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72、讨伐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晚上,九点半。

    洗了澡后,墨上筠换上一套新的作训服,回到宿舍内。

    她将洗好的衣服晾好后,陈雨宁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墨连长,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陈雨宁神情颇为严肃,说话语气正经,一看就知道谈的不是小事。

    将毛巾搭在头上,墨上筠随意擦了擦,尔后朝陈雨宁扬眉,“你说。”

    见她动作闲散,没点正经的意思,陈雨宁不由得皱了下眉。

    她上前几步,将手里的东西丢在桌面——是几块巧克力。

    “就在五分钟前,我发现我的兵躲在宿舍里吃零食。”陈雨宁目光灼灼,盯紧墨上筠,用眼神和语气表露出她的不满,“她们不肯说是谁给的,但我想,经过今晚打牌的风波后,应该只有你才有零食。”

    墨上筠斜了眼那几块巧克力,不经然间皱了下眉。

    零食是她给的,但她也有给她们支招——如何避免被领导发现。其中在未就寝期间,她们应该不会吃零食才对。

    这都能被发现……不会是有人故意跟她作对吧?

    “是我给她们的。”墨上筠也没遮掩,直截了当地承认。

    既然都被发现了,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陈雨宁深吸一口气,保持着不立即发飙的心态,一字一顿地朝墨上筠道:“你跟阎队的兵打牌,我没有管;你要给其他人零食,我也可以不管。但是,我不希望我的兵拿到这些零食。墨连长,我不管你什么来头,有什么通天的本事,但我的兵,我希望她们服从我的规矩,我不想任何人插手我的训练。”

    在训练的时候打牌,那是经过阎天邢默许的,她可以视而不见。

    墨上筠跟阎天邢的兵、牧齐轩的兵如何相处,她可以视而不见。

    就算她不能认可墨上筠在这种严肃的训练里做出这种不合时宜的事,她也不去插手墨上筠的行为。

    可是,墨上筠不该碰她的兵。

    充其量,墨上筠不过是个外来人而已,没有插手训练的能力。

    “抱歉。”

    盯着陈雨宁看了两眼,墨上筠这两个字说的无比平静。

    她没有想说服陈雨宁的意思。

    当然,也不想一一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与陈雨宁。

    就像当初跟仲天皓等人的碰撞一般。

    归根究底,带兵方式不一样而已。

    更何况,就像陈雨宁话里的意思,她确实不负责带陈雨宁的兵,只是一个过来玩玩的罢了。

    然而,见到墨上筠如此爽快的道歉,陈雨宁满腹牢骚却不知该如何说起,当即神色有点僵硬。

    原本她都做足了准备,打算好好跟墨上筠说说的——在她心里,夜千筱的朋友,应该也是跟夜千筱一样“固执”的人,不会轻易否定自己的做法,可墨上筠这般道歉,却让她有种无力感,接下来的话,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她仔细看了墨上筠几眼,最后轻轻皱眉,转身又一次走出了门。

    墨上筠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继续擦着头发,等将发丝擦拭到半干的时候,将毛巾放好,径直出门,然后来到阎天邢的办公室。

    去阎天邢办公室时,需要路过陈雨宁等人的办公室,所有办公室的门都没有关,她一走过,就吸引了不少的人注意力。

    “去阎队办公室了。”潜水教官观察了一下,朝他们说道。

    陈雨宁抬了下头,但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她跟阎队莫不是真的……”另一个教官猜测道。

    话没说完,门外就走来一道身影,声音爽快地打断他,“她就借用阎队的办公室。”

    他们抬眼看去,只见牧齐轩走了进来。

    “这么晚了,都忙着呢?”

    大步走进来,牧齐轩笑容爽朗,朝他们打招呼。

    陈雨宁抬起头,忽略他转移话题的举措,直接问:“她借用办公室做什么?”

    “我没跟你们说吗?”牧齐轩惊讶地抬了抬眼,然后指了指阎天邢办公室的方向,笑道,“她,下个月就要被调到特种部队去了。”

    “什么意思?”陈雨宁有些不明所以。

    去特种部队怎么了?

    而且,去特种部队,跟在办公室待着,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哦,我描述的不准确,”牧齐轩抬手摸了下鼻子,然后继续道,“她是教官,不是学员。准备工作估计很复杂,现在一直在忙呢。”

    陈雨宁:“……”

    诸位教官:“……”

    他们一直在想,墨上筠到底什么来头,能够被领导们接见不说,还跟阎队混的那么熟——这绝不是一个普通的侦察营副连长该有的待遇。

    结果,好嘛!

    直接来一炸弹了。

    ——感情是这来头儿啊?

    “她?”陈雨宁也抬起手,指了指那个方向,神情颇为古怪,“她才22岁。”

    据说刚毕业一年多。

    有什么带兵经验?

    就算她带兵厉害,也提升的速度,也忒快了点儿吧?

    “嗯。”

    牧齐轩耸了耸肩,对陈雨宁的信息表示认可,但没有多说。

    有的事呢,稍微透露一点,才能保持神秘感。

    陈雨宁收回视线,可准备继续的工作时,却有点心神不宁。

    ——年纪轻轻,能够去特种部队当教官的,有那么不懂规矩吗?

    *

    墨上筠在阎天邢办公室里待到晚上十点半。

    林矛发了一份资料过来,几十页,她看了半个多小时,才勉强将这份资料给看完。

    信息量太多,脑子一团乱麻,这玩意儿前面三分之二,都是讲的各种条例,简直能把人给看晕。

    抬眼看了下时间,注意到快到熄灯时间了,而营地空地上似乎还有训练的声响,墨上筠想了想,将笔电给关了,然后起身熄灯,走出办公室。

    她去那块集合的空地上逛了一圈,正好碰上纪舟带队出营地跑步,一群人全部都是全副武装的,而阎天邢则是闲散悠然地站在一边。

    “还没完呢?”

    墨上筠走至阎天邢身边,朝阎天邢挑了下眉头。

    “才到一半。”阎天邢慢条斯理道。

    偏头一看到她,唇角不由得勾起。

    刚洗过头,墨上筠没有戴帽子,柔软的短碎发垂落下来,在晚风中轻扬,那张小脸没有遮掩的露出来,暖黄的光线落到她脸上,柔和而安静。

    这样的墨上筠身上总是会少点凌厉的味道。

    看着莫名的舒服。

    “一半?”墨上筠晃了下腕表。

    这都过去差不多两个小时了……才一半?

    那他们岂不是零点之后才能休息?

    难怪能培养出那么一堆变态出来。

    “正好今晚没训练,就当晚上加练了。”阎天邢说得漫不经心的。

    “……”

    墨上筠眉头一抽。

    说话间,两人忽的注意到——就在不远处,有两个女生,推推搡搡的,像是在犹豫着什么,而她们的眼神,时不时朝这边瞥。

    墨上筠觉得她们俩有些眼熟。

    ------题外话------

    今天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个事,有个读者在微博问我——“什么时候更新啊,等了好几天了”。我一脸懵逼。后来她截图给我,图上是盗版网站。

    第二个事,腾讯有个读者留言——“两天更一章,你好意思写吗?”

    *

    且不说其它的文,但这篇文,我都是保持日更的,最起码都是每天一章。

    有的人宁愿把自己的眼睛戳瞎看世界,有的人只想相信自己的正确性,我,无话可说。

    说起来,我是抱着“明明存在这样的人,你们为什么不允许我写呢?”这种想法,才构思的《去死吧》。如果我下次抽风构思新的短篇,估计名字就叫《恶意》了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