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82、师父苏鸣沙【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坐在办公桌前,拿出久违的手机在群里聊着天。

    手边摆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水,但她没有去喝。

    群里是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也都是一所军校里出来的,算是校友,有被分配到西北工作的军官在群里吐槽,在一次联合演习里,某国的战士们不守规矩,行动简单粗暴,导致任务失败,最后连累他们被整整骂了四个小时,还要写检讨。

    实在是逗趣的吐槽,于是被一堆的“哈哈哈”刷满了屏幕。

    墨上筠偶尔说几句话,跟他们聊聊,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聊了片刻,墨上筠准备放下手机时,忽然见到夜千筱发来的短信。

    『夜千筱:林答应了。』

    墨上筠一怔,尔后反应过来——她有将林推荐给夜千筱。

    想了想,墨上筠回复——『还满意吧?』

    『夜千筱:还行。』

    这样的说法,看起来很勉强。

    就像是在给墨上筠面子一样。

    不过,墨上筠也没太放在心上。

    林这人的实力,还是可以肯定的,虽然比不过那些最优秀的人,但好歹也是优秀的行列,而且林身上有股拼劲,遇强则强,在夜千筱的手上,林会有更大的发挥余地和成长空间。

    最起码,林交给夜千筱,林自己不会后悔这个决定,而夜千筱也不会失望。

    难得能见夜千筱及时回复消息,又碰到自己有时间的情况,墨上筠本想跟夜千筱多聊几句,可还没输入信息,就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

    听脚步声,不像是阎天邢的。

    墨上筠遂放下手机,朝门口看去。

    这一抬头,赫然见到苏北站在门口。

    苏北没有直接走进来,而是很随意地站在门口,没有正经严肃的态度,倒是跟平时的墨上筠差不多。

    对于磁场相近的人,墨上筠下意识心生好感,但也不像同夜千筱一般,生出亲近之感。

    “墨连长。”

    苏北朝墨上筠打了声招呼,语气有那么点轻挑。

    墨上筠眯了眯眼,从善如流地喊她,“苏长官。”

    视线跟墨上筠的对上,苏北稍作停顿后,便径直朝里走了进来。

    她一路来到办公桌对面,随手拿了下笔筒,看了两眼,又放了回去,之后正面朝向墨上筠,眉头一挑后,不紧不慢道:“认识一下,我是苏鸣沙的侄女,我叫苏北。”

    墨上筠神色一顿,一股莫名的情绪隐去了先前的平静,但很快的,又回归于平静。

    苏鸣沙;苏北。

    游熠;游念语。

    正如游熠一样,苏鸣沙也是墨上筠的师父之一。

    不过,苏鸣沙的身份有点不一样——他是墨上筠所有师父里,军衔最高的。

    他是两杠三星,跟阎天邢一样,离将衔只差两阶,但在国家想给他更好待遇的时候,选择离开部队。

    他是军校出身,后来一手创立了x特战队,同时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狙击手,早年一直带兵跑在前线,但在上面打算给他升军的时候,他却选择了离开部队,去过另外的生活。

    ——他退出的原因是,一旦接受升级,那他就不得不退出前线坐在办公室指挥,眼看着其他人过着军人该有的生活,训练、带兵,而他却连枪都不能摸,只能看着他们眼馋,这样不如直接离开为好,眼不见为净。

    国家也不缺他这么一个狙击手。

    也是因为他退出了,机缘巧合之下,才被墨上筠的爷爷邀请过来,当墨上筠的射击老师。

    最初的三个老师,墨上筠对苏鸣沙的印象最深。

    不因别的,而是因为苏鸣沙是唯一一个抱着“游戏”的心态来教她的,也是最不认真的。

    三十多岁的人,凭借着一张脸,到处招惹人小姑娘,有墨上筠在身边的时候,就拿墨上筠当挡箭牌——“瞧瞧,我女儿,漂亮吧?”

    “小姑娘们”总是会失望离开。

    总喜欢笑眯眯地叫她“小丫头”,那种大人的口吻总让年幼的墨上筠觉得受到轻视,于是很不服气地约他射击比赛,当然墨上筠至今没有战胜过一次;

    喜欢喝酒,清醒的时候会让墨上筠在地上趴一整天来端枪训练,喝醉的时候招呼墨上筠过去讲故事,当时墨上筠之所以会耐着性子听下去,纯粹是因为他会口头传授一些射击技巧;

    ……

    总而言之,毛病一大堆。

    但,或许是游戏人间的心态,让他更符合墨上筠的胃口,于是墨上筠跟他的关系也最好。

    眼下,冷不丁地听人提到“苏鸣沙”这个名字,墨上筠一时间有些失神,竟是没有很快接过苏北的话。

    苏北也没催她,微微垂下眼睑,仔细打量着凝眉回忆什么的墨上筠。

    墨上筠的反应,比她想象中的要平静很多。

    因为苏北自幼就想跟苏鸣沙一样当兵,所以,自从苏鸣沙退伍成了墨上筠射击老师后,苏北就经常去找苏鸣沙请教枪法。

    而,见到两个年龄差不多的女孩玩枪,苏鸣沙偶尔也会比较一番,于是会跟苏北提一提墨上筠这个名字。

    苏鸣沙的描述里,墨上筠是个很倔强的人,玩什么都顺手,学什么都优秀,尤其在单兵作战技能这一块,墨上筠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执着,像是一种揽在自己肩上的责任。

    于是,她不允许自己偏科。

    因为学别的科目,师父们都赞不绝口,可在射击这一块,枪法得靠子弹来喂,还需要扎实的基础,最初效果不明显。墨上筠也聪明,均匀的分配时间,尽可能地把更多时间分配在射击这一块,但她这种刚学的菜鸟,自然不能跟苏鸣沙比,每次找苏鸣沙比,每次都会输的很难看,但无论输的有多难看,她下次还是会准备好好吃的好喝的再来找苏鸣沙比试。

    总结下来是,心态好,却固执。

    “哦。”

    半响,墨上筠才算是回应了苏北一句。

    尔后,她微微抬起头,拿起身侧的水杯喝了口水,又将水杯给放到桌上。

    “我叫墨上筠,苏鸣沙是我师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