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风神幻魔录 第七十四章:伤人八百自损一千的真龙伏魔功

时间:2018-08-07作者:仙诗珑歌

    “血狼!”眼前,血煞抬起左手,捏剑诀,嘴唇蠕动,催动灵术。

    其体外血光大燥,血光照耀处,灵力交织,一转眼,四匹均长达一丈的血色神狼与他并列,均匍匐在地,眼瞪孤云。

    迈动狼爪,战于野,洒落血煞灵辉。

    “拥有淬魂至宝的你该怎样接下这一招……”他看着孤云,眼中泛着不知名色彩。

    “血师兄对付这种垃圾,居然用了这一招!”

    避到远处的青年均是惊愕的。

    “上次打猎,血师兄的这招仙皇级灵术将黄须兽都撕碎了,用来对付一个废物……师兄在想些什么?”

    一干少年、青年均不解。

    “师兄明显留情了,给他时间思考如何对付这一招,如若不然,他早就在灵术催动的瞬间,就被血狼撕成碎片!”

    “血影谷的人!”

    孤云明白了,为何几日前群雄来犯圣院,血影谷会站在圣院一方,原来,血影谷就有一个青年在圣院。

    他下意识催动真龙伏魔功,嗷——体内荡出一股沉闷的龙吟,其体外,风属性道纹交织成龙纹,爬满双臂。

    他浑身上下三百六十五处重要穴位一同投射更为晶莹的青光,似乎,由这戏穴位中喷出的力量要也要交织成有形之物,但是没有,他体外的灵芒比之前更燥烈了。

    两道道灵气浮出来,围着身畔,缓缓盘旋,源海内,呈旋涡式流转的本源气速度加快,喷吐清辉,朝体内源源不断地注入磅礴的风灵力。

    眉心处,龙纹浮出,其神魂力量也腾升不少,也在同一时间,他感知到自己的体内好多条骨头都裂了,剧痛袭脑。

    “天龙爪!”孤云暗自结印,神庭庭内划过十二个繁琐的九秘手印,真龙伏魔功中的灵技催动!

    皇拳真佛印

    外道狮子印

    不动明王印

    外道狮子印

    神道日轮印

    外道狮子印

    六道双轮回,十二神印印成的瞬间,风属性力量自他体内喷涌而出,他摊出手,表面龙纹交织,迅猛如潮的灵力顺着右臂倾泻而下。

    嗷——一声龙吟从他体内荡彻出来,青光大胜,从手爪表面涌出的灵力化作一道有型之物。

    这是一只淡青色的青龙爪影,共存五爪,灵力翻涌如潮,极为浓郁,成型的灵技看起来与真正的龙爪一般无二。

    龙皇威严涌出,十分惊人!

    “果然,无缺灵功与高等淬魂术!这种感觉……至少是仙皇级”看着孤云眉梢间浮出的龙纹,再看着他的灵技,血煞蹙眉。

    一般来说,灵功的淬魂术呈现出来,那么这种灵功就是无缺的,大道完整,才会有印记浮现,他借此判断,孤云的灵功是无缺的。

    吼——他动动念头,四匹血狼一同朝孤云迈动四爪驰骋撕咬而去。

    “哼!”盯着张牙舞爪,撕咬扑来的血狼,孤云一声冷哼。

    嗷——其体内荡出沉闷龙吟,下一刻,他的身形自原地瞬间消失。

    轰——没有任何时间差,撕咬扑向他的血狼瞬间爆碎一匹,涟漪四扫,灵力残留。

    “这绝对不是疾风瞬闪术,也不是上次他用的那种灵步!”血煞看清了,血狼不会无端端爆碎,而是被孤云强势打碎了,他有些惊愕。

    普通的瞬闪术例如行火遁、疾风术等疾行时,都有时间,对低境界的修士来说,这种时间差可以忽略,因此成了瞬闪,但在高阶修士面前,这份时间差,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眼前,孤云动用的瞬闪术,极大缩小了这份时间差,甚至能完全忽略,同阶内,论速度,恐怕没谁比得上他。

    血煞眼前青光划过,一片青色阴影朝自己盖来。

    “真龙爪!”拍爆血狼灵术,腾跃到血煞斜半空的孤云挥动手臂,拍下此爪。

    “真龙灵功中的身法不愧为天下第一奇速,但是他玛……也太疼了!”见战况在自己的掌握中,孤云顶住剧痛,暗自咋舌,他所用的瞬闪身法,为真龙灵功中身法中的一式——腾龙瞬!

