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风神幻魔录 第二十八章:风的怒吼

时间:2018-08-07作者:仙诗珑歌

    眼内戾气充斥的孤云脑海内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从这里活下去,千雪只要不露面,会很安全了,等自己逃出去,在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来找她。

    转眼,大开的北沙城城门出现在眼前,城门外夜空很黑,那是唯一的逃生路。

    “快关城门!”被鲜血染成血人的孤云飞奔过去,守城士兵还未明白发生什么事,就听见有人大喝。

    “关城门!”守城士兵推动笨重的城门,要将其关闭。

    孤云怎可能看着逃生之路被断,他脚下发力,使出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猛冲过去。

    城门内,见血人逃出去——

    “说孤兄没这么短命!”

    “诶,那家伙身受重伤,可能也活不成了!诶……”

    “我说罗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悲观?”空气中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孤云冲出城后就一头冲进旁边茂密的古林中。

    “大家搜!”近百士兵出城,火把燃起,并牵出十头独角猛虎。

    士兵三五一群,进入森林中,顺着残留的血迹追踪,有独角虎的帮助,孤云并未甩掉他们。

    密林内,孤云不敢停留,依旧强忍伤势继续逃窜。拨动枝叶的刷刷声提醒他,如果这时候倒下,就没有机会见到明天的太阳。

    他很困,很累,但绝对不能睡!

    吼——那一阵阵传入耳中的闷吼声没有拉近距离,但也没有拉开,还好这不是狗妖,如果是,他逃不走。

    茂密的森林内有一团团游动的火焰,士兵在四处搜寻他。

    孤云连逃十里,前方,哗哗声传入耳中,一条河流出现在森林内,他没有多想,一个猛子扎进去,冰冷的河水让他更清醒了。

    要彻底摆脱追击,唯有此法。

    顺流而下数里,他爬上岸,残衣下,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被河水泡得发白。

    “这笔帐,我迟早会讨回来!”

    眼前,漆黑无比,没有任何光芒,也是一片丛林,他走进去,认为安全后便坐下来,强行让自己清醒,主动化灵淬体,疗伤。

    “那边有亮光,过去看看……”仅仅十分钟不到,吵杂的声音传入他耳朵,他猛然睁眼,再次隐入黑暗中,去到更远的地方恢复伤势。

    恢复不少力气的他连逃数十里,最后脚下踏空,摔倒在森林内的山谷中。

    四周冰冷无比,加之他流血过多,此时已是休克状态,若非踏入修真灵道,恐怕早已死去,逃到这里认为安全后,他就这样趴在地上引灵淬体。

    荒野内一片寂静,北沙城内追出来的士兵增加到两百人。

    “去那边找!”

    “这里有脚印,从这边走……”

    “动作快点,别等他恢复力气逃走!”

    此时,北沙城靠近百窟山脉古荒森林的一处幽静的山谷,一具浑身布满可怖伤痕的人型生物趴在溪流中,伤口内没有血液流出,被流水泡得发白,他早已无血可流!

    一分钟,两分钟——

    十分钟,二十分钟——

    “嘿嘿嘿……兄弟,我们要活下去,活着才有希望!”

    “天无绝人之路,出卖我们的人一定要死!”那片昏暗的世界中,东方青年笑得很坦然。

    “这辈子,我只为这几个兄弟拼命,嘿嘿嘿!”记忆碎片中,有人拍了拍东方青年和他的肩膀。

    北沙城外——

    某地,这具人型生物的眸子骤然睁开,这对眸子内投射的晶莹青光刺透黑暗。

    孤云的肚子剧痛难忍,他挣扎着在溪水中坐起来,先被那老王爷的力量震伤,而后被长矛重创多处,血液流失过多,这些伤加起来足以致命!他挺过来了!

    孤云强制性将疼痛压下,静谧心神,汲取自然之灵,

    几十秒过去,幽谷内刮起腥风,孤云四周泛起淡青色的光点,这是纯粹的风属性本源力量,光点全都向孤云的身体聚来,一粒粒融向他的躯体内,滋润他的伤痕累累的躯体。

    时间推移,光点越来越浓,照亮这片幽谷,孤云体内聚集的灵力越来越多,他引导着这些灵力,顺着经脉缓缓运转。

    灵气浩荡,注入他体内疯狂轰击着他的经脉,他尝到苦处后不敢怠慢,根本停不下吸收的速度,只能用心力将这些灵气引导在身体中,让它不乱串,融入血肉之内。

    幽谷内刮起青色狂风,照亮幽谷,如一颗青色雏阳坠落在山谷内,释放耀眼青光。

    约二十里外——

    “那是什么?”正在森林中搜寻的士兵全都发现了从远方地底冲霄而起的青色灵光,虽不大,但在黑暗中很显眼,一眼便能看见。

    “过去看看!”有几个胆大的士兵牵着独角虎,高举火把,朝那个方向靠近。

    “你没时间恢复!”正与数个士兵在森林中疯狂寻找孤云的孙宇看见那束并不大的青光,他的面孔狰狞无比,扒开枝叶,火速朝那里靠近。

    北沙城城主手下的第一将士也赶来这里,正与孙宇在密林中搜寻。

    “少爷,宁王爷死了,这件事要如何处理?”将士问道。

    “把那小子抓住,所有责任全推给他,这是唯一的处理办法!”孙宇看着远方那一抹刺透黑暗的青光,蹙眉道。

    “少爷,听说你最近组建的战队成员全被他的武器杀死了……”

