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221章 被虐上瘾了吗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卿羽这话,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有歧义呢?

    卿羽自个也感应过来,他干咳了两声别过头去。“小师妹我不是那个意思。唔,你先起来吧。”一边说,卿羽一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君九。

    边脱,卿羽边目光犀利的盯着周围的弟子。口中呵斥:“谁都不许睁开眼睛!”

    众弟子:“……”

    原本都闭着眼修炼。这么听了,反倒是想睁开眼看看发生啥事了!不过一个个站在石瀑下承受着水压,想睁开眼也有心无力。

    君九从水潭里爬出来,瞅了眼卿羽的衣服她摇摇头。“不用了。”

    “可师妹你穿湿衣服会着凉的。”

    “不用,衣服已经干了。”这一招还是跟墨无越学的,灵力运转全身蒸发水汽,衣服干的很快。卿羽回头看过来,见衣服真的干了,还愣了愣。

    他开口:“这是灵力外放?”

    他突破六级灵师后,才能做到这样熟练自如的灵力外放。君九现在就能做到,难道这就是七级紫的妖孽之处?

    君九点点头,她回头看向石瀑和石柱,眼底闪过不甘。才站上去就被水流给砸下来了,这也太……丢脸了。她好歹也是洗筋伐髓过,还服用过玉滴酿。还这么弱?

    “咳,小师妹你别懊恼。这没什么,很正常的!石瀑不是一般的地方,你想要站上去必须得将重心均匀到全身。像你刚刚是把重心放在了脚上对吧?”

    卿羽解释,“表面看这样没问题。实际这是错误的!头轻脚重,会被水势直接砸进水潭里,这样站不稳的。”

    卿羽也没有穿回外套。他脱鞋直接走过去,一步一步沉稳的往石瀑里走。君九微微眯眸,全神贯注的盯着卿羽。见他一路平稳轻松的走到石瀑最核心,又掉头走回来。

    跟君九一样,灵力外放将湿透了的衣服烘干。卿羽开口:“小师妹看仔细了吗?全身的力道要一样平均,不能多也不能少。”

    “明白。”

    卿羽:“你最开始不是要抵挡水势,而是要将自己融入进去。从外面到里面,越往里面走水压越强。你要先适应了,才能进去。不然被砸进水潭还是轻的,严重者你的骨头会断,脏腑也会受伤。”

    卿羽说着,环手抱胸微微倾身靠近君九。他唇角上挑裂开,笑的热烈似火,又浪荡透着股酒气。

    他继续说:“所以小师妹,就算你是七级紫的小妖孽。还是乖乖的打严实了根基,从第一层好好学。然后有把握了再来挑战石瀑!”

    闻言,君九眯眸眼底闪过一瞬冷光。

    她抬头看向卿羽,开口:“你故意带我来这儿。”

    “故意什么?”卿羽哈哈坏笑着,不认账。

    他当然是故意的!三次就学会第一层,还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被君九打击得心痛!

    他带君九来拳林密室,和石瀑倒不是要看君九出丑。而是想告诉君九,再妖孽的天赋,也得一步步扎实根基,没有一跃而成的。只不过他的方法稍稍恶劣,还有点逗君九的意思。

    小五反应过来,气鼓鼓的跳起来要挠卿羽。

    君九伸手提着小五后脖子把它抓回来。君九倒没有生气,她明白卿羽的意思。

    不过扎实根基吗?君九嘴角上扬,笑意张狂桀骜。她开口:“你给我一天时间,我吃透炼体术第一层。明日再战石瀑!”

    “一天?小师妹你是被虐上瘾了吗?”

    一天怎么可能吃透炼体术,就算吃透了也不至于这么快速的挑战石瀑。要知道多少弟子在第一层钻研了三五年,才敢来石瀑修炼第二层。难道刚刚还没有让君九吃够苦头?

    面对卿羽的震惊错愕,君九眯眸态度不改。

    经过洗筋伐髓,玉滴酿的淬炼。炼体术第一层对她而言只是浪费时间!石瀑很难?正好她喜欢挑战。

    君九朝卿羽挥挥手,“师兄再见。我先回去修炼第一层了。”

    “哎等等,师妹你真的不改改主意?”

    “不改了!”远远的传来君九清冷淡漠的嗓音,还伴随着小五喵喵的叫声。似乎连猫也在说,不改了。

    卿羽呆愣在原地,表情恍惚。他心道:完了!只是想让小师妹见识一下现实的残酷,让她好好修炼的。怎么一下子虐上瘾?别人都怕石瀑,轻易不敢挑战,小师妹为啥不按照套路出牌?

    在何尚,周蝶他们得知这个消息后。纷纷找卿羽“友好”的聊天,一个个轮了一圈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卿羽顶着熊猫眼,悔不当初。

    众长老的意思明确,要是宗花受伤了,就扒了卿羽的皮!带师妹,有你这么皮的吗?头一天就带着往最危险的去了!

    因此当君九第二天再次来石瀑后,敏锐觉察到了暗中一双双担心看着她的目光。嘴角微抽,君九额头挂着黑线。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小五亦步跟着君九,担心说:“主人,你真的要挑战石瀑吗?”

    “石瀑是个修炼的好地方!”君九回答。她跃跃欲试,眼眸中光彩熠熠。今天一定不会像昨天那样被砸下水潭,至少她要站稳十秒钟。

    眼见君九往石瀑走,周围还没开始修炼的弟子齐刷刷看着她,还有藏在暗中的众长老和睡眠不足的卿羽。

    周蝶倒吸口气,“君九真的要去!咱们要出去阻止她吗?”

    “才开始炼体,就挑战石瀑,简直胡闹!”严厉的钱长老皱眉开口。

    上官长老说:“走!先拦下君九,不然等受伤疼了怎么办?她是炼药师,身娇体弱。哪能承受石瀑的压力。”

    说着,一众长老又是齐刷刷瞪卿羽一眼。君九年轻气盛,又天赋妖孽,铁定是不服输的,才会再来挑战石瀑!都是卿羽的锅,不然他们的宗花怎么会冒险?

    卿羽面无表情,开口:“当初我十岁,你们可是主动把我踢进石瀑,盯着我修炼的。”

    “你皮糙肉厚,能跟君九比吗?”周蝶反口说他。扎心了!卿羽颤巍巍捂住心口,他可是宗主!人与人之间的待遇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