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71、以多欺少,都长能耐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牧程跟楚叶纵然被带走,墨上筠依旧保持着胜利的趋势,接下来又连赢三盘。

    这架势,看得蛙人们一愣一愣的,心想莫不是这群人放水了吧?

    在第一排旁观且告密的众人,也是面面相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

    ——难不成墨上筠有透视的本事?

    桌上的零食,一点点地被挪到墨上筠这边,足以堆起一座小山。

    纪舟旁观了一阵,跟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对方靠近,听了他几句话后,露出些许不可思议的神情,看了看墨上筠后,又看了看其他人,最后视线在桌上那副牌上扫来扫去。

    澎于秋一直站在附近观察,见到墨上筠还能保持胜利的优势,多少觉得不可思议,可很快的,他注意到有个熟悉的密码在慢慢扩散开来,所有人都在传递着同样的信息——那副牌有问题。

    后来,又有人问——谁给的牌?

    再后来得出的答案是——阎爷。

    最后的消息一扩散,几双眼睛面面相觑。

    澎于秋差点儿没当场笑出声。

    靠!

    墨上筠真是能耐了!

    其余人仿佛意识到什么,于是停下了作弊的行为,而有了做了手脚的牌以及非同寻常的记忆力、分析力的墨上筠,接下来可以说是赢得毫无压力。

    在第三个人输掉所有零食的时候,纪舟坐在了墨上筠对面。

    纪舟坐下时,所有人都提了口气,心想被虐了这么久,转机总算来了。就连墨上筠,都略带打量地看了他一眼,颇有兴致的意思。

    纪舟笑眯眯地跟墨上筠对视。

    看似平静的交锋,实则暗藏杀机。

    澎于秋忽的多了些许好奇,打算在一旁看完全程再说。

    新的一轮很快开始,完全靠记牌进行的操作,简直是一场智商的比拼,其他两个队员全然成了陪衬,几乎没有任何技巧地盲打,而墨上筠跟纪舟却似乎游刃有余。

    这一盘,纪舟赢了。

    墨上筠带有笑意的眼神扫向纪舟。

    纪舟回了个礼貌的点头。

    接下来,气氛渐渐变得紧张起来。

    同时,旁边那些蛙人们,似乎在他们一来一往之中,感觉到不对劲。好歹也是有观察力的,在察觉到异样后,很快就发现了牌上的记号。

    然而,他们记得,这副牌就是事先摆放好的,不是墨上筠带来的,所以在他们看来,完全成了——这群臭不要脸的作弊结果还被人完虐。

    这种惨状,看的他们很高兴。

    只是墨上筠跟纪舟不相上下的功力,让他们看得不是那么痛快。

    澎于秋抬手摸了摸鼻子。

    这已经跟牌技没什么关系了,在知道规则后,纯粹靠记忆和推理——记住对方手里有什么牌,推理对方会出什么牌,之后再玩点心机和障眼法。

    澎于秋看得头皮发麻,心叹能把普通的娱乐活动玩成这种技术工作的,也就这两人能做到了。

    思考间,澎于秋冷不丁一个回神,忽然意识到——周围似乎安静不少。

    他猛地打了个冷颤,抬头四处张望了下,前面没什么异样,都在盯着拍桌看戏,可后面……

    僵硬地转过头,澎于秋一抬眼,赫然见到从门外而来的阎天邢。

    外围的人都渐渐发现了他的存在,就如同最初给墨上筠绕道一般,他们这次也是自动退开,让出了一条足够他走过的通道。

    注意到阎天邢颇为冷漠的神情,澎于秋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下意识想混入人群中。

    可,刚后退一步,澎于秋就感觉到有一道冷风从头顶刮过,一抬头赫然对上阎天邢锋利的眼神,澎于秋直接僵在原地,不敢随意动弹。

    这时,里面的人,也都发现了阎天邢的存在。

    不知道怎么回事,分明都知道这牌是阎天邢给的,可见到阎天邢现身时,他们都不自觉地有些心虚。

    就连纪舟都适时地放下了牌。

    转眼间,阎天邢来到牌桌附近。

    除了还在玩牌的墨上筠之外,桌旁其他人都站起身。

    “以多欺少,都长能耐了?”

    阎天邢挑了下眉,慢条斯理地理着衣袖,那似是单纯问话的声音一出,分明没听出什么指责、质问,在场众人却都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浑身都被一种无形的压力给笼罩着。

    他的兵基本都低着头。

    先前那些个傲气张扬的人,一到阎天邢跟前,素来无比听话。

    而,不属于他的兵的蛙人们,见到这种架势,在各自交换眼神后,一个接一个从门口溜了。

    墨上筠手肘抵在桌面,手指摩挲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阎天邢。

    若不是事先知道这副牌被动过手脚,她真的要以为阎天邢有多正气凛然了。

    装得真像!

    阎天邢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给点面子,但很快的,他就将视线给收回了。

    “集合!”阎天邢放下话。

    话音一落,他的兵立即分成两列,从左右两边跑了出去。

    这种时候队伍还有条不紊的。

    可怜了澎于秋,不过是凑个热闹而已,却被无缘无故牵扯进这种事件中。

    随着队伍跑出门的澎于秋,抑郁得不行。

    “纪舟。”

    阎天邢叫住纪舟。

    “到。”

    “给墨连长把东西送回去。”

    阎天邢似是不经意地扫了眼桌上的零食。

    听到这命令,纪舟竟然停顿了下,才答应道:“是。”

    应声完,纪舟去收拾零食的时候,还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墨上筠。

    服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感情阎爷才是最后的大招。

    没有多加停留,阎天邢给墨上筠递了个眼神,就从外面走了出去。

    纪舟找了一个背包,将桌上所有零食都装进了墨上筠的包里,甚至还把其它人藏在各种角落里的零食都给翻出来,毫不客气地丢到包里,打算一并都给墨上筠。

    墨上筠见到了,不由得挑眉,笑问:“你这样,不好吧?”

    “做了亏心事被发现,应该的。”

    将最后一包饼干放到包里,纪舟拉上了背包拉链,如此跟墨上筠回应道。

    墨上筠停顿了下,尔后近乎无语地笑了笑。

    这意思——如果做了亏心事不被发现就可以了?

    ------题外话------

    身体不太舒服,先睡了,就一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