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第200章 审问君云雪

时间:2018-06-17作者:豆喵喵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迷宫幻阵外,小五也在嘀咕:“主人会杀了那个坏女人吗?”

    它跟墨无越就在迷宫幻阵的阵法外面。坐在高高的大树上,树枝粗壮的让它可以随便在上面打滚。扭头看向墨无越,小五问他:“你说主人会杀了君云雪吗?”

    “不会。”墨无越看到小五变淡的身影,弹指一道金光没入。小五的身体顿时充实了许多。

    小五本来应该进手链空间里去的。不过它不肯,要跟着墨无越!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小五可不想错过第一个告诉君九的机会。这次它一定要抢在墨无越前面!

    而且发现墨无越可以帮它稳固身体,小五更加得瑟放肆了。他听墨无越回答,反问:“为什么?”

    “因为小九儿比你们都聪明。”

    “喵!主人当然是最聪明的!”小五得瑟的挺起胸膛,它为主人而自豪!不过小五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说主人聪明,就不会杀死君云雪?

    正困惑时,冷渊凭空现身。

    他半跪在地上,开口:“主人,已查出夜行军的名单,下落。所有消息都在这里。”冷渊双手举到头顶,将一枚玉简奉上。一天时间,冷渊就查出了夜行军所有消息。堪称全能属下。

    墨无越隔空将玉简抓到手中。神识没入其中一扫,他唇角邪佞上挑。“等小九儿出来。她想知道的一切谜题,都能解开。”

    “喵喵!”给我看看!

    墨无越斜睨小五,一根手指头把它按下去。“安静。”

    没有镜面水幕又怎么样,墨无越无须任何外挂和帮助。他一缕神识落在银铃铛上,不受影响。依旧可以看到君九此刻在做什么。

    ……

    此刻,迷宫幻阵之中。

    君九执剑白月,挑断君云雪的手脚筋。废她挣扎动弹的力气,只能瘫倒在地上任由君九宰割。君云雪痛的身体在抽搐,她努力瞪大眼睛。可浮肿成猪头的脸上,再怎么瞪大眼也不过是绿豆大小的缝隙。

    她只能听,听君九要做什么?

    她听见君九说:“君小蕾,你到外面去守着。有人来了拦住,拦不住再叫我。”

    “好!”君小蕾没有去问君九想做什么。她年纪虽小,但聪明鬼精灵,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像是现在,她乖乖听话就够了。

    看到君小蕾出去守着,君九这才看向君云雪。她冷冷勾唇,“现在终于没有人监视着。只有你和我。”

    君九不知道什么镜面水幕。但她精神力强大,完全可以当做武器使用。但君九不想暴露自己这个特殊的实力,所以她刚刚用幽影伪装了一下。监视的感觉彻底消失,君九终于可以放手做点事。

    君云雪努力瞪大眼瞪着君九,她语气恶毒怨恨。“你想做什么!君九我告诉你,你要是杀了我。剑宗不会放过你的!我可是剑宗宗主未来的徒弟。”

    “是吗?”君九不以为意。

    她走到君云雪面前坐下,抬手在君云雪的脑袋上比划了一下。这一刻,君云雪内心的直觉疯狂拉响警报。致命的威胁,恐惧到巅峰。君云雪惊恐尖叫:“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乖乖回答不撒谎,我会温柔一点的。”

    “你做梦!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君云雪尖叫,语气努定。

    听此,君九笑了笑。她支撑着下巴,冷冷睥睨君云雪。“你知道上一个跟我这么说的人,他的下场是什么样的吗?四个字形容,惨绝人寰。”

    君云雪本能的恐惧,身体抖了抖。

    她想要逃跑。可手脚筋被挑断,除了颤抖什么都做不到。她看到君九将双手放在她脑袋两侧,然后冷冷开口问她:“夜行军为什么叫你少主?”

    君云雪闭上嘴不说,但她眼睛一个劲打转,十分惊恐。君九难道知道了?

    不说?这在君九意料之中。

    对付不同的人用不同手段。真言蛊太温柔了,远不如精神力审问来的直接。更快!更真实!君九冷笑着,精神力没入君云雪脑袋中。下一刻,凄厉至极的惨叫声响起。

    君小蕾站在外面,听到这声惨叫。立马哆嗦着,浑身寒毛竖起来。好惨!惨到好像身临其境,也能感觉到那种源自灵魂的痛苦。

    君九:“说。”

    “啊啊!我顶替了你的身份,夜行军以为我是君冥夜的女儿,所以叫我少主!”一口气说出来,大脑中撕心裂肺的剧痛,顿时消散了。

    君云雪又恐惧又害怕绝望。君九这是什么手段?大脑好像被撕裂了一样。她是妖怪!她一定是妖怪。不然怎么可能攻击她的脑袋?好痛好痛!

    君九继续问:“夜行军为什么会信你。”君云雪又闭上嘴。如法炮制,一番惨叫之后。君云雪痛苦的扭曲了脸,她奄奄一息开口:“我娘给了我令牌,这是唯一能证明身份的。还有夜行军年年送宝物到君府,都是我娘藏起来了。我拿得出来令牌和

    宝物,夜行军所以信我。”

    君九眸光暗了暗。

    原来如此!原主的爹娘死去后也没有忘记原主。命令夜行军年年送来宝物,保障原主能过的幸福快乐。然而无数宝贝送来,并没有让原主活成小姐,反倒惨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在她对君家出手时。上官以容感到恐惧,就将夜行军的事告诉君云雪。让她顶替她,让君云雪控制夜行军来杀她。可惜上官以容到死都没有看到,夜行军帮助君家崛起。反倒是君云雪借着这个身份逃了。

    到了五宗,自以为有后台有势力。瞬间信心百倍,又来作死挑衅她。

    君九:“令牌呢?”

    “我藏起来了。”

    “他们就没有怀疑你吗?”

    “没有。”君云雪被折磨的人都呆滞了。只剩下一字一句的回答君九,身体在剧痛下本能的抽搐不停。

    听到君云雪的回答,君九却不满意。没有怀疑?何尚和左齐的反应,分明是怀疑君云雪了。但偏偏,他们仍旧容忍君云雪。而且还处处帮她,这是为什么?

    难道夜行军是叛徒?君九看向君云雪,她并指按在她额头上。精神力没入其中,惨叫哀嚎声再次凄厉响彻迷宫之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