    然而,让孤云惊愕的事情发生了,血煞的身影,自眼前离奇消失,他的神魂力量并未感知到他的行动轨迹,再度感知时,后者离奇地出现在自己身后,就好像,他在虚空中穿梭,窜到了自己后背。

    “速度慢了!”他如同修罗般鬼魅的声音自孤云身后响起,血煞出手,但并未用匕首捅他,而是左手呈掌,轰击而去。

    霸烈的血煞灵力交织成掌,出手时,仿佛有一尊修罗蛰伏在他身后,拍下此掌。

    孤云大惊,这瞬间,停在半空中的他猛然踏空,一股无形的力自脚下震荡开去,腾龙踏空借力,再度动用腾龙瞬闪开。

    血煞打空,他看向不远处的空中,孤云的面色有些泛白,不太自然。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眼光停留在孤云的衣衫上,有刺眼的血迹渗出,以神魂力量感知,他的身体,似乎裂了。

    “这小子的身体很弱,催动灵功时,灵功中的威能反而伤到自己,与灵功一体的淬魂术无法支撑他淬体,这种情况很多见呐,嘿嘿嘿,似乎发现一枚不错的种子,有救,拥有那种极速的灵功至少是仙皇级,虽然跟修罗影杀功有点差距……”

    就连孤云也没有注意到,血煞的嘴角浮起一抹怪异的笑容,他体外灵光淡去,恢复如初。

    “你赢了,点到为止!”他冲孤云喊道。“我并非喋喋不休的人,我只是惊讶你的成长速度,想试试你的战力。”

    后者纳闷,自己正苦思对策,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揍翻,他怎么给自己来这一出?!

    “等你跻身道纹境五阶再跟我打,这个给你,把自己的伤处理好!”他翻手取出一个玉净,抛给孤云。

    半空中,疼得直冒汗的孤云接过子。

    “你知道我身体有问题?”

    “你的体质支撑不了你催动灵功所需要的本,不解决这个问题,迟早有一天会损伤本源!”血煞说。

    孤云蹙眉,果然,他的神魂力量,能感知到自己存在的大问题。

    这个血煞,在道纹境中迈入的小台阶比他高很多,如此看来,并非他快,而是自己慢,加之自己在催动灵功中的招数时,神魂还要承受痛苦,分散掉部分注意力,因此,战力大打折扣。

    “多谢血师兄!”孤云咬着牙,道谢,体内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糟糕,自己第一次动用真龙伏魔功,就导致体内每一条骨头都裂了,就连五脏和重要经脉,都裂开不少。

    若非自己神魂力量强大,护住五脏、经脉、血肉、骨骼,恐怕此刻连站都站不起来。

    “不用谢,回去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他说,话音中有一股耐人寻味的意味。

    孤云的脸都白了,冷汗直冒,但这种情况下,还是强忍着为好,不丢脸。

    “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要找的那个人已经很久没在圣院了。”血煞看着孤云,瞳孔内划过晦暗的血光,他这样道,更让孤云感觉耐人寻味,似乎,这个血煞注意着千雪的动向。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是我的未婚妻告诉我的,明白吗?!”

