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风神幻魔录 第四十五章:大锅

时间:2018-08-07作者:仙诗珑歌

    “是我赢了!”孤云掂量着这火焰的温度,直接冲去,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用身体硬抗大火,趁火云霞不备,一手挥去迅速拽住她抽来的火鞭。

    他的身体被大火击中,不过很快就烟消云散。

    砰——神风拳再次命中火云霞,后者借力弹飞数丈,而后抽出长鞭,孤云不以为意,一手拽过长鞭。

    火云霞被拽过去,孤云一把捏住她的香肩,手心发力,而后跳跃而起,重重的一膝盖顶在后者小肚子上!

    砰——火云霞惊怒的瞬间,小肚子被重重的来了一记,顿时,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喷出,握着长鞭的手也松动了,长鞭落在地上。

    “淫贼,你竟敢伤云霞仙子!”围观人群莫不大惊,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种戏剧性的一幕,这可是院长孙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伤,要是被院长知道自己等就这么抱着手在一边看,这事儿不好说,想到这里,有人持着兵器冲上来。

    孤云不做声,一条尺许粗细的眼镜蛇蛇凭空窜出,在空中盘旋,张开蛇口阻拦冲上前来的几人。

    一条灵力凝聚成的大蛇在拥有真灵境实力的修士眼中自然算不了什么,没几下就被轰爆了,灵力扩散,荡漾涟漪,带动一股混乱的灵力风暴。

    孤云争取到时间,他重重地揽住她如水蛇般纤细的腰部,而后将手擒在其脖颈上。

    观战者与冲上来的几人莫不惊呼,这淫贼胆子实在包天,这可是院长大人的亲孙女,就这样……被抱住腰……生擒了……

    “啊!”火云霞尖叫,不相信这是事实,她从未被男人碰过的身体今天却被一个淫贼碰了,她惊怒无比,却无可奈何。

    “淫贼你放手!”她娇喝。

    孤云不理会她,一条大蛇从孤云袖中窜出,将火云霞捆得严严实实,她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直接将被大蛇捆住的火云霞扔在地上。

    “云霞姑娘承让了!”孤云没有撤去灵术,他看着地上被青蛇捆住无法动弹的火云霞,脸上没有半点获胜的快感。

    “这下好了,不仅被看了,还被摸了……”围观的人群中,有这么一声嘀咕,在场中哪一个不是听力非凡,自然全都听见了。

    孤云将头抬起来看着声音发源地,立马黑脸,不,他的脸一直都是黑的,火云霞听这话,直接背过气去,晕了。

    千雪紧绷的神经也缓和下来。

    四周,冰冷的杀气笼罩着孤云,一群人将他团团围住。

    “大家要讲理,我可爱的小师弟赢了,这件事就此揭过,下次他不会去了,我保证!”柳如君和展昆适时出场,化解孤云的劫难。

    “你算什么东……”一青年男子体外腾着烈火,很明显他是和火云霞一个峰的弟子,不认识这两个人,站出来呵斥道,话刚说了一半,他就感知到了不得的气息。

    “还请各位卖我个面子,人谁能无过!”柳如君看了看四周的人,沉声道。

    孤云松了口其,然就此时,一股巨大的危机感自灵庭内油然升起,顺着危机感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愤怒的修士群中冲出一匹一丈高大的红色狼匹,此狼浑身通红,略有透明,是灵力凝成的灵术,有火焰气息,但比火焰力量多一种霸道!

    凶兽灵术迈开四条粗壮的狼腿,踩踏虚空,自半空中遗留着清晰的涟漪,张开血盆大口,冲向孤云。

    后者一念永恒,游蛇灵术凝出,将自己盘在中央。

    轰——一声巨响,灵术炸裂,那匹血狼释放的霸道力量将孤云的游蛇全部摧毁,后者被震得大口喋血,险些摔倒在地。

    砰——孤云的瞳孔内血光闪,还未看清是什么东西,他的心口就传来一阵剧痛。

    孤云看不清不代表别人看不清,那血光是打出血狼灵术的人的身影,但因速度快似修罗,无影无踪,所以孤云看不见,他以独步临空踹朝孤云的心口。

    咔咔——孤云心口传来肋骨碎裂声,这一道轰击在自己心口上的血光真的很强,心脉被震裂好几条,强横的力量让他飞出十数丈远,而后重重地砸在地上。

    风火涟漪散去后,原地出现一个青年,他一身黑衣,长发飘飘,面孔冷俊,棱角分明,一对狼眼炯炯有神。

    他并未将愤怒表现在脸上,他的出现,四周的声音戛然而止,青年盯着孤云,冷酷的面色十分平静,其额头虽未冒出青筋,但应该可以猜测他的愤怒。

    青年体外血茫若闪若隐,十分晦暗,他动了,微抬起手,长袖随风而动。

    “血影斩!”黑衣青年的薄唇蠕动,轻声一念,话音刚落,其迎风而摆的袖口内冲出一缕血光。

    这是一道血色斩芒,长达半丈,速度很快,拖动血煞灵光,魂煞逼人。

    “够了!”血影斩芒即将斩到孤云时,一旁观看许久的柳如君瞬闪到孤云身前,他挥动双手撑起一片方圆两丈的蔚蓝半圆形光幕,将自己与孤云守护在其中。

    铿——血影斩芒斩在防护结界上,当即崩碎,化为点点血影逸散在空中!涟漪扩散,灵力混乱。

    “你要打吗?”展昆走来,一步踏出,与黑衣青年对峙。

    两个人相立不远,碰撞在一起的四只眼睛爆出骇人的眸光,在酝酿架势,随时都会发生冲突。

    飓风在二人身畔刮起,掀动二人的衣诀,时间静谧,气氛静谧。

    四周,所有人屏气,脑袋中均产生一万种想法,十几秒后,那黑衣青年转身,没有与柳如君和展昆发生冲突,有两个女子抬起被气晕的火云霞,与他大步远去。

    “下次走路,长点心。”临走前,他留下一句冰冷的话。

    千雪将孤云扶起来,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四周,修士陆续散去。

    “对不起……”这是孤云开口的第一句话。

    “不用对不起,担心好自己。”

