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风神幻魔录 第五十六章:月黑、风高、夜寒

时间:2018-08-07作者:仙诗珑歌

    朦胧的月色下,丛林中。

    “游蛇!”身处半空中的孤云无法转身,催动游蛇术盘绕自己。

    纵跃到半空的狼王见状,挥动强有力的狼爪,爪子表面浮出棕黄色土属性灵芒,拍出,游蛇术被打散,青光四溅,狼爪顺势拍在孤云身上,自身灵力战甲被拍碎,将他打飞出去。

    孤云只身撞断一根古木,他被震得热血翻涌,风属性防御战甲背面凹陷进去一道爪印,若无战甲,唯恐骨折。

    狼王的力量太强大了,脚底成功触地的孤云思量对策,大剑需要用来迎敌,

    见孤云那边已经开始激战狼群,山脚下,还在瑟瑟发抖的程刚思量着,是否要过去。

    “来了!”罗冲怪叫道。

    不用他们冲,除了五匹在狼群中有地位的地狼还围着孤云,其余的狼全部嗅着鼻头,闻声而来。

    群狼呜咽,让人不寒而栗,速度均很迅速,来不及程刚鬼哭狼嚎,三人就被这些狼包围。

    两匹狼冲程刚扑去,强横的威压迎面扑来,这时候,他体内沉寂许久的战斗因子活跃起来,本能促使他不得轮着棒槌上。

    灵光迸现,赤黄色的光芒刺透黑暗,有此棒槌在手,他感觉自己的力量比以往都要强。

    程刚强有力的双臂抡动此棍,一闷棍打去,重重地敲在一匹狼的脑门,咔——他听到骨裂声,这匹狼被他一闷棍打飞,摔在远处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弹。

    一棒槌干掉一匹狼,比孤云还猛,就连他自己也心惊肉跳,自己哪来这么大的力量。

    发愣时,另一匹扑来的狼张开腥盆大口,咬向他的脖颈,狼匹很有灵性,知道生物的弱点。

    山头,华仁剑开弓拉箭,适时出手,砰——弓弦波动,射出一抹璀璨金光,金光周围金凤腾飞,洒落金光百缕,尤为圣洁。

    狼王被无羽之箭射中脑门,砰地一声,头颅爆碎,血雾弥漫。

    再看华仁剑手中的弓,更加璀璨光亮,投射金光刺穿黑暗,就好像,他持着的是一颗小型金色太阳,其周围有清晰可见的真凤灵影盘旋腾飞。

    无头狼尸重重地砸在程刚身上,将他压倒,他爬起来,看着脑袋被射爆的狼匹,再看看不远处山头上持弓之人,口干舌燥。

    “刚哥,集中精神迎敌,别分心!”山头,华仁剑冲程刚喊道。

    程刚来了劲,抡动棒槌,主动轰杀向一匹蛰伏在身前的地狼,猛得一塌糊涂。

    狼匹没有感知到精神威压,所以不怕,依旧朝程刚、罗冲、张彪三人扑去。

    “无羽之箭,仅有光,金凤影腾飞,这是什么灵功?没听苍枯提起过,圣院内难道还有与九蛇灵功一个级别的灵功?”张彪斜瞟着山头观战的华仁剑,神庭不知所想,心不在焉。

    云刀出窍,长三尺,宽半指,笔直。

    黑夜中,这柄云刀折射着锋利的寒光,一匹狼朝他扑来,他沉着面,脸色很严肃与可怕。

    张彪双手持刀抵在腰腹,瞟了华仁剑一眼之后,他盯着眼前朝他扑来的狼匹,云刀直去,嗡——这破风声,完全在孤云之上,风之极暴,他更强。

    云刀横空,洒落一缕青光,朝他扑来的这匹狼只看见一抹青色闪光,而后重重地摔到地上,青光淡去,狼匹身后闪现张彪的影子。

    噗哧——张彪身后,地狼脖颈处伤口崩开,血剑飙射。

    在疾风瞬闪术上,他修得十分到位,如行云流雁。

    嗷——张彪不知所想时,他被数匹狼包围,一匹匹半匍匐在地,双爪一前一后,狼眼直视前方。

    “风云……刀法之,行云杀!”山头,千雪的薄唇蠕动着,她看得很清楚,身边的人看不出,不代表她看不出。

    “这个没问题了!”