    孤云更呆若木鸡,这个血煞,似乎就连他在想什么都一清二楚。

    “师兄,先告辞了。”孤云没有多余的时间跟他扯淡,原路返回,御空行,疾奔第三峰。

    练霓阁,兔子妖和天獾早就出门了,不在家。

    额头上虚汗直冒的孤云直奔阁后,咬着牙盘膝而坐,他拧开血煞给他的玉净盖,顿时,一股极为圣洁浓郁的精华自中渗出来,没有香味,闻着这种精华,孤云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就好像,他现在需要的正是中之物。

    倒出来,是三枚浑圆的血色宝丹,每一枚都蕴含磅礴的生命血气。

    他吞下一枚血丹,炼化,顿时,磅礴的血液力量立马浇灌全身,这股血气根本控制不住,从伤体的每一个毛孔内泌出,涌朝八方。

    他的身体立刻蒙上一层浓郁的血雾,磅礴的血气在体内横冲直撞,但并不破坏他一寸血肉,而是冲刷他的伤躯。

    剧痛更甚之前,他的血液滚烫起来,流动加速,自我感觉,似乎在进行一场洗礼,一场来自血的洗礼。

    此丹化作的血气,仿佛就是生命体的血液精华,不断融入他的伤体,滋润,淬炼,不仅体内,就连他体外,也笼罩着一股磅礴血气。

    体内赤霞隆隆,血气汹涌,一些细小的裂痕在血气与赤霞的滋养下,直接愈合。

    炼化血丹时,同时催动真龙淬魂术化灵淬体,真龙淬魂,龙纹浮出,龙威荡起,天地灵气疯狂朝他用来,冲刷他的伤体,伤势比他想象的严重得多,以双腿和右臂为甚,这两处的骨头堪称粉碎性骨折,就算被血丹药力的滋养过,愈合得也出奇缓慢。

    源海内,道纹内气飞速运转,不断吞噬、输出本源力,淬炼伤体。

    体外两道道纹气及风属性道纹浮出,随着他催动真龙淬魂术,这两道风属性道纹气均有化作腾龙的征兆,围着他缓缓盘旋。

    磅礴的血气下,孤云体外三百六十五处重要穴位投射着更为晶莹的青光,风灵力顺着经脉游走,无比顺畅。

    足足用去半个时辰,血丹被完全炼化,五脏和经脉伤势被药力完全滋润,愈合,而且,他有一种感觉,机体的强韧度,比以前更强一分。

    “血师兄真舍得!”孤云感慨着,这种逆天的宝丹,他居然一连给了自己三枚。

    他舍不得服食,将血丹放入指环内,指环内虽然塞满灵源晶石,但能放下这样大子的空间还是有的。

    真龙伏魔功中的功法比想象的霸烈,才不过动用一招攻击性灵技,就让自己臂骨尽碎,再来几下,导致的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能用出御龙十步中的腾龙瞬,已经是极限了吗?”他感知着双腿骨,血肉、骨骼内的小裂纹倒是在血丹药力的滋养下,完全愈合,只剩下一些由大变小的裂纹。

    真龙淬魂,化灵淬体,其余裂痕也很快愈合,但他没有停止淬魂,而是继续淬魂,真龙淬魂印记化作一条腾龙,围着他的神魂缓缓盘旋,投射神威,淬炼他还未完全化形的魂魄。

    体内,风属性本源道纹气缓缓旋转,不断吞吐灵辉,淬炼战躯。

    下午兔子妖抱着天獾回到练霓阁。

    “小兔子,本座给你说的那些封印常识记住了没有?”

    练霓阁后,孤云徒然睁眼,他听到了天獾的声音。

    “哟,小子,你又跟人打架了?”兔子妖鬼魅地出现在他身边,看着他衣衫上那些干涸斑驳的血痕,阴阳怪气道。

    孤云一笑泯过,化来灵气,将黏在纯白衣袍上干涸的血迹洗刷掉。

    “有古怪!”天獾跳到孤云肩上,用鼻头瞅瞅他的脸,闻出一股离奇的味道。

    “小子,你是不是吃过什么?”他问。

    黑不溜秋的小眼睛看着孤云大的可怕的眼睛,他丝毫没有将孤云当成庞然大物,开玩笑,谁有他大?!

    “找到你那小娘子了?”

    “没找到,路上出了点问题!”孤云道。

    竹林旁,一面孔冷酷的青年悄然离去,他的存在,就连兔子妖也没有注意到,此人的战力在兔子妖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