    “师妹,在下柳如君。”

    “混球,师弟都伤得这么严重了,你还有心思泡妞!”展昆非常大义,数落柳如君。

    孤云浑身剧痛,肋骨碎裂起码一半,身体繁多的外伤并无大碍,最严重的伤则是被震碎的脉路,恐怕没有十天半月恢复不来。

    千雪没有回她的居所,而是搀扶孤云回第三峰,柳如君和展昆护法,将他二人送到练霓阁。

    罗冲、张彪、程刚三人在这之前已经从流瀑上顺流而下落入水潭中,当见到千雪搀扶着孤云从练霓阁外走来时,三人大吃一惊。

    “那群小屁孩又带人找你麻烦了……”

    孤云摇摇头,示意不是因为此事。

    “可能孤兄调戏了圣院某个大人的孙女,才会落得如此下场!”罗冲发言,歪打正着,意思也差不多了,气得孤云没差点当场推开扶着他的千雪,跳过去和他干架。

    “苍老爷可能会错意了,把这个地方给师弟住!”柳如君吐吐舌头,他给孤云拿玉佩给苍枯,并非叫他将孤云安排住这里。

    “这里有什么问题吗?”千雪疑问道。

    “没……没问题!”柳如君一改嬉皮笑脸的神色,叹道,话音内有一种耐人寻味的伤感。

    “两个师兄,你们好!”程刚硬着头皮和这两个年龄比他还小的青年打招呼。

    孤云示意自己的内伤需要处理,他让千雪将自己扶到练霓阁后方的水潭前,准备化灵。

    咳咳——盘膝坐在水潭前之际,他又咳出数口鲜血,猩红渗人。

    “你呀,真的倒霉,打听路也听清楚再走嘛!”

    “我去找你,不小心走错路了!”孤云以极其微弱的声音回答。

    “有一点师兄不明白,为何你不用精神力量震慑对方,还有,你怎么不御空飞行?”

    孤云没多余的精力回话,进入引灵状态。

    “今夜陨落城内有大戏,下次再来与师弟叙旧!”见孤云入静态,展昆不知从哪里抓来一把折扇,摇开,风度翩翩,气宇不凡,和从竹林旁离开练霓阁,说今夜陨落城中有大戏观赏,不容错过。

    程刚等三人在一旁看着,很想知道孤云经历了什么。

    “雪姑娘,孤兄他……”

    好奇心还是指使程刚开口。

    “全都一边凉快去!”千雪不由分说,将三人赶离水潭。

    不久后,孤云体表柔和的青色灵光,千雪翻手,灵光划过,一粒灵丹出现在手中,她直接示意孤云张嘴,将其送入后者口中。

    “炼化此丹滋养你受损的心脉!”

    孤云照做,沉神宁心,咽下药丹,丹丸入腹即化,顿时,他感觉腹中爆出一股极热暖流,瞬间汇入四肢百汇,奇经八脉。

    这时候,笼罩他身体的青色灵芒更璀璨了,体外衣衫尽毁,他只得褪去,露出焦灼的体肤,被各种灵术劈得焦黑的皮肤释放青光,焦黑的肤色全被洗涮掉,外伤缓慢恢复着,宝体释放晶莹宝光。

    咳咳咳——然而,他又重重地咳出数口猩红的血液,被震裂的心脉比想象中的严重。

    整整两昼夜,千雪一直未离去,留在这里照顾伤残人士,对他寸步不离,无微不至,关心至极,陪他在练霓阁的水潭旁打坐化灵。

    被千雪赶走的程刚还算通情达理,每天都按时去逮第三峰后面逮天鹅,炖汤送来。

    有千雪的慷慨,她给了孤云好几枚自己的药丸,数日后,孤云的伤恢复大半,无碍了。

    “你去找我做什么?”千雪问她。

    “师尊最近很繁忙,叫我交给你一件东西,让你回来修行基础灵术!”孤云道,看着眼前的美人儿,他感觉很古怪。

    千雪凝练过灵丹,最后灵丹破碎掉,基础灵术她应该会,但他还是将师尊的话转达。

    千雪摇摇头,很甜很美,如百合绽放,她笑道:“你还记得我要你替我保守的秘密吗?”

    孤云点点头,道:“阿雪,那你就先回去吧,呆在这里不怎么好!等我伤好了我在去找你。”

    “你还想去那里,我也是服了!”

    孤云有点憋屈,自己什么时候说想去了。

    “我照顾你不介意的,你还介意了?”千雪不为所动,执意要留下来照顾他。

    “不介意,你整天在我面前晃悠,我的脑袋里动不动就想起你肩上的玫瑰纹身,心痒痒!”孤云说出这样一句让千雪想锤他的话。

    千雪脸当场就从脸颊红到而后,狂数落他不正经。

    “成长的环境不同,但类似的影子还是有不少……”孤云看着指着他大喷口水的千雪,脑袋里不由自主地浮出一个人的影子。

    记忆片段中,此人与他有很亲切的关系。

    “似乎……我来这个世界之前快结婚了!”他咕噜着,捣鼓翻出手机,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手机早没了电,就算记起密码也打不开。

    几个弹夹还在,但是枪莫名其妙的丢了,这个没啥用,他趁千雪不注意,随手将其丢在水潭中。

    他没有再赶千雪走,而是将二楼给了她,自己搬到一楼。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