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74、不适合当狙击手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晚上,十一点。

    月色正好,如水的月光洒落一地,大地万物笼了层银光。

    墨上筠坐在树上,一条腿架在树枝上,一条腿垂落下来,她不紧不慢地嗑着瓜子,跟过来度假一般,闲散惬意。

    声音藏在风里,很快被吹散,飘不了多远,因而无人察觉。

    在墨上筠的视野里,趴着一个穿着迷彩军装的身影,没有任何遮掩物,所以,在月光下那抹海洋迷彩很显眼。

    那是陈疏好。

    她端着一把狙击枪,于草丛中一动不动的,通过瞄准镜对前方的目标进行瞄准。

    墨上筠磕完了一整包瓜子,陈疏好还是没有起身收工的意思。

    她慢条斯理地将垃圾装到袋子里,然后收起来放到兜里,下一刻,架在树上的腿一侧一偏,她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

    她没有刻意隐藏,所以,陈疏好也听到了动静。

    可是,陈疏好依旧没有动,仿佛所有的一切动静都与她无关,她专心致志地盯着瞄准镜。

    有汗水从额角滑落下来,一滴滑落到眼底,眼睛酸涩,她下意识地闭了起来。

    再睁开眼时,她发现身侧多了一道身影。

    对方就在身边站着,没有说话,但光是一声不吭地站着,就足以给她带来一定压力。

    所以,原本不想去搭理的陈疏好,在这种如针扎一般的压力下,终于动了。

    陈疏好的视线从瞄准镜上偏离开,然后脖子僵硬地抬起头。

    只是,在注意到站在一侧的是墨上筠后,陈疏好的神情不由得变了变,先前平静的表情,此刻变得有点古怪。

    但很快的,就成了见怪不怪。

    墨上筠来找她,无非是知道她故意设计让陈雨宁知道零食的事。

    在这件事上,不管墨上筠有天大的理由和本事,她也是不会认错的。

    是墨上筠坏了规矩,她的做法没有错。

    想至此,陈疏好神色冷了几分。

    “陈疏好,”随手扯了一根草,墨上筠面朝前方,就在陈疏好身边坐下来,她漫不经意地把玩着手里的草,同时似是带有趣味地出声,“狙击手?”

    她说话时勾起唇角,语调轻轻上扬,如同在表示疑问。

    怪惹人不舒服的。

    最起码,陈疏好一听到她问出这三个字时,神情愈发地冷然,心里莫名地燃起了怒火。

    “您有事吗?”

    陈疏好冷声问着,干脆从地上坐起来,脸色不怎么好看。

    “路过。”

    墨上筠晃了晃手中的杂草,语气淡淡地回答。

    冷不丁听到这样的回答,陈疏好不由得愣了一下。

    她偏着头,盯着墨上筠打量了几眼,忍不住想起当日墨上筠一直尾随在她身后逗她玩的场面,顿时心生万丈怒火,颇为暴躁。

    抬手,将手中的杂草折断,墨上筠声音不紧不慢的,“你们队长没跟你说,你不适合当狙击手吗?”

    她的声音很随意,于是在无形之中给陈疏好一种——“我可以随意评价着你的人生,随意否定你所有努力”的感觉。

    可与此同时,陈疏好却不得不想到,早在她成功熬过选拔成为一名蛙人的时候,她那个还没有被调走的狙击手队长也曾跟你她说过同样的话——

    “陈疏好,你不适合当狙击手。”

    她们总是这样,不给你一个合适的理由,轻易否决你的一切。

    所以,从那一天开始,陈疏好开始没日没夜地进行狙击手训练,别人训练多久,她就加倍训练,别人得到的成绩,她就要比她们更好。

    当时的女队队长见证了她的努力,将她拉入狙击手训练行列,而她也给女队队长一份完美的成绩——她所有的成绩,在当时训练的人里,都是第一。

    她的实力,让女队队长无话可说。

    一直到现在,她都记得女队队长颇为尴尬的表情,就好像意识到自己言论的错误性后,无法拉下脸面的感觉。

    而现在——墨上筠还在跟她说这样的话。

    “您是狙击手吗?”陈疏好面露讥讽之意,话里藏针,恶意显然。

    “不是。”

    将手里的杂草一丢,墨上筠偏头看了看她。

    陈疏好冷笑一声,眼底藏着锋利的光芒,不甘示弱地反击道:“那您有什么资格评价我?”

    “评价一道菜,不一定是厨师。”墨上筠慢条斯理地说着,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味觉正常。”

    “……”陈疏好脸上的笑意瞬间淡去,她冷眼盯着墨上筠的身影,“呵,如果您真看不惯我,大可去做手脚将我提出海军陆战队。特地跑过来说这种言论,也太幼稚了些。”

    墨上筠斜了她一眼,只手放到裤兜里,转过身沿原路返回。

    “焦躁是狙击手大忌,你不适合。”

    远远的,陈疏好听到墨上筠的声音,字字坚定,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

    陈疏好回过神,见到墨上筠远去的身影。

    当下深吸一口气,陈疏好紧紧咬了咬牙,一把抓起周围的杂草,狠狠扯了下来。

    妈的!

    她什么人,凭什么对自己评头论足的?!

    *

    墨上筠回到宿舍时,陈雨宁已经躺下睡着了。

    她没直接去睡,而是去书桌下的柜子里翻出阎天邢给的花露水。

    没办法,丛林里的夜晚很坑爹,在树上嗑瓜子的后果,就是被蚊子叮了几个包。

    痢疾这玩意儿很严重,虽然她不觉得自己运气会差到那种地步,但喷点花露水止痒还是很有必要的。

    刚喷了两下,就听到上铺传来窸窣的声音,墨上筠斜眼看去,赫然见到的坐起身的陈雨宁。

    “墨连长,你去找陈疏好了?”手掌撑在床铺上,陈雨宁看着站在黑暗中的墨上筠,问话也很直接。

    “嗯。”

    墨上筠直白地应声,又朝脖子喷了两下。

    “你找她说了什么?”陈雨宁直截了当地问。

    “聊聊人生。”

    墨上筠很快接过话茬。

    空气倏地凝固了两秒。

    意识到陈雨宁语塞,墨上筠为了避免尴尬和误会,也没有继续跟她绕弯子。

    “放心,我没找茬,就说她不适合当狙击手。”

    换了只手,墨上筠朝手背上喷了点花露水。

    陈雨宁倏地脸色一变,有些不大好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