望。

    可不管是冷渊口中哪个“吃”,君九现在都无法承受!

    他刚刚咬了一口小九儿的灵魂,但幸好只是咬了一口并没有吞噬,所以并没有造成伤害。但墨无越不确定下一次心动难以控制时,会不会冲动放肆。

    灵魂何其重要。万一真的一口下去……墨无越想到那个画面,眸中金色翻滚幽暗起来。气压骤降,压得冷渊直接跪趴在地上,半个人陷进了雪地里。大气不敢喘一口,冷渊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时间每分每秒都过的极其漫长,沉重的让冷渊快要窒息了。不知道过去多久,威压一散,冷渊立马大口喘气起来。

    墨无越开口:“你回去如以往一样,守在小九儿身边听从差遣。”

    “是。”冷渊领命。

    半响没有得到动静,冷渊悄咪咪抬头看到面前只剩下雪地一遍白,四周都不见墨无越的身影。冷渊喘了口气,摸摸鼻子。“主人这是跑了?”

    冷渊心道,现在主人肯定是去解决囚龙锁,以免下次再出什么意外!看来主人对君九越发在乎在意了。

    想到这儿,冷渊不禁打了个寒颤。幸好他不是龙族,不然遇到心爱之人就想吃掉对方什么的,实在太凶残了!要是一不小心没忍住,一辈子都是单身狗。多惨啊!

    冷渊拿出玉简。殷寒刚刚接通后,就听冷渊语重心长的劝他:“殷寒,你以后要是爱上谁了。千万别冲动!一定要喊我监督你,不然单身一辈子多惨!你听到了吗?”

    “你有病。”殷寒啪的掐灭了玉简,冷脸发黑。

    ……

    当君九一觉醒来,第一天没见到墨无越,还当墨无越是有事。第二天,第三天……第七天后,君九忍不住找上冷渊。

    指尖有节奏的轻轻敲击在桌面上,君九眯眸审视冷渊。“冷渊,墨无越究竟去哪儿了?”

    “主人有事要办。”冷渊眼神飘忽,不敢看君九。他知道君九聪明腹黑着,他骗是骗不过去的。但又不能明说自家主人是因为一时情动,差点吃掉君姑娘你,所以现在跑路去想办法解决。

    冷渊觉得自己要这么说了,他可能会失去未来的女主人,和自己的小命。后一个当然是被墨无越给揍死的。

    君九挑眉,“很重要的事吗?”

    “是!”冷渊重重点头。心道跟君姑娘你有关的事,当然很重要了!

    一问一答,冷渊都如实相告。但偏偏问到最后,还是不知道墨无越去了哪儿,要去办什么事。君九狐疑的盯着冷渊,直看的冷渊背后寒毛都立起来了。

    君九虽然实力弱,但气势强!被她盯着,让冷渊有种面对墨无越的感觉一样,鸭梨山大!

    “好了,冷渊你下去吧。”君九一开口,冷渊瞬间消失在原地。看起来颇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小五在小桌上揣着小爪子,团成了一团。它眯着猫瞳看向君九,“主人,你说墨无越是不是去干坏事了!”

    “是不是干坏事,见到他就明白了。”

    “喵?可是墨无越根本不来,主人怎么见到他?”小五喵喵好奇的看着君九。

    嘴角掀开一丝弧度,君九笑的腹黑狡猾。她抬手拨了拨手腕上的铃铛,勾唇开口:“墨无越,你要是今天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把你的铃铛给扔了信不信?”

    叮铃叮铃!

    银色的铃铛连续响了两声。不知道是铃铛害怕了,还是意思传递给了墨无越。

    不是说只要对铃铛呼唤他,不论天涯海角都会出现在她面前吗?君九坐等墨无越送上门来,不过在他来之前,君九眼底闪过腹黑之色。

    她的直觉告诉他,墨无越是在躲她!不管那个妖孽是因为什么才突然躲着她。她都要见到他,并且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为了避免墨无越不说,她先挖个坑把他埋起来,不说不放人走。

    伸手将小五揣到怀里,君九嘴角笑容腹黑。“走,我们去见师兄。”

    “喵?”小五茫然,不是在说墨无越吗?为什么突然要去见卿羽。

    卿羽见到君九时,可以说十分激动了。为了筹划五宗大比,卿羽一天天的越发没有自由,天天被长老们轮流盯着干活。让他好不后悔,为什么要赢五宗大比的举办权?

    典型的装逼一时爽,事后干活火葬场。自找的。

    君九一来,周蝶长老以不打扰他们先出去办其它的事。人一走,卿羽不知道从哪儿立马掏出来一坛美酒,促狭浪荡的冲君九眨眨眼。“小师妹喝酒吗?”

    “不喝。”

    “三十年的女儿红,不喝多可惜!真的不喝吗?等会周长老回来,可就喝不成了。”卿羽笑嘻嘻的怂恿君九。

    君九摇头,在墨无越面前喝酒不碍事。但其他人面前,还是算了吧。她抬头看向卿羽开口:“师兄,我找你是有事想问问你。”

    “小师妹找我有事?说,尽管说。只要师兄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咱们天武宗还收长老吗?”君九一开口,卿羽当即愣住。他错愕看着君九,满脸狐疑的问:“小师妹,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我有一个人选,想要举荐给师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