    “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孙宇道,死了就算,没什么问题。

    幽谷中,风属性灵气疯狂地向他身体内涌去,冲击着他的经脉、肌肉、骨骸,这种疼痛深入骨髓,他大汗淋漓,撕心裂肺的嗷叫起来,比之他疗伤时引起的动静更为庞大。

    他碎裂的臂膀中传出咔嘣声,断骨正飞速愈合。

    孤云咬紧牙关硬挺,沉寂心神,将精神力量分散在体内每一寸血肉与经脉中,引导灵力不断修复伤体与碎骨,此时,他的身体表面出现一条条绿色的狰狞恐怖的蚯蚓,遍布全身。

    浓郁的灵气冲刷着他的躯体,自主疗伤的同时,他听到了,他每一寸肌肤也感知到了,来自风的怒吼。听出了飓风的切割奥义,斩断万物,无坚不破,速度、尖锐、破坏。

    风,摧毁一切实质化物质,他用每、精神感知着风的奥义。

    抬手即风,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都会招来风,甚至皮肤上毛孔的张合也会让风找到存在感。

    他一心向风,心中只有风的存在,他在追风,捕捉到了风存在的一种形态,残暴、细腻、尖锐。

    他的血肉蠕动起来,躯体表面,可怖的伤痕下青气蒙蒙,伤口以肉眼可见速度缓慢愈合,大伤化小,小伤痊愈,而他同时也承受着史无前例的疼痛。

    他体内那些未曾碎裂的骨骸与肌肉竟被灵力冲碎,而后在破碎中重组,经脉则被灵力撑鼓起来,经脉胀痛酸楚,看上去狰狞无比。

    十多分钟后,他身体内的每一寸经脉都被撑到不能再撑下去的地步,力量达到饱和状态,身体自动停止汲取自然力量。

    幽谷内,刺眼的青光淡去,直至消失,世界再次陷入黑暗中。

    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些灵力竟自动顺着经脉,朝小腹汇聚而去,在气海穴处自动凝练融合,不久后,一粒青色的圆润珠子自小腹凝炼而成!

    融合灵丹,跻身真灵极暴境,不久后他睁开眸子,青芒自漆黑的瞳孔内一闪而过,他站起来,比之前更强大了。

    “快点快点,光消失了,那肯定就在附近,大家分开找!”

    这道声音自远方幽谷上方传来,这瞬间,孤云的瞳孔内划过一抹青光,他抓起沉在水底的残蝶剑。

    昏暗的火光出现在幽谷上方,这幽谷有十来丈深,谷底怪石嶙峋,他迅速藏到一块爬满青苔的石块后方,抬头看向看朝幽谷上方。

    约十数个士兵持着火把走到幽谷边缘朝下张望,一士兵将火把扔进幽谷中,照亮小半幽谷。

    幽谷内怪石嶙峋,一股清澈的泉水从地底冒出,顺流直下,流淌到幽谷另一方,淌入更深的黑暗洞穴中。

    “就在这附近,大家快找别等他恢复力气!”

    一士官模样的人嚷嚷着,大手一挥,示意士兵去别处寻找,十数个士兵消失在幽谷上,逐渐远去。

    吼——孤云从怪石后走出来,正欲纵跃而起跳出幽谷时,一声猛虎闷吼声响彻在幽谷上方,顺声望去,一头独角虎伸出偷来,虎目内霸气蕴藏,凶光毕露,俯视幽谷。

    紧接着,一道火把凭空燃起,照亮幽谷,也照亮孤云平静无血色的脸。

    仅仅片刻,孙宇和一个士官模样的人现身,俯视幽谷。

    “你往哪里逃!”孙宇瞪着孤云,他运行力量,棕黄色灵光迸现,仅仅瞬间,他就披上一层土属性灵力战甲。

    孙宇的拳头捏得咯嘣作响,手臂上肌肉鼓动,由想而知他的愤怒。

    “他在这里!”孙宇身边,那士官朝四方大喝一声,不多时就有近五十个士兵围来,站立幽谷边缘,俯视幽谷中。

    “备箭!”士官盯着幽谷中拎着一把残剑,神态坦然自若的青年,他一声喝,并招手。

    刷——四周,所有士兵均取下随身携带的长弓与袖箭,搭弓拉箭,对准幽谷内的孤云,准备将他射成马蜂窝。

    “放箭!”士官猛挥手,士兵骤然松手。

    刷——刷——刷——

    箭如雨下,朝幽谷内射去。

    孤云,仅仅一个意识,强大的灵力从躯体内溢出,瞬间与体表凝成一层风属性战甲,破风声震荡出来,很尖锐,他仿佛身披千把无形刀刃,来阻挡如雨点密集一样的箭雨。

    铿——

    箭雨射到他身上,射到他体表就被灵甲震开,箭羽的射击力量不足子弹的三十分之一。

    “找你的时间,看样子你恢复不少力气!”孙宇瞪着孤云,他身体表面的土属性力量更燥烈了。“看我撕了你!”

    孙宇捏拳印纵跃跳下幽谷。

    土属性力量很燥烈与霸道,孤云没有硬抗其力,闪避开去。

    砰——拳印轰击在石头上,当即将这块石头轰炸裂开。

    孤云没有任何语言,没有情绪,他扬起残蝶剑对准孙宇游杀过去。

    “连极暴境都不是的你以为没了那种武器,靠一把残剑就能杀破我的战甲?”

    孤云的速度很快,比不上瞬闪术,却也差不多了,嗡——残剑破空,荡出轻盈的破风声,孤云选取的切割位置是他的脖颈,一剑划去,残风破。

    咔——淡青色的风属性斩芒无坚不破,剑锋划破孙宇的土属性灵甲,从颈动脉划过。

    “你……”孙闲捂着脖颈,但是大动脉被斩断,血涌如泉,不给他止血的时间,孤云再度出手,这一次直接将半截残剑贯入他的心口。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