    “风属性极暴很到位,以利至上,跟我们的金属性以锐至上有相似之处!”子龙、华仁剑二人看向张彪,见他一刀屠狼,认为他没有大问题,他们要盯着的是程刚和罗冲,

    不远处雷霆噼啪作响,二人看过去,罗冲的战斗让他们看得无语。

    “过来,看我的雷电伏狼杖!”那货竟将雷杖如长棍耍起来,十分趁手,他朝雷杖内注入雷电力量,电弧笼罩,一杖打去,虽无法做到如程刚那样将地狼的脑袋打碎,但雷电力量。

    “怎么看,这货都像一个扮猪吃虎的货……”山头,子龙看着被狼匹包围在中间的他,嘀咕着,罗冲猛得一塌糊涂。

    “可怜了那根雷杖!”华仁剑道。

    再看程刚,那货体表泛起一层浓郁的土黄色灵芒,以自己的灵力凝练战甲,加上黑土战甲,其战躯投射出一股沉实而浑厚的霸气。

    土,象征帝王、大地,乃为沉、重、力。

    似乎领悟到自己灵力本源真意的程刚终于不再害怕,打狼如打兔子,棒槌挥动得淋漓尽致,一棒槌砸下,马上就有一匹狼被打碎脊梁骨。

    他身边已经摆了三四具狼尸,均死于碎骨。

    “来呀!”这货粗口狂声,叫喧着,这嗓门,让狼都害怕。

    不以为然,围杀他们的地狼境界,若以人类境界划分,只是普通的化灵境地狼,根本抵不住有灵兵在手,如虎添翼的程刚攻击。

    越杀越勇,哪里还有什么战术?!

    密林中,孤云已跃到一根大树叉上。

    咔——狼王率五匹狼将,以绝对的力量拍断古木,震落孤云。

    “神风斩!”之前在脚下的古木坍塌瞬间,他已借力,催动疾风瞬闪术。

    从矮空笔直落下的孤云若神尊天降。

    噗——大剑正中一地狼背脊,杀穿进去,犹如疾风破云,在此瞬间,他抡动狼尸,砸向另一匹扑来的地狼。

    越杀越勇,狼王在速度上完全不及孤云,就是防御厚,难以杀穿,逐渐地,狼王体表被孤云斩出很多伤痕。

    鲜血染红狼王全躯体,猩红的血液内掺和着一股煞气。

    此时,孤云已将五匹狼将全部击杀,重伤狼王。

    狼王半匍匐在地,狼眼紧盯孤云,狰狞染血的嘴力发出沉闷的啸音,它身前五丈,孤云拎着大剑,皱着眉头,与他对峙,很警惕。

    “他的力量在增长!”与狼眼四目相对的孤云感知这狼王的精神及灵力,很让他心惊,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却依旧有这种力量。

    遇强则强,受伤的狼王比之前更可怕,血腥挑动它的神经,刺激他的兽性。

    一股淡淡的黄色灵芒自狼王体表浮起,更心惊的事情发生了,狼王体表被斩出的血痕在棕黄色灵气的滋养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其充斥着淡黄色光幕的双瞳变得血腥起来。

    “多大点事,再大两倍,我也给它腿打折了,这一匹交给我,我可是风云战队第一猛将!”不远处,传来程刚得意的声音,与狼王对峙的孤云轻瞟去,程刚强有力的双手甩着棒槌,像是抡动棒球棍一样,把玩。

