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70、跟墨上筠玩作弊?【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八点,墨上筠准时来到男兵宿舍门口。

    牧程他们在左手边第一间。

    墨上筠抵达的时候,外面围了一圈人,不仅是牧程那些个人,还有闻讯赶到的蛙人们,只是蛙人跟他们毕竟不是一伙的,都被挤在外围凑热闹了。

    一见到墨上筠的到来,他们的反应都是一致的——自动退让开,给墨上筠让出一条路。

    这样的架势,多少让人想起黑涩会里现身的老大。

    抬手摸了摸鼻子,墨上筠顺着那条让开的道路,直接走进了第一间宿舍。

    就连阎天邢都亲自给牌了,就等于说这次的娱乐活动是被默许的,所以他们的动作也大,宿舍里灯火通明,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张简易的桌子,四边都放了临时做的凳子——就是能够坐的木头,但有一个方位是放了马扎的。

    马扎是专门给墨上筠坐的。

    在这样桌子上,摆满了零食,全部都是他们这次打牌的赌注。

    进门的时候,墨上筠扫视了一圈,发现不少人都兴致勃勃地盯着她,唯独牧程,神情一派紧张,感觉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就已经露馅了。

    墨上筠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牧程朝她干笑。

    好在,楚叶走到牧程身边,抬手搭住牧程的肩膀,然后不经意一般在牧程耳边说了几句,牧程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神色就恢复了正常。

    这种时候,必须不能将“道德”放在前列。

    在这群变态面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什么的,简直就是扯淡。

    “墨连长。”

    纪舟站出来,第一个跟墨上筠打招呼。

    他眼含笑意,如沐春风,一瞬就将剑拔弩张的氛围给压下去,不经意间给人一种和平友好的味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神色里也带有笑意,神情和善道:“开始吧。”

    于是,两人一开口,就有了个好的开始。

    纪舟没有一开始就落座,跟墨上筠打牌的,是他们队的其他三人,墨上筠都有点眼熟。

    而,刚一坐下,墨上筠就意识到——这次打牌估计没那么简单。

    他们队的人,一窝蜂地围绕上来,有人甚至第一时间抢占了楚叶跟牧程的位置,两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让到一边。

    他们的神态,虽然是笑眯眯的,但明显笑里藏刀,跟周围其它那些看戏的蛙人不大一样。

    墨上筠意识到什么,不过,也没有就此叫停,直接开始洗牌。

    很快就上了手。

    在牧程跟楚叶的帮衬下,墨上筠连赢三把。

    然而,旁观的纪舟等人却连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一个个心领神会,眼神交流地无比热络。

    拒绝参与这项娱乐活动的澎于秋,等洗了个澡再回来时,赫然见到满屋子凑热闹的人,他下意识后退一步,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地方后,满脸懵逼地看着这个几乎没有空隙的宿舍。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群人是冲着什么来的。

    满头黑线的澎于秋强行挤进了宿舍。

    他这番动作本来还惹得人不满的,但见到他穿着陆军迷彩,应该是这个宿舍的人,所以也没有人说什么。

    片刻后。

    澎于秋来到打牌的小桌子旁。

    他扫了眼四个打牌的,还有周围旁观的,乍眼一看没什么不正常,只是隐隐觉得哪儿不对劲,于是他盯着周围的人看了好一会儿。

    渐渐的,他察觉到有些不一样的动作——

    比如搭在打牌人肩上的手,手指似是不经意地敲着。

    那些都是他们部队特有的暗语。

    比如某些人的眼神交流,与打牌人之间不经意地对视。

    那些都是明显的暗示。

    ……

    这群人!

    跟墨上筠玩作弊?

    意识到这一点的澎于秋,一瞬间觉得自己被雷得外焦里嫩。

    这一个两个的,莫不是疯了吧?

    打个牌还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可,很快的,澎于秋忽然发现,不止是他们这一边,站在两侧的牧程和楚叶竟然在给墨上筠投递信息,两人这些小动作也非常之明显。

    澎于秋一脸懵逼。

    还有这种操作?

    在旁旁观了一局,澎于秋感受着他们的暗箱操作以及空气中随意又紧张的气息,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出老千出到这份上,他也是心服口服了。

    这一局,还是墨上筠赢了。

    叹了口气,澎于秋转身想走。

    只是,刚打算转身的他,无意中瞥见对面的纪舟——正拉着一个人,在对方耳边低语了几句。

    察觉到不对劲,澎于秋动作停了下来,仔细打量着对面的纪舟。

    纪舟也察觉到他的视线,朝这边看了一眼,神情笑眯眯的,见不到丁点心虚的意思。

    澎于秋打了个冷颤。

    他停在原地,观察着跟纪舟说过话的人,果不其然,对方招呼了一个朋友,便朝两边散开,不经意间分别来到牧程和楚叶身边,在牧程和楚叶发觉之际,直接抓住他们的肩膀,跟哥俩好一般同他们勾肩搭背的,嘴上打着哈哈,然后强行拦着他们俩,把他们俩给拉出了宿舍。

    “……”

    澎于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群疯子!

    以多欺少啊!

    不知抱着什么心理,澎于秋打消了就此离开的想法,而是静静站在一边旁观。

    因为纪舟偶尔的打量和审视,澎于秋没有做出任何举动给墨上筠报信,只是静静在一旁看着。

    倒是墨上筠,出乎意料的冷静,纵然楚叶和牧程被拖走,她也不带眨一下眼的,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手里的牌,然后漫不经心地打了出去,看样子很认真,但她所有的动作,都让人觉得吊儿郎当的,没有一个正形。

    ------题外话------

    不好意思,这里没有一个认真打牌的……哈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