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212章 你才是贱人!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一个宗门上下只有一个女长老。君九长得那么好看漂亮,这等于进了虎狼窝啊!万一他们欺负君九怎么办?云乔和君小蕾脸上失去了笑容。

    云乔张张嘴,焦急的问:“我们现在去劝君九别去天武宗,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当着大家的面宣布的,怎么可能反悔?我也没想到君九居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卿宗主。醉醺醺的一看就不靠谱,她怎么就一口答应了?”谷松也是欲哭无泪。

    他还梦想着君九去混元宗,以后他们能天天见面呢!结果,也没去丹宗,去了最奇葩的天武宗!这时他们听到嘈杂的声音,还有朝这边走过来的脚步声。抬头一看,嚯!是君云雪和她的新出炉跟班。在知道君云雪是剑宗宗主要收的关门弟子后,除了云乔他们,和姑苏盈与阎海,其他十个弟子全成了

    君云雪的跟班。

    一路谄媚讨好的簇拥着君云雪走过来,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她是来耀武扬威的。

    君云雪高高抬起下巴,用眼角余光扫了眼云乔三人。她冷笑开口:“这不是君九那个贱人的跟屁虫吗?君九不在这儿,你们都敢过来。不怕本小姐给你们好看吗?”

    “君云雪你才是贱人!”君小蕾瞪着她张口反驳。

    “放肆!这可是未来的剑宗宗主的关门弟子,身份何其尊贵。你竟敢辱骂云雪师姐,这就是在辱骂剑宗。你一个小小沧海宗的普通弟子,你不想活了吗?”君云雪的跟班一怒斥道。

    另一个人接过话,“没错!快跟云雪师姐道歉,否则有你好看的!”

    “你!”

    “君小蕾。”谷松抬手拦住君小蕾,他抬头看向君云雪目光冰冷。谷松嘲讽开口:“剑宗的关门弟子怎么了?剑宗的狗关沧海宗什么事?要耍威风滚去剑宗耍,在这儿你算什么东西?”

    君云雪瞬间黑了脸,不过面纱挡的严实,也没谁能看见。

    她刚要张嘴,云乔直接打断她接着说:“谷松说的有道理。咱们一个是混元宗,一个是沧海宗。可不认你什么剑宗的宗主关门弟子,而且咱们也不看猴戏。赶紧走,别挡道。”

    “你们!”气的咬牙切齿。君云雪死死瞪着三人。

    居然敢骂她是狗和耍猴戏的,还敢嘲讽她?君云雪气着气着突然笑了,她开口:“你们三个我记住了。现在本小姐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等到了五宗大比,我会亲自把你们踩在脚底下的!”

    “哼,你们还不知道五宗大比吧?也对,你们不过是五宗里普普通通的弟子,怎么有资格知道这么机密的消息?君九来了,本小姐还有心情教训她。你们?浪费我口水。我们走!”

    君云雪耀武扬威来,又盛气凌人带着她的跟班本走了。不说她,她的跟班们也是个个得瑟,一个个眼神看他们,恍惚在说他们死定了一样。

    看的谷松,云乔和君小蕾气的胸膛起伏,很想摩拳擦掌把他们往死里揍!君云雪哪儿来的脸过来嚣张摆谱?她忘了曾经被君九打成落水狗的事情吗。

    谷松眉头紧皱,开口:“云乔,君小蕾。你们有没有发现君云雪越来越嚣张了。以前她还畏惧君九,但现在无法无天的就差一脚上天了!”

    云乔:“你说的不错,等会回去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君姑娘!君云雪一定是有所依仗,她的目标是君姑娘。我们得提前提醒君姑娘小心君云雪。”

    “那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回去,现在就去告诉九姐姐啊。反正这宴会这么无聊,我不想参加了。”君小蕾皱眉撇嘴,一脸不喜欢。

    宴会里,一群五宗的大佬们高高坐在殿上顾自饮酒。众人一脸肃穆高深莫测中,就卿羽这么个奇葩躺在座位上喝酒,不修边幅,随意散漫。画风跟其他人格格不入。

    而阎海和姑苏盈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倒是挺好看的。不过也不搭理别人。他们只能看着君云雪跟她的跟班,恶心的酒都喝不下去了。

    越看越烦,干脆走人!

    谷松拍手:“走!咱们去找君九。”

    “好。”

    三人说走就走,全然不知殿上的大佬们其实都在关注他们。不过他们看得不是云乔他们,而是可惜君九真的没有来。

    清长老叹息,“君九入天武宗,真是可惜了。”

    “可不是吗?天武宗一群大老爷们,唯一的女长老也是……”孟志远一言难尽,他瞥了眼喝瘫了的卿羽。开口:“君九说不定求求我们,老夫也会惜才收下她,偏偏去了天武宗。”

    “天武宗也没多糟。诸位别忘了,今年的五宗大比已经给天武宗主持了。”图岐长老幽幽开口,众人瞬间绿了脸。

    一想到要交给卿羽主持,他们纷纷胃痛起来。一后悔自己话说的太早太绝,错失了君九这个好苗子。二心痛自己打赌输惨了,连五宗大比的主持都输给卿羽了。

    交给这个奇葩疯子主持,迟早要完!

    卿羽头朝下,脚朝上的瘫在椅子上。他晃了晃脚,醉醺醺的说:“嘿!我可都听见了。你们后悔也没用,君九是我天武宗的,五宗大比也是我天武宗。哈哈哈哈,你们要不要哭给我看?”

    众人:“……”

    手痒!好想揍死他。

    不说宴会上发生的种种。院子里,君九和墨无越喝了好一会儿。桌上的空瓶子被君九哼着歌儿摆成了一个心形,纯属开心了摆着玩,没别的意思。而且墨无越看不懂,所以君九更加随心所欲了。

    不知道喝了多少,君九脸颊绯红发烫。她散漫随意的歪坐在椅子上,眨眨眼看着墨无越。“墨无越,光喝酒好无聊啊。我们来玩点开心的游戏吧~~”

    她,又喝醉了。

    墨无越眸光看着君九深了几分,他嗓音低沉开口:“开心的游戏?”“对啊。你把手伸出来,快点!”君九见墨无越不动,微微皱眉带上了命令的口气。墨无越薄唇邪气上挑,他眼底闪过一丝宠溺之色。一伸出手,君九立马双手抓住他,笑的狡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