    他正朝这里奔来,额头上有汗,已经历过一场大战,但体内的战斗因子很活跃,奔放,那些地狼全被他、罗冲、张彪三人摆平了,摆了十来具,其余狼匹全部夹尾而逃。

    “不要过来!”孤云一声大喊。

    晚了,发狂的狼王调头,顺声奔去,四爪迈动,后足借力弹射,一跃五丈高。

    嗷——扑向程刚的狼王张开腥盆大口,口中腥风刮动。

    “多大点事儿!”那里,程刚见大狼扑来,他还在那里得意洋洋,甩着棒槌,准备抽上一记。

    “来不及了!”孤云动用疾风瞬闪术,瞬闪奔去。

    晚了——

    临近程刚不足一丈的狼王锁定程刚,庞大的凶威自它那对可怖的狼眼中投射出来。

    “该死,怎么动不了了!”程刚大惊,抡动棒槌的双手此刻离奇地乏力,被凶威震慑。

    月空下,这匹长度超过一丈的狼王如一尊庞然大物,朝他扑去。

    嗷——狼王将他扑倒在地,张开的腥盆大口咬向他的头颅,危急中,程刚歪了一下头,长着一口锋利锉刀白牙的狼嘴一口咬中程刚的肩。

    程刚的灵力战甲当场溃散,咔咔——由银耀黑铁打造的战甲被咬穿,锋利的獠牙即将没入他的血肉。

    山头,华仁剑开弓拉箭,射出一道有金凤真影在周围盘旋腾飞的无羽之光。

    砰——狼王被金光爆头,血肉横飞,鲜血溅在程刚的脸上,刺鼻的血腥味传入程刚的鼻口,挑动他的神经,这一刻,他被死亡的危机笼罩,心脏以一百八十度的频率跳动。

    呼——

    离这里还有一丈距离的孤云狂舒一口气,有惊无险。

    “金凤于飞,无羽箭术,难道他是那个被灭一百年有余的神殿幸存者?”正当众人均松了一口气时,不远处,张彪斜瞟着正持弓从山头上走下来的华仁剑,子龙、千雪与他并肩而行。

    除了罗冲,没有谁注意到,张彪的面色变得很沉,很可怕,他看了看罗冲,后者摊手,舞着雷杖就朝程刚那里跑去。

    “吓死我了!”程刚翻身,将笨重的狼尸挪开,爬起来,抹了一把被狼血染红的脸,他心有余悸,要是华仁剑晚一点出手,他可能要失去一边肩膀,一条手臂。

    “刚才我本来想一闷棍打去,但是一下子动不了了,很奇怪!”程刚回想着自己方才的状态,冷汗直冒。

    “刚哥,那是杀气!”华仁剑走来,说道。

    “这玩意儿真他玛不靠谱!”程刚看着自己被咬出一排牙印的防御战甲,骂咧着。

    “没有这个,你的肩膀已经被咬下来了。”

    “这狼不是已经被孤云砍得皮开肉绽了吗,怎么还有这种力量,曰了鬼!”程刚踹了身边的狼王尸体几脚,骂咧着。“不过,我还才不相信我的力气会这么大!”

    张彪走来,面色很平静,他将狼尸搬动,腹部朝上。

    月光下,面白如纸的张彪蹲在狼尸身前,挥舞云刀,寒光迸现,噗——他一刀杀进狼腹部,挖出一枚浑圆深黄的灵珠,约鸡蛋大小,灵珠表面粘着残血,很血腥。

    千雪看着面无表情的他,而后再看看华仁剑,她不知所想。

    “真灵境灵珠一枚,高阶,不错!”子龙走去,判断灵珠。

    张彪随手将灵珠交给子龙,而后走向森林,将方才孤云击杀的那五匹狼剖腹,取出灵珠。

    噗哧——月色下,他挥动云刀的手法十分果断,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他怎么了?”孤云总觉得,张彪自从和师尊回来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话很少。

    他回来,将五枚比鹧鸪蛋大不了多少的土属性灵珠丢给孤云,蚂蚱也是肉,都不是很大,但却是真货。

    月黑风高夜,张彪微叹,他扬动云刀,折射投射寒光,这柄云刀是淡银色的,杀了这么多狼,依旧不曾沾染丝毫血迹。

    刷——宝刀回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